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論道
  就在李青云注視眼前的大白狐貍時,他駐足觀察貍花貓的地方,一白一青兩道光芒射下來,晃了兩晃,暫時停了下來,現出光團中的一男一女,正是焚香谷門下李洵與燕虹二人。

  李洵英俊的臉上此刻也微有驚訝之色,借著法寶光芒,看了看周圍,對燕虹道:“師妹,想不到這妖狐巢穴之下,居然還有這番洞天。”

  燕虹臉上也有著幾分訝異,點頭道:“是,我往日里從未見過如此情景,這許多怪獸,只怕從未現于世間。”頓了頓,她低聲道,“師兄,這里情形詭異,只怕兇險異常,我們要小心了。”

  李洵淡淡一笑,臉上浮現出幾分傲然之色,道:“師妹放心,諒那妖狐不過五百年的道行,何足道哉!”

  燕虹微微一笑,道:“師兄,你天資過人,道行精深,自然是不怕那妖孽,不過萬一要是那只‘六尾魔狐’也在‘三尾妖狐’身邊,以它千年的道行,只怕還有些麻煩的。”

  李洵望了燕虹一眼,露出一絲笑容,忽然道:“師妹,你話雖然說的好聽,但心里只怕是說我這個做師兄的貪功冒進,十分擔憂吧?”

  燕虹嘴角一動,低聲道:“師兄,你多慮了。”

  李洵轉過身子,向著四周望了一眼,淡淡道:“師妹,你可有感覺,這深淵之下的氣溫有些異常么?”

  燕虹點了點頭,道:“不錯,下了這么深,似乎卻更熱一些了。”

  李洵道:“不是熱了一些,而是比平常要熱上許多,而且我一路下來,分心仔細看過這深淵之內的黑石,斷定這乃是上古時候,從萬丈地底噴射而出的巖漿沖出地面,冷卻而成。這處深淵,多半便是一個火山口!”

  燕虹“啊”的一聲輕呼,隨即美目中眼波流轉,立刻如醒悟在心一般,道:“你是說……”

  李洵接著道:“不錯,就是這個意思,妖狐乃是特意挑選這火山口作其巢穴。三百年前,妖狐一眾賊膽包天,不知死活,妄入我焚香谷禁地,竊去玄火神器。但當日鎮守神宮的上官師叔是何等人物,聞訊趕來,大展神威,即將一眾妖狐擒下,只可恨六尾魔狐生性詭詐,成了漏網之魚。”

  說到這里,他忽然冷笑一聲,又繼續道:“但上官師叔道行高深,所煉法寶‘九寒凝冰刺’更是天下一等一的絕頂奇珍,威力絕倫。往日在谷中我便曾聽谷主說過,六尾魔狐雖然僥幸逃脫,但已被上官師叔以九寒凝冰刺刺入狐脈,壞其道行根基。這三百年來,它縱然不死,也必定痛苦不堪,道行散盡,而且冰毒日夜攻心傷身,除非處身于至陽至熱之處,方可稍解痛楚。”新筆趣閣

  燕虹微微一笑,道:“如此說來,那六尾魔狐多半便在這深淵之下。師兄你深謀遠慮,小妹真是佩服。”

  李洵臉上又現出淡淡傲然之色,道:“我們乃是焚香谷門下弟子,深受師門大恩,自然不能給師門丟臉。此次只希望老天保佑,物歸原主,神器歸位,妖魔伏誅而已。”

  燕虹微笑不語,李洵向她看了一眼,道:“走吧。”

  燕虹額首,二人身形騰起,再度化作疾光,急沖下那黑暗深處。

  ......

  “六尾,妖狐?”李青云輕輕開口。

  聽到他的呼喚,下方那只美麗的大白狐貍緩緩睜開了眼睛,黑色而深邃的眼睛倒映著枯瘦如柴的李青云。

  一人一狐,就這么彼此對峙。

  空氣依然炙熱,飄蕩在人狐之間。

  “少年郎。”低沉,仿佛還帶著一絲疲憊的聲音,從那只狐貍的口里發出,打破了這里的沉默:“你到這里做什么?”

  李青云眉頭微皺,道:“剛才那火龍不是你制造的?”

  六尾白狐詫異一下,然后看了下四周的巖漿,道:“應該是舍妹布置在這里的火龍陣。”

  “舍妹?哪只三尾妖狐?”李青云道。

  六尾白狐輕輕點頭,看著李青云,道:“你是來殺我的?”

  李青云搖頭,道:“我看你比你妹妹要好溝通的多,我問你幾個問題,希望你如實回答,不然休怪我劍下無情。”

  六尾白狐看了眼李青云手中黑紫色的天罰劍,臉上有動容,但片刻后就平靜下來,道:“你問吧。”

  李青云道:“你那個三尾妖狐的同伴,是否日夜騷擾小池鎮居民,掠去牛羊無數不說,還殺傷人命?”

  六尾白狐沉默了一下,道:“不錯,這事我聽她說過了。的確如你所說,三日之前她去小池鎮時,那父子二人竟敢出來阻擋,正好那日我病勢又重,她心情不好,便將那不知死活的兩個蠢人殺了。”

  李青云聞言冷笑一陣,道:“還真如外人所言狐妖生性狡詐,竟然還騙我說不是她殺的,呵呵...”

  六尾白狐沉默,李青云又道:“我再問你,身有六尾,至少千年道行,你不在靈山大川修煉,為何要來這小池鎮禍亂百姓?”

  六尾白狐抬眼看了看李青云,,沒有正面回答李青云,而是淡淡道:“你說這世間,又有什么意思?”

  李青云不答,只是靜靜看著他。

  白狐的聲音,繼續道:“你們人類在修道之上,真的是得天獨厚。我們狐族千余年艱辛修煉,你們中資質好的,卻只要個幾百年便勝過我們了,就像上官那個老傢伙......”白狐微微苦笑,似乎為其悲哀的命運感嘆。

  李青云依然沒有開口,只是靜靜注視白狐。

  六尾白狐看了李青云一眼,又道:“在你們人族的眼中,所謂的世間,便是由你們人族當家作主的吧?天生萬物,便是為了你們人族任意索取,只要有任何反抗,便是為禍世間、害人不淺,便是萬惡不赦、罪該萬死了,對吧?”

  “但是,你可曾想過其他族類的感受?那些被你們人殺了、吃了的禽獸,又是什么感覺?說到底了,不過是因為你們人族強大而已,禽獸無力反抗,只得束手就戮。”

  白狐的聲音平淡地繼續著:“既然如此,我們狐妖一族比你們一些人類強大,那殺了你們一些人,又有什么?反正這世間,本來就是弱肉強食而已。”

  “還有,就算在你們人族之中,又何嘗不是如此?你們修真煉道,到如今長生還未修得,卻彼此爭斗的不亦樂乎。所謂的正道邪道,其實還不是只在你們自己嘴里說的,無非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罷了。”

  他笑了笑,望著李青云,道:“你說呢?”

  “你錯了。”李青云的聲音平靜而堅定,回蕩在巖漿之上,讓侃侃而談的六尾白狐一愣。

  “我錯了?”六尾白狐看向李青云。

  李青云淡淡道:“自然是錯了,在你認為人族得天獨厚的時候,你可知,人族也在無比羨慕著你們。”

  “羨慕我們?”六尾妖狐一怔。

  李青云道:“人族凡人壽不足百年,即便修煉有成,也不過五、六百年壽元,而你們妖類,只要開了靈智開始修煉,隨隨便便就能活個幾百年,而像你們白狐一類,更是能活千年,乃至萬年,你說我們羨慕你們什么?”

  六尾白狐沉默下來。

  李青云繼續道:“至于你所說的人族主宰萬物生死,更是無稽之談,而你是否太高看我們人族了?不說其他,即便是你,如果沒有強大的修士阻攔,亦能輕易殺死成千上萬的人族,就這樣,你還認為我們能主宰你們的生死?”

  六尾白狐愕然。

  李青云背負天罰之劍,聲音激昂起來,道:“人族之所以是萬靈之首,從來不是因為強大的力量,而是敢于直面天地之威,敢于打破命運的自莪成長,這種思想,才是我人族長盛不衰的本質,而你所謂弱肉強食是野獸的規則,身為有智慧的生物,超脫自我才是本質,你有絕高的智慧,修煉有成,不去追求大道,反而繼續與野獸同流合污,不感覺千年修煉只是竹籃打水嗎?”

  “而人族的內部爭斗,那的確是人族的劣根性,但是就長遠來看,這樣的爭斗何嘗不是一件好事,要知生于憂患死于安樂,長久的安樂并不會安享太平,只會滋生更恐怖的黑暗,正與邪的爭斗,看似殘忍,但這屬于大道之爭,雙方在不斷摩擦中相互成就,才會有各種天才人物出現,才會有更璀璨的修真文明出現,才會消滅那極致的暗,難道這樣不好嗎?”李青云望著六尾白狐,此刻他的意志宛如星辰大海,浩瀚無邊。

  六尾白狐被李青云震懾,看著他激揚文字,他的眼光似乎穿越了時空看清了世間萬年滄海桑田變化,又好似站在宇宙星辰,洞悉人與妖,正與邪的本質。

  李青云天罰劍慢慢指向六尾白狐,語氣恢復平靜,道:“而你那妹妹,殺人,一不為己,二不為道,殺人只是泄憤,從而扼殺了天地一股智慧思想,如此,你還覺得自己對嗎?”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