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懷疑
  看著李青云消失的身影,田靈兒忽的噗嗤一笑,哼了一聲,也跟了上去,她田靈兒從來不是猶豫不決的人,即便是感情也要勇敢的面對。

  ......

  青云山通天峰上,玉清殿內。

  道玄真人居中而坐,其余六脈首座也是赫然在場,此外,大殿之上再無他人。

  眾人皆默然不語,道玄真人低眉垂目,看著手中一根黑色的燒火棍。

  “田師弟。”道玄真人打破了沉默,道:“你怎么看?”

  田不易沉默片刻,道:“張小凡上山之始,并無此物,多半是這些年中機緣巧合,在哪里偶爾得到的這等寶物。”

  蒼松道人在一旁冷冷道:“此棍可與斬龍劍相抗,已是神兵之屬,但遍觀天下,從未聽說有這等寶物。”

  田不易臉色一沉,冷然道:“神州浩土,何等廣大,不知道還有多少不出世的奇珍異寶,你我充其量也不過是井底之蛙罷了。”

  “再者...”田不易環顧眾人,道:“別說天下,就是我們青云山,諸位難道就真的完全了解了嗎?”

  蒼松道人話到嘴邊止住,其他首座也沉默不語,田不易此言可非亂講,青云山,他們的確從未完全了解過,這里依然還有很多絕密他們無從得知,如虹橋下的深淵到底通往何處,通天峰鬼斧神工之景是如何形成的,那傳說中的書卷到底為何物,等等,諸多疑惑還等著他們去探尋。

  見眾人不語,道玄真人嘆了口氣,把手中那燒火棍放在手邊茶幾上,道:“今日請諸位前來,便是商議一下,一來此次七脈會武中,大竹峰弟子張小凡手中多了這一件古怪法寶,來歷不明而威力絕大,二來當初我等商議派前四位弟子去空桑山萬蝠古窟查探,另三位大家都沒意見,唯有這張小凡......”

  田不易越聽越怒,怎滴就是使用了一件有些邪氣的法寶,就要如此針對張小凡,這是欺負大竹峰無人不成,當下沉著臉,刷的起身,大聲道:“掌門師兄,你欲待如何?”

  道玄真人沒想到田不易竟有這么大的反應,吃了一驚,眾人紛紛側目,坐在田不易身旁,一向與他關系好算不錯的風回峰首座曾叔常拉了拉田不易的袖子,道:“不易,掌門師兄也沒說什么,你先坐下。”

  道玄真人臉色微沉,道:“田師弟,此間事的確有些古怪,我為一門之長,自會秉公處理,你放心好了。”

  田不易臉上怒色依然,但看著道玄真人臉色以及身旁曾叔常勸了兩句,終究還是坐了下來。

  道玄真人緩緩道:“諸位,此棍剛才大家也都看過了,外表平平無氣,內里卻隱有煞氣。但最緊要的是,以我等修行,都不能掌控此物,反而是那一個頂多只有玉清境第四層境界小弟子可以驅用,這是何理?”

  眾人包括田不易都是默然,他們都是一等一的修真高人,如何不知道這個道理,只是沒有人愿意說出口來。

  最后還是道玄真人道:“以我看來,這黑棍多半便是‘血煉’之物。”

  盡管早有心理準備,但在座各位首座還是微微變了臉色,所謂血煉之物,便是以人本身精血化入煉造寶物之中,這等奇術,方法詭異艱險不說,法寶材質更是苛刻無比,萬中無一,而且煉造過程兇險之極,一個不小心便為法寶兇煞血厲之氣反噬,死狀苦不堪言。

  當然,若能成功,則此法寶必定是威力絕倫,而且更有一個好處,便是寶物與主人血氣相連,除非有煉造人血脈,旁人皆不能用之,但也因為是以鮮血為引,往往便有了兇煞之氣。

  傳說中這血煉之法,傳于上古魔神,自古以來在魔教妖人中代代相傳,卻并未聽說有什么出名的血煉法寶,多半是這法子太過兇險,連魔教中人也不敢輕易嘗試。

  只是,如今竟在青云門一個少年弟子身上,出現了這等法寶。

  道玄真人望向田不易,田不易臉色鐵青,一說到血煉,他其實腦中第一時間想到是李青云,他在煉制九天神兵的時候使用的就是血煉之法,只是當時李青云受傷嚴重,他來不及多問,便把這事藏在了心理,沒想到現在他弟子中又出現一件血煉法寶,這讓田不易頭疼,不過不管怎么頭疼,還是要把眼下這關過了再說。

  他緩緩站起身來,道:“師兄,你說的或許有理,但我還是要說,張小凡不過十六,如何懂得這血煉之術?而且他自上山以來,五年中從未下山,來時更是身無長物,又去哪里找這舉世難尋的法寶材質?”

  蒼松道人忽地冷冷道:“或許他是魔教中人處心積慮安插進我青云門下,也不足為奇!”

  田不易大怒,道:“若他真有如此心機,又怎會在七脈會武大試中,在近千人眼皮底下驅用此物?再有,若他真是魔教奸細,嘿嘿,蒼松師兄,你門下那個林驚羽怕也不干凈吧!”蒼松道人似被刺到痛處,霍然起身怒道:“田不易,你不要逮著誰就亂咬,張小凡手中之物明顯邪氣異常,更是血煉之物,不是魔器是什么?”

  “魔器?”田不易一拍桌案,憤然起身道:“發些黑氣,有點血色就是魔器?那你蒼松如今面色黝黑,我是不是可以當你是魔教妖人給斬了。”

  “田不易!”蒼松瞳孔急劇變化,渾身散發凌厲氣息,竟有拔刀相向的氣勢。

  田不易也不虛他,踏前一步,右手已握住劍訣,大殿之上,空氣忽然像是凝固了一般。

  “放肆。”一聲大響,卻是道玄真人一掌拍在手邊茶幾上,滿臉怒容,站了起來,“你們兩個可是當我這個掌門死了不成!”

  道玄登上掌門寶座已近三百年,德高望重,平日里雖然和藹,但這一下發怒,田不易與蒼松道人都是吃驚非小,心中震蕩,隨即退了下去,低聲道:“是,掌門師兄息怒。”

  道玄真人看了看這些首座,臉上怒容過了半晌方才緩緩退去,沉吟了一下,道:“田師弟。”

  田不易走出一步,道:“掌門師兄。”

  道玄真人看著他,道:“無論如何,這黑棍來歷古怪,若真是魔教之物,那張小凡與魔教有何牽連,我們便不能容他,你可知道?”

  田不易微微低頭,默然許久,才道:“是。”

  道玄真人又道:“田師弟,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滋事體大,我們不可不慎重行事。你今日且先回去,待那張小凡病勢稍好,你便仔細盤問,再帶到此處,我等再行商議,如何?”

  田不易臉上白一陣紅一陣,忽然間重重頓了頓腳,點了點頭,連話也不說一句,轉身便走了出去。

  門外一聲呼嘯,多半是御劍去了。

  大殿之上,水月大師突然向道玄真人道:“掌門師兄,你也知田師弟向來護犢,那張小凡也的確上山后從未下山,這點我小竹峰可以保證,他會如此表現也在所難免,你莫要放在心上。”

  眾人吃了一驚,沒想到水月大師竟然會為田不易開脫。

  道玄真人驚訝過后,嘆了口氣,道:“我自然不會在意,田師弟的為人我是知道的,也是信的過他,但近來魔教活動越發頻繁,偏偏這時候張小凡帶來這么一件邪物,我又如何不警惕。”

  水月大師沉默下來,大殿內寂靜無聲,到了最后,道玄真人也只能疲憊的揮揮手,讓所有人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