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發流波山
  大廳,周一仙看了看周圍,小環同時也在打量這里的環境,見這里裝飾的富麗堂皇,倒吸了一口涼氣,悄聲道:“爺爺,你是不是走錯路了?”

  周一仙面有得意之色,道:“你以為你爺爺這么多年,當真是一無是處嗎?”

  小環奇道:“難道不是嗎?”

  周一仙被她問的一窒,瞪了她一眼,道:“你等著看。”

  兩人說話間,本來還在二樓聽候差遣的掌柜猛地眼睛一亮,向李青云告罪一聲,急急忙忙的就小跑下去,看他那焦急的模樣,竟是深怕周一仙和小環走了。

  “老神仙!”人還未到,聲以先至。

  周一仙愣了一下,隨即才看到從二樓跑下來的掌柜。

  跑到近前,那王掌柜當即九十度彎腰見禮,只聽他恭敬無比道:“哎呀!是老神仙您啊!您怎么來了?唉!這、這、這有三十年不見了吧!我可時常掛念著您呢!”

  小環見他對爺爺的態度,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跟著周一仙行走江湖這么多年,大半的日子在躲躲藏藏,剩下的日子就是天南海北的游歷,她何曾見過有人(事后)對爺爺這般恭敬過?

  倒是周一仙微微一笑,氣質超卓,伸手輕拂衣上風塵,淡淡笑道“我本非俗人,這些年來云游天下,更到名山仙境,拜訪仙人,吸取天地靈氣,哪有時間過來?”

  小環在旁邊跌倒在地。

  但王掌柜卻是深信不疑的樣子,頻頻點頭,道:“對,對,老神仙您當然和我們這些俗人不一樣了。”

  說著,招呼周一仙和小環坐在一張干凈的桌子上,連忙叫過伙計,叫他上最好的茶來。

  周一仙微笑著看了看四周,道:“看這樣子,這些年來,你的生意應該還不錯吧!”

  王掌柜恭謹地道:“是,托您老的福。”

  周一仙咳嗽一聲,道:“我這次前來這里,想要出東海拜訪一位道友,想起和你當年還有一段宿緣,便過來看看。那今晚我就住在你這里吧!”

  王掌柜連連點頭,道:“那當然,您可一定要給小的這個面子,我還打算讓內人家小,都來拜見您呢!”

  周一仙呵呵一笑,把手伸到懷里,道:“那住宿一晚要多少銀兩……”

  王掌柜立刻搖頭,道:“看您說的,您到我這里,我盼都盼不來了,怎么還能收您的錢?”

  周一仙手還放在懷中,搖頭道:“唉!王掌柜,我知道當年我是指點了你幾句,但你做生意,我可不好壞了規矩……”

  王掌柜有些激動,道:“老神仙,您看看這算怎么回事,若不是您當年指點迷津,并讓我在......”說到這里,他忽然看了看周圍,然后壓低了聲音,道:“若不是你讓我在”東海龍穴“種上了財神樹,我又怎么可能連發三十年。您來住店,我要是還收您的錢的話,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周一仙微笑著把手拿了出來,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王掌柜點頭不已,當下又聊了幾句。伙計過來說,上房已經安排好了,王掌柜便起身,親自把周一仙二人送了過去。

  只是三人才走到二樓,周一仙和小環便是一驚,因為這時他們終于看見坐于一桌,看著他們表演的李青云等人。

  “遭了,是那個精明的漂亮姐姐。”小環看到碧瑤,又下意識準備跑路。

  周一仙狠狠咽了口口水,拉住小環,若無其事對掌柜道:“王掌柜,我看見幾位熟人,便等會兒再去休息。”

  王掌柜順著周一仙的目光看過去,見是李青云一桌,立馬興奮道:“原來老神仙也認識李大人啊,那小的就告退了,你們聊,有什么吩咐盡管招呼就好。”

  說著,抱拳下了樓去。

  周一仙拉著小環走到李青云他們一桌旁邊,神色有些尷尬,拱拱手道:“諸位少俠有禮了。”

  碧瑤冷哼一聲,繼續對付桌上的食物。

  張小凡一臉幽怨,大抵是知曉被騙后心有不甘。

  李青云倒是無所謂,笑道:“老先生好久不見,這次不會還找我看相吧。”

  周一仙用力搖頭,看相,看誰他也不會再看李青云的。

  李青云道:“不是看相,相聚就是緣分,不如一起吃個午飯吧。”

  周一仙拱手道:“吃飯就不用了,老生是來多謝諸位高抬貴手的。”

  眾人相視一眼,看周一仙態度誠懇,倒也都消了氣。

  周一仙見此,便是作揖告辭,帶著小環往三樓走去。

  等來到自己的房間,小環關上房門,屋里只剩下周一仙與她兩人。小環立馬道:“爺爺,平時遇到被騙的人,我們不都是跑路嗎?怎么今日還湊上去,你不怕被打啊?”

  周一仙嘿嘿一笑道:“小屁孩,你懂什么,他們幾位除了那女子,都是正道少俠,就算心中有怨,也斷然不會在大庭廣眾下對老人和小孩動手,而且你可知為什么我一定要去和他們見上一面?”

  小環搖頭。

  周一仙低聲道:“你有錢嗎?”

  小環立馬捂住腰間荷包,大聲道:“沒有。”

  周一仙瞟了她腰間一眼,道:“我也沒有。”

  小環翻了個白眼。

  周一仙繼續道:“我們倆都沒有錢,住在這里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要是掌故突然又要錢了,我們怎么辦?”

  “你是想讓他們買單?”小環眼睛一亮。

  “噓!”周一仙左右看看,小聲道:“別那么大聲,你爺爺行走江湖這么多年,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能活到現在靠的就是一手小心謹慎,知人知面不知心,何況莪們也不知曉那王掌柜到底為人如何,留一手總沒有錯。”

  小環似懂非懂的點頭。

  周一仙也不多言,有些道理說一遍有個印象就好,想要明白還是要等吃了虧才會真的長記性。

  ......

  李青云這邊沒有了其他人打擾,吃飽喝足后眾人都各自上樓去休息,李青云也不例外,明天就要出發去流波山,還需要調整一下身體狀態。

  第二日,一大早眾人在一樓客廳集合,不過集合的人只有三人,碧瑤不知何時已經離去,她的身份到底是太特殊,不可能跟著張小凡他們一起前去流波山。

  三人來到柜臺結賬,不料此刻王掌柜多看了石頭幾眼,忽然道:“敢問這位閣下,大名可是叫做石頭?”

  石頭一怔,道:“正是,你怎么知道的?”

  王掌柜面上有歡喜之色,從柜臺底下拿出了一封信,道:“這是一位客人今日早間寄在我這里的,說是給一位身材魁梧名叫石頭的年輕人,那一定便是客官你了。”

  石頭接過信一看,信封上果然寫著自己的名字,便打開來看,看著看著,眉頭皺起,失聲道:“師父!”

  張小凡吃了一驚,道:“你師父怎么了?”

  石頭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但這封信是我師父寫的,要我立刻前去城西土地廟見他。李師兄,張兄弟,我看我們要暫時分開了。”

  李青云點頭道:“沒關系,那你去好了,我們也急著去流波山見師父他們呢!”

  張小凡也道:“石兄去吧。”

  石頭笑道:“等我見了師父,與他一說,多半他老人家也一定會去流波山的,我們到時候再見。”

  李青云和張小凡微笑拱手告別,“流波山再見。”

  石頭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兩人送他到了客棧門口,看著他高大的身子消失在人群之中,李青云道:“我們也走吧,小凡。”

  “嗯。”張小凡點頭,跟著李青云大步離開。

  在他們都走得遠了,海云樓的大堂之內,周一仙與他的孫女小環這才慢慢走了出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