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鬧劇
  碧水潭上空的雷云,水麒麟的狂吼,驚動了云海廣場上的眾人。

  道玄真人望著碧水潭方向一臉狐疑,他要是沒看錯,那雷云是神劍御雷真訣的起手式吧,可青云門能施展神劍御雷真訣的人都在廣場上,那又是誰在召喚九天神雷?

  最重要的是水麒麟這興奮的吼叫是什么情況,難不成是發情了?

  這時其他幾脈的首座也來到道玄真人身邊,蒼松道人一臉嚴肅,道:“掌門師兄,發生了什么?要不要去看看?”

  其他幾脈首座也緊張的望著天空雷云,等待道玄發話,只有田不易臉色很是古怪。

  ‘這雷云的模樣怎么有些像老七造成的,對了他比試已經結束,不會真是他吧。’

  田不易頭疼起來,神劍御雷真訣其他人使用模樣都差不多,至多烏云面積有差別,唯有李青云因為掌握太強的雷霆力量,往往起手式的烏云中就帶著無數閃電雷蛇,這一點不是經常看見神劍御雷真訣的人是不知道的。

  ‘那小子到底在干嗎,怎么在靈尊哪里,別不是出事了吧。’田不易內心擔憂,有心想要去看一看。

  只是道玄真人似乎不想大動干戈,眉頭一皺,道:“你們在這里維持秩序,比試繼續,我去看看。”

  說罷,道玄真人身體化作流光,消失在廣場上。

  眼看道玄離開,眾首座便維持比試秩序,被吼叫震動暫停的比試也重新開始,不過眾人的心神都被碧水潭方向的雷云吸引,比賽精彩程度是遠遠不如前面。

  田不易回到蘇茹身邊,蘇茹一看田不易臉色,就知道有事發生。

  田不易低聲說了兩句,蘇茹也露出擔憂之色看向碧水潭方向。

  “真的是越大越會惹麻煩,老七怎么和靈尊攪合在一起了?”

  “這個問題只有等老七回來你自己問他了。”

  ......

  云海廣場這邊遙遙關注,李青云、水麒麟和常箭發完酒瘋后,識趣的恢復正常,天空雷云散去,李青云和常箭向水麒麟告辭。

  “靈尊,有空我再來找你喝酒,這邊應該已經被注意到了。”李青云道。

  水麒麟把多年的積怨發泄而出,此刻渾身通透愉悅,也不做挽留,道:“去吧,我感覺到道玄那小子過來了。”

  李青云點頭,招呼了一下常箭,迅速朝虹橋走去。

  常箭聽不懂水麒麟的話,但也明白碧水潭不是久留之地,緊隨李青云腳步離開。

  碧水潭只是下水麒麟,它看著周圍散落的酒壇,呵呵一笑,馭水都送到了碧水潭底,完了,這才趴在潭邊,假寐起來。

  這邊,李青云和常箭兩人才走到虹橋中央,一道人影就疾馳而來。

  等人影靠近,看清模樣,李青云和常箭趕緊作揖恭敬道:“師父。”

  “掌門師伯。”

  道玄真人停在兩人面前,他認出來常箭,卻沒認出李青云,眉頭緊皺,問道:“常箭,你在這里作甚?”

  常箭恭敬道:“師父,這位是大竹峰的李青云,李師弟,因為與弟子有些舊情,今日我兩便在虹橋走走。”

  “李青云...”道玄低聲念了一遍,旋即想起是誰,眼中精芒一閃而過,目光深邃的看著李青云。

  “掌門師伯。”李青云低著頭,有些心虛不敢看道玄的眼睛。

  道玄沉吟片刻,道:“剛才的雷云是你弄出來的吧”

  李青云吃了一驚,繼而尷尬撓撓頭,把原本準備好的托詞咽了下去,不過也是好奇道:“掌門師伯您是怎么知道的?就算虹橋上只有我和常箭師兄,你應該也不能確定是我吧。”

  道玄微微一笑,道:“你師父和我說過你的情況,而且你煉制九天神兵的時候,我在大竹峰外看見過,神劍御雷真訣,你到是修煉的有你師父的風采了。”

  原來如此,李青云恍然,拱手,道:“多謝掌門師伯贊譽,不過弟子只是微末道行,距離師父還差的遠。”

  道玄輕聲道:“你那可不是微末道行,神劍御雷真訣能修煉到這種地步,在青云門中也是少見,甚至獨樹一幟,好了,你的事先不說,靈尊哪里發生什么事了?”

  李青云和常箭對望一眼,絕對故意隱藏也不是辦法,便把請靈尊喝酒的事說了出來。

  “喝酒?”道玄真人聽到兩人的解釋為之一愣,接著臉色大變,道:“靈尊不能喝酒啊,會發瘋的,你們快去找其他首座長老,我先去阻攔。”

  說罷就要獨自去碧水潭。

  “等等,掌門師伯,誰說靈尊喝酒會發瘋的?”李青云大聲勸阻道。

  “嗯?”道玄停下腳步,看向李青云。

  “對了,你們不知道,這是青葉祖師傳下來的秘密,好了,你們快去請人。”說完,也不給李青云再解釋的機會,身影一晃,快速消失在兩人面前。

  李青云和常箭面面相覷,常箭奇怪道:“師弟,剛剛我們喝了挺多酒的吧,靈尊很正常啊?”

  李青云摸了下巴思索片刻,道:“你說,會不會是掌門師伯他們把祖師爺的遺訓弄錯了,按道理,青葉祖師沒理由阻止靈尊喝酒啊。”

  “這,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靈尊在青云門也有千年時光。”常箭道。

  隨即兩人都笑了起來,也沒急著去喊人,就在虹橋上等待。

  果然也就一炷香時間,道玄黑著臉回來了。

  他看著李青云和常箭站在虹橋上似乎在等他,臉上少見的有一絲尷尬。

  走到兩人身前,道玄真人冷哼一聲道:“下次有什么事快點說,說清楚點。”

  李青云和常箭低頭偷笑,大聲道:“是。”

  道玄真人甩袖,道:“行了,靈尊那里既然沒事,就回去好好比賽。”

  道玄真人在前方帶路,李青云兩人小心在身后跟隨。

  等走到虹橋盡頭,就要進入云海廣場,道玄真人停下腳步,沉吟片刻道:“靈尊既然喜歡酒,那以后常箭就負責給他送去,不過不準送多了,至于青云師侄你的話...”

  李青云拱手等待安排。

  道玄真人深吸一口氣道:“靈尊很喜歡你,我便也不多管你,以后通天峰你隨時可以來,只是下次再喝酒,記得不要影響到別人,靈尊畢竟是我青云門的臉面,要傳出去靈尊發酒瘋,我們青云門那還有臉見人。”

  李青云恭敬道:“遵命。”

  道玄真人點頭,嘆了口氣道:“去吧,這兩天少折騰。”

  “是。”

  出了虹橋,道玄真人便化作流光消失,李青云和常箭緩步走在云海上,想想之前的瘋狂舉動,不禁都笑出聲來。

  “師弟,你還真是給我驚喜呢,竟然真的陪靈尊喝酒,呵呵,這還真的是夢中都想象不到的事。”

  “師兄能一直陪著我,師弟還沒感謝呢。”

  “說那些,你能對師兄這般信任,我自然要投桃報李,對了,師弟你也參加了七脈會武嗎?”

  “當然,我可是劍指冠軍呢。”

  “哈哈,如果是你,那勝者非你莫屬,希望不要遇上你才好,師兄也能輸的體面一點。”

  常箭也是參賽選手之一,不過他除了是選手,還有一層身份是通天峰后勤管事,所以基本上比試一結束,他就需要到后勤忙活。

  沒辦法七脈弟子擁集通天峰,若是沒有人員管理,指定是要鬧出事端。

  而見識了李青云召喚雷云的樣子,常箭就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絕對不是李青云的對手,而且看樣子是實力碾壓,所以他不想遇到李青云。???.

  “我到是想和師兄交流交流。”

  “李師弟,你就饒了我吧,師兄預祝你早日得勝。”

  “哈哈,借師兄吉言,等師弟得勝,我們再去靈尊哪里喝酒。”

  “那感情好。”

  李青云對常箭的人品也是認可,靈尊在青云門弟子心中地位極其特殊,沒人敢在它面前造次,而常箭能陪著他胡鬧,算是仁義至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