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河陽相遇
  ‘這便是傳說中能反射一切攻擊的六合鏡嗎?’李青云收起銅鏡,恭敬一拜道:“多謝掌門師伯。”

  道玄真人微笑道:“不必多禮。”說著向其他人道:“你們先出去吧。”

  眾人知道他要傳授李青云六合鏡的秘訣,便一起退了出去。

  大殿內,沒有外人,道玄真人面容更加和藹起來,道:“青云師侄,此番我除了教你六合鏡使用秘訣,還有一事要和你說。”

  李青云恭敬道:“掌門師伯請講。”

  道玄真人面色微微凝重道:“近些年,無論焚香谷還是天音寺都有天才出世,在江湖已經行走一二,闖出偌大名氣,我青云門卻還無人與之比較,你此番下山,便是要狠狠搓搓他們,讓他們知道誰才是正道魁首。”

  道玄真人的直白讓李青云一愣,不過他倒是喜歡這種說話,當即點頭道:“掌門師伯放心,師侄必不會弱了我青云門之威嚴。”

  道玄真人點頭,道:“你的實力我是信的過,不過師侄也要注意,邪魔外道多陰損詭計,切不可仗著力量魯莽而行。”

  李青云抱拳道:“是,謹遵掌門師伯教誨。”

  .....

  青云門到最近的城鎮河陽若是徒步先走,約么十日路程,但李青云四人御劍而行,不足半日在太陽要下山時就到了河陽城邊。

  為了避免過多麻煩,四人在城外一僻靜處落地,休整。

  之后徒步前往河陽鎮。

  齊昊長長行走在外,知曉李青云他們都是年輕子弟,便一邊走,一邊說著,“前面便是河陽城,是方圓百里之內,最大最繁華所在。住在這城里的百姓,少說也有二、三十萬人,而且地理位置又好,往來商旅極多,熱鬧非凡,我青云門弟子下山任務,多數都會在次歇息停步。”

  走到河陽城門口,眾人所見行人絡繹不絕,更有大量馬車來來往往,正當是車水馬龍,繁榮昌盛。

  李青云抬頭望著城門上河陽兩個大字,深深感慨,當年他就是想要到此處來避難、尋找機緣,結果走到半路就差點餓死荒野。

  現在看著眼前的繁華,不禁感慨世事無常,那個路上會餓死的小孩,如今也成長為能御劍飛天,了不起的修真者,凡人眼中的仙人了。

  四人隨著人流緩緩走入城內,他們青云門的服飾已經換掉,奈何李青云和陸雪琪的容貌驚人,還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好在四人打扮都不像尋常人家,倒也沒有無趣之人前來叨擾。

  齊昊帶路,四人很快來到一家名為‘山海苑’的客棧,齊昊像是這里的老主客,店長見他馬上恭敬拜見,并安排了上好的后園居住。

  這家客棧規模頗大,后院中共有四個別苑,他們四人住在西苑,每人一間房子,稍微休息了一下,齊昊便叫上眾人,到前頭酒樓吃飯。

  山海苑自帶酒樓,地處河陽城最熱鬧的大街之上,但在三樓貴賓廳里,卻是清凈的很,寬敞的大廳里只擺了不到十張桌子,現在大概有五桌有著客人正在吃飯。

  不等齊昊他們呼叫小二,店長很快親自來招呼,齊昊從善如流的點了些招牌菜,便打發其離開。

  李青云歷練時不曾來過河陽城,對這里也是不熟悉,看周圍雕龍畫鳳,紅木橫梁,古色古香,便知這里非權勢富貴不得而入,遂問道:“齊師兄,這里的價錢不便宜吧?”

  齊昊微微一笑,道:“這里是河陽城里最好的酒樓,自然便宜不到那里去,不過我們青云門在這里素來有名聲,他們老板巴不得我們來,不會收我們多少錢的。”

  李青云點頭,他在神秘小島所獲,還帶了一些在身上,價值不菲,倒也不擔心出現意外。

  四人等了一會兒,店小二便端著數盤小菜鮮炒上來,尤其是最后還有一盤新鮮燉魚,看那魚身體延長,前部亞圓,后部則窄,體暗褐色,有須兩對,粗長。

  最緊要處是肉質白潤,香氣四溢,登時讓人食指大動。

  張小凡在李青云的熏陶下,對烹飪大感興趣,又從未見過這種魚類,忍不住開口道:“這是什么魚啊?”

  齊昊和陸雪琪搖頭,他們對吃食方面一概不知,哪里認得此魚,倒是李青云仔細看了片刻,道:“這應該是我青云山的寐魚。”

  “寐魚?”張小凡疑惑,齊昊和陸雪琪也是看向李青云,那店小二也是一臉驚訝,似乎沒料到有人能一眼認出此魚來。

  李青云見眾人注視,也不怯場,夾了一筷子魚肉入肚,品嘗片刻,才道:“你們有所不知,其實這寐魚乃是南方諸鉤山的特產,距離這里有千里之遙遠,但后來掌...道玄真人路過諸鉤山,特地將這寐魚移了回來,就放在青云山陰的洪川之中,到如今不但成活,而且漸漸繁盛,店小二,我說的可對?”

  店小二用力點頭,道:“客官說的極是,我們都是托了青云山上道玄仙人的福,才能有此口福的啊!”他說著說著,臉上便露出崇敬之極的神色來。

  張小凡等青云門人看了,自然個個高興,面露笑容,不過一聲突兀的冷哼不服之聲從身后傳來。

  眾人看去只見那一張大桌之上,坐了八個人,六個身著黃衣的男子,另有兩個女子,一女身著淡紫長裙,面蒙輕紗,看不清楚容顏,但露出的幾分肌膚卻是雪白,她目光似有疑惑緊緊盯著李青云。

  另一個女子應該就是冷哼之人,此刻一臉不悅,年紀不大,看去只有十六、七歲,一身水綠衣衫,相貌秀美,細眉雪膚,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極是靈動,令人眼前一亮,便是比之陸雪琪也不輸幾分。

  女子愛美,陸雪琪這等平日冷若冰霜的女子,此刻卻也忍不住多看了那女子一眼。

  李青云笑笑道:“不知姑娘有何見解?”

  那綠裙少女也不回頭,朗聲道:“諸位可聽說過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的說法?那道玄真人把不該屬于青云山的東西強行帶過去,不是糟蹋美味嗎?”

  齊昊等人眉頭一皺,感覺此人話中帶刺。

  李青云卻是輕輕一笑道:“姑娘好見識,但橘有橘的酸,枳有枳的甜,存在即為道理,寐魚能在青云山生活,那么說明它是就是青云山的寐魚,與諸鉤山味道相同是幸,與諸鉤山味道不同,人間便多了一個美味,難道不是大幸?”

  “存在即為道理...”綠裙少女喃喃,秀眉微皺,看向李青云,只見桌上是一高大身影,劍眉星目,英俊非凡,此刻含笑看著她,似沒有因為她故意挑釁而感到絲毫生氣。

  “那寐魚本身身在諸鉤山讓其背井離鄉來到青云山,難道這就是正道魁首所為?”綠裙少女又道,話語更加尖銳。

  齊昊三人已經默默掐了劍訣,警惕看向綠裙少女一桌。

  李青云依然平靜,道:“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綠裙少女啞口,不再言語,那面紗女子卻是輕笑出聲,引得少女不滿嘀咕。

  見對方服軟,李青云指了指桌上的飯菜道:“大家也別閑著,都吃啊,魚菜最忌冷,趁熱吃最好。”

  此刻店小二也道:“客官所說極是,這道‘清燉寐魚’,乃是我們山海苑的招牌菜,清香滑嫩,入口香甜,在這河陽城百里之內,可是大大有名,不過若是冷了,那味道就要大打折扣。”

  眾人聞言,便是動了筷子,魚肉進嘴,還真如店小二所說,美味香甜,是為上乘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