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軒轅劍
  風回峰,曾叔常看著眼前坐立不安下一秒就準備跑路的兒子,深深吸了口氣,道:“明日對手是大竹峰的李青云,你有信心嗎?”

  “沒有。”曾書書干凈利落道。

  曾叔常一閉眼,他就知道是這個回答。

  “沒有也不準認輸,你要是打不出我風回峰的風采,我就把你那些玩物喪志的東西都扔了。”曾叔常冷哼。

  曾書書一點不怕親爹威嚴,笑嘻嘻道:“爹,這你可以放心,不過我要是打出了風采,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哦?什么事?”曾叔常奇怪看向兒子,曾書書可少有求他的情況。

  曾書書忸怩了一下,小聲道:“爹,我看我們風回峰的藏書閣也沒人去看,要不我們撤了吧。”

  “啥,你再說一遍?”曾叔常瞪大眼睛,身后一把紫色仙劍凌空而立,散發凌厲劍氣,似乎隨時劈了眼前的逆子。

  咕嚕。

  曾書書狠狠咽了口口水,急忙改口,道:“咳咳,我的意思是我風回峰的書籍我都看完了,聽說小竹峰收藏諸多孤本,我要表現的可以,爹你幫我送過去看看唄。”

  曾叔常眉頭一皺,看了眼曾書書,知道他是用心不純,但是他還真的認真思考起來。

  ‘小書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找個管家的也好,而且小竹峰有那人存在,藏書閣存在諸多隱秘珍藏,小書若是能學的一二也是受益終身。’

  念此,曾叔常道:“行,只要你表現的足夠好,我就去和你水月師叔商量一下。”

  “啊?”曾書書吃了一驚,他的條件就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還真成了,不禁興奮起來,道:“謝謝爹,孩兒定然不負所望,我這就去休整,準備明日比賽。”

  說完,曾書書表現出前所未有的修煉激情,轉眼就跑去修煉。

  “這小子,原來是要順著來啊!”曾叔常眼睛一亮,是找到了治曾書書的辦法。

  對于大竹峰的討論從比賽結束就沒有停止過,眾人驚訝于李青云的修為,更驚訝大竹峰集體表現出來的強勢。

  眼下的情況,眾人明了,雷池寶地已經不足以說明情況,大竹峰還有更多的秘密是眾人所不知道的,大家相互討論,猜測大竹峰厚積薄發的原因,只是誰也想不到大竹峰表現如此好,誘因竟然只是因為一本煉體功法。

  ......

  一夜喜慶,隔日,陽光照常升起,大竹峰眾人來到廣場之上,才發現原來的八座擂臺已拆了四座,剩下的分作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排列。

  走在廣場上,迎面而來的是一個模樣蒼老的老者,在他身旁與他并肩皺著的赫然是曾書書,而在他們二人身后,足足有一百來人的風回峰弟子緊隨。

  田不易見老者,臉上帶著笑容,走近,道:“曾師兄好啊。”

  曾叔常回禮道:“田師兄好,今日犬子與青云師侄對戰,還望手下留情才好。”

  田不易臉上笑容更多,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弟子的事,還是他們自己解決,我們看著就好。”

  曾叔常沉吟片刻,道:“如此,也好,田師兄,擂臺上見。”

  田不易點頭,道:“擂臺見。”

  曾叔常帶著風回峰弟子離開,張小凡訝道:“青云哥,曾師兄是風回峰首座的兒子?”

  李青云道:“是啊,你不知道嗎?”

  張小凡搖頭,尷尬道:“我還以為他就是一個色狼來著。”

  李青云翻了個白眼,道:“小凡,我發現你的眼力有問題啊,而且你最近到底在想什么,昨晚吃飯的時候我們就說過曾書書的事情,你沒聽到嗎?”

  “啊?有嗎?可能是我沒聽見吧。”張小凡愣住,然后又發起呆來。

  李青云眉頭一皺,搞不懂張小凡什么情況,心眼感知中噬魂棒也沒異常啊,奇了怪了。

  李青云自然理解不了張小凡此刻的心情,他現在都在想著要怎么表白,而表白后又會怎樣,要是田靈兒拒絕,他該如何做?他到底要不要表白?

  諸多繁雜心情,讓他根本沒有精力去了解其他事。

  啪!

  背上挨了一巴掌,把恍惚的張小凡驚醒。

  他扭頭看去,卻見田靈兒示意他看前面。

  張小凡扭頭,才發現他們前面又來了一撥人,這次來人比風回峰還有聲勢浩大,隊伍人數粗略一數都有兩百多人,而且人人白衣仙劍,端是氣度非凡。

  而走在那龐大隊伍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他旁邊跟著兩人皆是俊逸瀟灑,似乎是宿命的相遇,老者身邊一少年目光如電看了過來,與張小凡的視線在空中交擊,霎時間有火花乍現。

  “驚羽。”張小凡喃喃,神色一凝,暫時忘卻田靈兒的事。

  今天他的對手便是林驚羽。

  蒼松道人和田不易沒什么好說的,兩人只是目光相交片刻,便各行其事。

  今天李青云在東位擂臺比試,比起陸雪琪看得見的強大,李青云的表現無疑神秘,所以安排上在東方比試。

  而張小凡和林驚羽的戰斗并沒有什么買點,被安排在北方。

  南方的則是陸雪琪對戰宋大仁,西邊就是齊昊對戰文敏。

  比試就要開始,青云門眾弟子選擇想要觀看的擂臺聚集。

  李青云所在的東方擂臺成了大量弟子聚集之地,張小凡那里也有不少,畢竟他和林驚羽表現出來的天才程度不輸給田靈兒,因此關注的人也不少。

  反倒是陸雪琪和齊昊那里觀看的人除了本脈弟子,少有其他脈的。

  沒辦法,大家眼睛雪亮,無論是陸雪琪還是齊昊,他們倆的修為都超過宋大仁和文敏太多,比試結果一目了然,根本沒有觀看欲望。

  隨著比試開始,南方擂臺率先有了結果,宋大仁昨日勞累過度,無力再戰,陸雪琪晉級四強。

  對此,眾人表現的意外又理解,然后為數不多的觀看者都集中到了東方擂臺。

  東方擂臺上,李青云和曾書書拱手見禮。

  “曾師兄倒是沒想法我們會有一場比試。”李青云笑道。

  “李師兄不要留情便好。”曾書書嚴肅道。

  “嗯?”李青云詫異,這兩天對手都是讓他手下留情,今日到了曾書書這里,卻是要求他不要留情,對于這種要求...自然是要狠狠的答應對方嘍。

  “那曾師兄你可要小心了。”李青云笑了,雙手張開舒張了一下筋骨,隨之雷元罡氣發動,全身環繞在雷霆之中,天空更是開始變色,有雷云形成。

  曾書書一瞪眼,看著天空的變化和渾身纏繞雷霆的李青云,狠狠咽了口口水,小心撇了眼臺下某位嚴肅的老者,深吸一口氣,也是祭出自己的法寶。

  鏘!一聲脆響,緊接著一道亮光從天而降,曾書書的法寶亮相,那是一把黃銅大劍,劍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大劍祭出,陽光普照,有安定之意縈繞四方。

  意志影響,天空雷云似乎都弱了不少,不再那么震耳欲聾。

  “劍名軒轅,請師兄賜教。”

  “軒轅劍?”李青云目光一凝,全神貫注起來。

  曾書書的法寶是軒轅劍自然不可能是那把能鎮九州的黃帝之劍,但敢以軒轅為名,并刻錄日月山川,農耕四海,此劍威力定然非凡。

  “曾師兄請。”李青云輕聲道。

  話音未落,一道雷光在李青云眼中一閃而過,他的身影在原地消失,化為閃電襲向曾書書,與此同時,天空轟鳴不斷,有落雷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