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有狐出沒
  黃昏時分,太陽漸漸落下,李青云在鎮口一間茶館喝茶,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轉頭看去,卻是那個巨漢石頭,正大步獨自一人走出小鎮。

  只見他走到近處,停了下來,看了吃茶的李青云一眼,也不在意,只看了看西邊夕陽,自言自語道:“太陽在那里乃是西方,唔,鎮長說黑石洞在小鎮北邊十里,那就是這個方向了。”找準方向,看他樣子就要邁步走去。

  李青云一聽心中好笑大漢的純真,起身揚聲道:“石頭……壯士,你可是要去黑石洞么?”

  石頭怔了一下,停住腳步,轉過頭來看著李青云,道:“正是,你是誰?”

  李青云笑道:“在下也是修道之人,白日在小池鎮上把一切都看在眼中,本來也想與你一般為鎮民除害,不料有事耽擱了。不過如今幸好還來得及,不知道兄臺可愿與我一起?”

  石頭大眼上下打量了李青云一番,見他骨瘦嶙峋,弱不禁風的樣子,甕聲甕氣道:“那里可不是好玩的,其中頗有風險,我看你年紀不大,是修真道上哪家門下?”

  李青云怔了一下,眼看這石頭自己也是歲數不大,而且天生一副憨厚老實頭腦簡單的模樣,居然會說出這般話來,倒是和自己之前的想象截然相反,當下微笑道:“小弟我拜在青云門大竹峰首座田不易座下,道行粗淺,還請石兄多多照料。”

  石頭一驚,睜大眼睛,訝道:“什么,你竟然是青云門下?”

  李青云點頭道:“正是。”

  石頭眼中大有羨慕之情,道:“啊,失敬失敬。青云門乃是當今天下第一正道修真大派,早就聽說青云道法精深神妙,世人皆敬。適才冒犯,多多恕罪。”

  李青云笑道:“石兄過獎了,那不如我們一道前去,也好為民除害時多個照應。”

  這次石頭沒拒絕,呵呵一笑,道:“好啊。”

  ......

  黑石洞在小池鎮北方十里一片樹林之中,一路之上,李青云與石頭通過姓名,彼此交談,熟絡后便以各自姓名稱呼。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

  當第一顆星在天邊悄悄探出了頭的時候,他們兩人到達了一片小樹林的外頭。

  石頭深深呼吸,對李青云道:“我聽鎮長道:黑石洞就在這片樹林當中,洞里盛產黑石,往年鎮民們常到此處采挖修路,如今自然是早已不來了。聽說這洞往下延伸,深不可測,我們要小心了。”

  李青云點了點頭,心道:再深也沒空桑山萬蝠古窟下的那個死靈淵深了。

  當下二人整頓行裝,就要踏入這危險之地,卻忽地就在這個時候,旁邊十丈地方,傳來一聲微帶驚惶之意的輕呼:

  “哎呀!”

  二人都是一怔,轉眼看去,李青云立刻吃了一驚,只見從右邊跑來兩人,一老一少,不正是白天為自己算命的周一仙和周小環嗎。

  此刻眼見周小環還好,周一仙卻是氣喘吁吁,哪里還有一點鶴骨仙風的影子?

  李青云見他們匆匆忙忙,攔在他們面前,道:“二位,怎么了?”

  周一仙正跑的焦急,忽然眼前閃出了人來,嚇了一跳,定眼一看,卻是白天那個異數,這才放下心來,往后看了一眼,但見來路靜謐,連個人影也無,長出了一口氣,停住腳步,對孫女小環道:“小環,別跑了,看來那人沒有追來了。”

  小環大口喘氣,但手上卻兀自拿著一串冰糖葫蘆,看來她十分喜愛這等甜食,聽到了周一仙的話,她又往前跑了一段,這才停了下來,呼呼喘個不停。

  石頭這時也走了過來,站在李青云身邊,眼看著一老一少如喪家之犬一般,訝道:“怎么了?”

  李青云正也有相同疑問,但還沒等他開口,卻聽那小環已然大聲抱怨道:“都是爺爺你啦,那么著急干嘛,,明天走不好嗎?偏偏要走夜路,這下好了被女鬼纏上了,我看不如爺爺你就留下來陪她吧,放心我一個人也能生活的很好。”

  周一仙怒道:“胡說,什么女鬼纏身,那分明是一只狐貍精……”

  “狐貍精?”李青云和石頭眼前一亮,他們此行目的不就是那三尾妖狐嗎?

  當下李青云問道:“老先生,那狐貍精在哪里?”

  周一仙一愣,看向李青云,又看了看石頭,才反應這兩人就是去除妖的啊。

  當下大手往前一指,道:“就在前面。”

  李青云和石頭抱拳一謝,便順著周一仙所指方向跑去。

  身后,周小環低聲道:“爺爺,我們快回去吧,別又被其他東西纏上了。”

  周一仙搖搖頭,看著李青云的背影道:“不急,咱們跟上去看看。”

  “啊?”周小環一愣,疑惑道:“爺爺,你不是說我們要遠離那人嗎?我們就是躲他才連夜出發的,怎么現在你又......”

  “噓~”周一仙小聲道:“你懂什么,此一時非彼一時,早就聽說那妖狐劫掠了許多金銀珠寶,我看他們兩人都不是貪財的模樣,跟上去隨便撈點好處,以后我們爺孫就不用再騙人,也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周一仙剛說完,身體便一陣踉蹌,抬眼看去,周小環正興奮的拉著他往前追了上去,嘴上還抱怨道:“爺爺,有這樣的好事,你怎么現在才說,哎呀,他們要走遠了......”

  ......

  李青云與石頭聽了周一仙的話,向著樹林一路疾行,但見周圍樹木高直,枝葉繁茂,遮擋月光,林中一片昏暗。沒多久,四周突然一片寂靜,從林子深處,仿佛還飄起了輕紗一般的薄霧。

  二人對望一眼,李青云低聲道:“小心。”

  石頭點了點頭,祭出自己的狼牙棒,減緩速度繼續前進。

  又走了一會,林中古木參天,陰氣陣陣,看來已到樹林深處。就在這時,他們忽然聽到前方飄蕩在林間的霧中,傳來一個柔和而帶些凄婉的女子聲音:

  小松崗,月如霜,

  人如飄絮花亦傷。

  十數載,三千年,

  但愿相別不相忘。

  那女聲婉轉,輕聲低吟,人影雖不見,卻有一股哀傷氣息,淡淡傳來。李青云與石頭對看一眼,臉色都是一變,這深更半夜,又是在這荒無人煙之處,只怕多半就是妖魅鬼怪。當下二人小心翼翼,往那聲音處走去。

  薄霧輕飄,漸漸把他們兩人的身影,也包了進去。

  林中夜色,在黑暗里恍恍惚惚,偶而有幾寸月光,從頭頂樹葉的縫隙落下,照在灌木從中,輕輕晃動。

  四周,仿佛只有遠處傳來的低低蟲鳴聲。

  忽然,李青云拉住石頭,石頭一愣道:“怎么?”

  李青云低聲道:“你聽。”

  石頭凝神聽去,只聽見淡淡一聲嘆息,從前方飄了過來。

  一道月光,如黑暗中明亮的一束燈火,一道霜華,輕輕照下,映著那里的霧氣,婉轉飄蕩。

  黑暗深處,竟是緩緩走出了一個白衣女子,站到了那光亮之中,向著他們,淡淡望來。

  李青云與石頭都屏住了呼吸。

  那是個極柔媚的女子,長而直的秀發沒有盤起,披在肩膀,如水一般的柔和;白皙的肌膚上,有婉約的眉,纖巧的鼻,紅唇淡淡,眼波如水,望了過來,竟是如水一般,看到了他們內心深處。

  她是個讓人看上一眼都仿佛心疼的女子,就這么怯生生地站在那兒,站在月光之中,凝望著他們。

  時光,仿佛也停在了那一刻。

  “你們,可是來殺我的么?”她幽幽地問。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