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心意
  張小凡此刻的狀態很不好,他意識是清醒的,但是有一股來自深淵的力量不斷誘惑他,讓他跟著他走,只要跟著他走,他將獲得俯瞰眾生的力量,不管是什么仇什么怨,都能輕松解決。

  張小凡并不是一個對力量極度追求的人,他更喜歡的是平凡、平穩,所以對于那深淵誘惑,有所抵抗,只是,抵抗的時候,他也不禁在猶豫,他現在的確需要力量,需要力量去尋找真相,去給草廟村,給父母親朋好友一個說法。

  意志的不堅,讓他在混沌和清醒中不斷徘徊,如果就此下去,噬魂棒反噬成功,那世間就會出現一個嗜血噬魂,無法無天的絕世妖魔。

  就在張小凡意志漸漸要沉淪的時候,一個輕靈的聲音傳來,“張小凡,你快站起來啊,你不是說勝利后有話對我說嘛,你要是再不起來就輸了!”

  “張小凡,師姐說的話你也不聽了嗎?你快起來啊!”

  混沌之中,張小凡陡然抬起了頭,無視前方深淵的拉扯,一步步往后退。

  “師姐,是師姐,對了,我還沒有勝利,我還沒有向她表白,我還有很多很多事沒做......”

  感受到張小凡的掙扎,深淵的力量不敢了,開始誘惑到:‘回來吧,回來吧,只要得到我的力量,不管是師姐還是師妹,只要你想要的都能得到,快回來吧。’

  “師姐才不是力量就能得到的,我要回去,我要獲得勝利!”張小凡怒吼,然后在黑暗中奮力奔跑起來。

  黑暗中有狂怒傳來,‘你跑不掉的,你是屬于我的,屬于我的......’

  張小凡充耳不聞,只是埋頭奔跑,不知跑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現一道亮光,他想都沒想全力沖了上去。

  轟!

  意識恢復清明,周圍喧囂的風兒進入耳朵,泥土的馨香鉆入鼻孔,天空是湛藍的,有朵朵白云在聚攏,張小凡恍如隔世,只感覺剛剛經歷了千年歲月。

  “張小凡!”

  一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穿過層層喧鬧進入他的耳朵,張小凡喃喃自語,“師姐。”

  下一秒力量回歸,他精神好似打破了什么,得到前所未有的解放,魔氣回歸,比之前還要恐怖的滔天魔煙從他身體周圍擴散,他的身體在魔氣的牽引下緩緩站了起來,他看見了林驚羽不甘的神情,也看見了師父師娘師兄們的擔憂,也看見了周圍人群的駭然,更看見了那個人兒焦急的模樣。

  魔氣陡然全部散去,張小凡踉蹌一步,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笑容,沖著田靈兒道:“師姐,我勝利了......”

  他的聲音低沉而沙啞,卻透著前所未有的堅定。

  “小凡。”田靈兒驚喜的大喊。

  宋大仁、杜必書他們也是跟著大喊,“師弟。”

  “小師弟。”

  “老八!”

  張小凡笑著,看著田靈兒,無聲地張了張嘴巴,“師姐,其實我.....”

  嘭!

  張小凡的身體再一次和大地接觸,田不易再也不顧外人看法,一個健步就沖了上去,從懷中掏出兩粒大黃丹塞入張小凡口中,隨即才輕聲呼喊道:“老八,老八,你還好吧。”

  張小凡用力睜開眼睛,看著眼前擔憂的胖臉,牽動一絲笑容,道:“師父,是我贏了。”

  田不易眼睛不禁有些濕潤,一手扶著張小凡,一手揉了揉他頭發,慈祥道:“我知道,我知道,是你勝了,是你勝了。”

  得到田不易的認可,張小凡眼睛緩緩閉上了眼睛,徹底昏迷過去。

  這時候,蘇茹和宋大仁他們也跑了過來,紛紛擔憂的看向張小凡。

  “師兄,小凡沒事吧?”

  “是啊,師父,小師弟沒事吧。”

  田不易輕輕搖頭,道:“我喂了他大黃丹,暫時穩住情況,但具體如何還要回去好好觀察,好了,不要在這里聚集,大仁,你送老八回去。”

  “是。”宋大仁小心從田不易手中接過張小凡,快步朝弟子居所跑去。

  而田不易拿著張小凡的法寶,一臉凝重,對蘇茹點點頭,向玉清殿方向離開。

  后方人群中,田靈兒從張小凡開口后就呆呆的站在那里,李青云在一旁無聲守護呵呵直笑,自言自語道:“張小凡有你的啊,這波撩妹簡直酷斃了,于生死大恐怖中走出來,攜帶滔天魔焰,又在真情中醒悟回歸真我,然后表白心愛之人,嘶,我要是女的,指定就嫁了。”

  “哼,下次有話正常說,你這么小聲是怕我聽的不夠清晰嗎?”田靈兒回過神,瞪著李青云,憤憤道:“是你教小凡的是吧。”

  李青云用力搖頭,豎起四指道:“不是我,我可以對天發誓。”

  “就算不是你指使的,后面一定有你的影子,不然小凡絕對不敢和我,和我......哼。”田靈兒臉上多了些紅暈,不自覺低下頭去。

  她現在心亂的很,還砰砰砰直跳,那種不受自我意識控制的感覺,糟透了!

  李青云嘿嘿一笑,低聲道:“靈兒師姐,你怎么想的,小凡對你可是真愛,不妨告訴師姐,剛才小凡是入魔了,這才是他久久無法起來的原因,要不是有你的呼喚,他可能就永遠醒不來了。”

  “啊?”田靈兒一驚,猛地看向李青云,道:“你說的真的?”

  “噓...”李青云左右看了看,小聲道:“師姐,這算是莪和你的秘密,不要讓別人知道,不然小凡會有大麻煩的。”

  田靈兒冷靜下來,秀眉一皺,道:“是他手上那根燒火棍?那真的是魔器?”

  李青云輕輕點頭,又搖頭,道:“很復雜,這個問題還是讓小凡給你解釋吧,我能說的,是靈兒師姐你在小凡心中的地位絕無僅有,希望不管你如何選擇,不要讓他太傷心。”

  田靈兒沉默下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對張小凡的感情一直是姐姐對弟弟,可張小凡突然的表白打破了這種感情,她現在心中也煩躁的很,不知道該如何做。

  看著田靈兒沉默,李青云也沒有再開口。

  感情是世間最復雜的問題,他說不清,也沒人說得清,田靈兒和張小凡到底會如何,只能交給時間,外人的干涉反而不美好。

  大竹峰這邊人少好辦事,張小凡得到最快速度的治療,林驚羽那邊人多勢眾,反而被耽誤下來。

  哄哄鬧鬧,最后還是齊昊抱起林驚羽飛快朝弟子居所跑去,不過在跑到李青云身邊時,他停了腳步。

  “李師兄,在下有個不情之請。”齊昊面色誠懇的看著李青云。

  李青云意外的看著齊昊,不知道他想干嘛,“齊師兄請說。”

  齊昊嘆氣一聲,道:“家師與師叔之間有誤會,但禍不及弟子,大竹峰大黃丹乃是久負盛名的療傷圣藥,驚羽受傷不輕,還請李師兄為我求得一顆。”此刻齊昊的身上再無一絲傲氣,有的只有對懷中林驚羽的擔憂。

  李青云一怔,從懷中掏出一個藥瓶丟給齊昊,道:“我師父那邊我會去說明情況,丹藥你拿走吧。”

  齊昊拿著藥瓶一愣,然后迅速倒出一顆,喂林驚羽吃下,完了他才送上藥瓶道:“多謝李師兄不計前嫌。”

  李青云笑著搖搖頭道:“當初你要不是動了歪心思,其實我們并沒有什么大仇大怨,剩下的丹藥你也拿走,把穩一下,快帶林驚羽去休息吧。”

  齊昊臉色變化一陣,看著李青云身邊的田靈兒,意識到什么,慚愧點點頭,道:“大恩不言謝。”說完,轉身迅速離開。

  田靈兒看著齊昊離開的身影,目光有些異樣的看著李青云,道:“師弟,請問一下齊師兄和你有什么誤會?什么叫動了歪心思?”

  “咳咳...”李青云咳嗽一聲,道:“靈兒師姐,我去看看小凡怎么樣了,告辭。”話音一落,不等田靈兒繼續質問,腳下抹油,轉眼消失在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