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孽?緣?
  面對美味,齊昊和陸雪琪只道好吃,張小凡吃了一筷子,立刻閉上眼睛點頭不已,道:“啊,肉質真好,不過煮得更好,甜處是放了些糖,加了姜片去腥,呃,有爆蔥香味,必定是用了新鮮小蔥頭,啊,最難得的便是把胡椒、五香,咦......對了,還有麻油的味道配得如此之好,厲害,厲害!”

  他一臉陶醉的樣子,看得齊昊目瞪口呆,李青云詫異,暗道張小凡廚藝進步之快,便是陸雪琪也看著他,臉上露出古怪神色,那綠群少女一桌也看了過來,似乎在驚奇張小凡的味覺,到是站在一旁的店小二當真是佩服之極,大聲夸道:“客官原來也是行家,識貨!”

  張小凡此時方才注意到身邊眾人的樣子,臉上一紅,連忙放下筷子,道:“這都是青云哥教的好。”

  眾人更加驚奇,看向李青云。

  李青云呵呵一笑道:“小凡你可不要謙虛,現在你的廚藝已然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早就出師了。”

  ......

  吃過可口的晚飯,李青云等人心滿意足回到住所,齊昊在西苑門口對眾人道:“今晚諸位就先在這里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便趕路前往空桑山。”

  眾人點頭,齊昊雖然是他們同輩人,但年齡上妥妥吃過的鹽比他們吃過的米還多,所以在生活安排上,都遵從他的意見。

  夜深,萬籟俱寂,突然地一聲怒吼傳來,“這花兒開得好好的,你為什么要折了它?”

  李青云從修煉中睜開眼睛,走到窗前,推開,便見下方花園中,一個少年指著一個少女憤怒責怪。

  少年是心煩意亂睡不著的張小凡,而少女是今日所見綠裙少女,碧瑤。

  李青云默默注視著兩人,強大的修為加上天人合一境界讓他即便就在兩人頭上,兩人也無從發覺。

  面對張小凡的質問,碧瑤明眸流轉,眼波如水一般在張小凡身上打了個轉,淡淡道:“我摘了這花,便是這花的福氣;被我聞它香味,更是這花三世修得的緣分。你這樣一個俗人,又怎么會知道?”

  張小凡愣了一下,生平第一次聽說如此荒謬之事,搖頭道:“這花被你折下,便是連命也沒了,又怎么會高興?”

  碧瑤瞄了他一眼,道:“你又不是花,怎么知道它不會高興?”

  張小凡聽著這女子言語大是蠻不講理,心中更是氣憤,道:“你也不是花,又怎么知道它會高興了,說不定這花兒此刻正是痛苦不已,啊,你看,那花上有水,保不定就是痛得哭了出來。”

  那綠衣少女明顯呆了一下,片刻之后便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一下當真便如百花盛放一般美艷逼人,幾乎讓張小凡看呆了眼。

  樓上李青云也是嘴角抽搐,暗嘆張小凡的純真。

  “花淚?......哈哈,花淚,我生平還是第一次聽見一個大男人把露珠說成是花的眼淚,笑死我了......”

  張小凡臉上一紅,吶吶說不出話來,但看那少女笑得腰都彎了,臉上發燒,強自道:“那、那又怎么了?”

  不想那少女聽了這話看他樣子,笑聲反而更大了些,清脆的笑聲回蕩在這個靜謐幽暗的花園中,平添了幾分暖意。

  張小凡發火不是,想說什么卻又不知如何開口,看著那女子歡喜笑容,賭氣地跺了跺腳,轉身走了。

  沒走兩步,忽然間聽到后面那綠衣少女收了笑聲,但語調中還是帶了幾分笑意,道:“喂,你等一等。”

  張小凡本來今晚出來,心情本就不好,但碰到這個女子之后,心情便是大壞,此刻聽她叫了出來,心頭又是一陣煩躁,忍不住回頭道:“我又不叫喂,你叫誰呢?”

  碧瑤怔了一下,臉上笑容登時收了起來,看著張小凡的目光仿佛也冷了幾分,似乎很少人如此頂撞過她。

  但片刻之后,她又似想到了什么,雖然沒有恢復剛才那燦爛笑容,但聲調還算溫和,道:“哦,那你叫做什么?”

  張小凡沖口就道:“我叫......”窒了一下,他哼了一聲,道,“我為什么要對你說?”

  碧瑤臉色一肅,看著似乎有些生氣,但她看了張小凡負氣的表情,便如一個賭氣的小男孩一般,居然忍不住又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便把剛才她沉下臉的氣勢完全散了去,襯著天上月華,滿園芬芳,這美麗女子面上滿是笑意,仿佛她知道這樣不是很好,搖著頭正要忍住,卻依然還是笑了出來。

  仿佛,許久以前的天真,在今晚又活了過來。

  月光如水,輕輕灑在她的肩頭臉畔,映出了動人心魄的美麗。

  張小凡不知何時,看得癡了。

  “若論美貌,碧瑤的確可以與陸師姐一較高下,可惜不是我的菜。”樓上李青云輕輕搖頭,碧瑤雖美麗,奈何性格和他天差地遠,他喜靜,諸如碧瑤這種跳脫的性格卻是受之不來。

  所以今天認出碧瑤,他也沒有接觸的想法。

  不過張小凡到底還是和她接觸了,這一次,結局還是那般嗎?

  李青云沉默下來。

  碧瑤笑了一陣,發現張小凡正盯著她看時,嘿了一聲,居然也無一般女兒家臉紅的樣子,反而徑直道:“我好看么?”

  張小凡卻被她嚇了一跳,像是做賊被人捉住一般,大感窘迫,但在那少女如水一般柔和眼波之下,竟有無處可逃的感覺:“我......你......呃,你,好看!”

  話一出口,張小凡自己先呆了一下,心頭浮起一股說不清的奇異滋味,碧瑤卻似乎并不在意,面上有淡淡笑容,道:“我想也是,從小到大,誰不說我漂亮,你們這些男人啊,都是一個樣子。”

  聽她說話語氣,小小年紀,倒似乎歷經滄桑一般。

  張小凡氣往上沖,正要反駁,但不經意間看去,卻見她明眸皓齒,獨立在月華之中,隱隱竟有幾分孤獨寂寞之感。頓時滅了糾纏的心,大步往回走。

  “喂,”走了幾步,卻又聽到身后傳來叫聲,張小凡皺著眉轉過身,看著那綠衣少女。

  她微微瞇上了眼,潤色的唇也似乎抿緊了些,仿佛想著什么,但氣氛卻一下子沉默下來。

  “你叫什么名字啊?”她依然這般地問,眼波中倒映著他的影子。

  張小凡見她真心在問,甕聲甕氣道:“張小凡。”

  然后快步向后走去,倒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樣子。

  “有趣的人。”碧瑤輕輕一笑。

  忽地從張小凡離開的地方走出來一個人影,黑紗,黑衣,肌白如雪。

  碧瑤抬頭,沒有吃驚的樣子,微笑道:“幽姨,你回來了。”

  蒙面女子看了她手上鮮花一眼,點點頭,隨即抬頭,四目相對,李青云微微一笑,道:“前輩好。”

  驀然出現的男聲嚇了碧瑤一跳,她抬頭看去,才見上方房間窗戶不知何時已經打開,今日與她唱反調的男子正平靜的注視著她們。

  沒由的,碧瑤心中一陣咯噔,她可是讓幽姨去刺探四人情報,結果不僅情報回來了,連正主都跟著來了。

  “青云門弟子?”蒙面女子輕聲開口,聲音如百靈清脆悅耳,但不知為何里面有一股淡淡的哀傷,讓人心生憐惜。她在詢問,其實語氣確定,看來已經知曉一些他們的情況。

  李青云淡淡一笑,道:“前輩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莫非是魔教中人?亦或者長得不好看?”

  碧瑤眉頭一皺,便要反駁,蒙面女子卻輕笑一聲,道:“你猜。”說完,拉著碧瑤便大步離開。

  李青云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目中精光閃過,“幽姬,號稱天下第一美女,也不知夸大其詞,還是真材實料,呵呵,不急,我會很快會再相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