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九戰九勝
  張小凡醒悟,但還是驚魂未定,看了眼李青云,低聲道:“曾師兄,你怎么會有,呃,會看這種書?”

  曾書書嘴角一抿,道:“看了又怎樣,告訴你,這可是一本奇書,聽說還是孤本呢,我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才弄來的,保證你看過之后,從此笑傲花叢,贏得世間女子歡心,怎么樣,接小灰給我觀察幾天如何?”

  “你還真是賊心不死啊。”張小凡想都沒想用力搖頭,只是想到曾書書說的‘贏得世間女子歡心’,不自覺就想到了田靈兒,然后他臉更紅了,紅的比小灰屁股都紅。

  說著無心,聽著有意,李青云眉頭一皺,道:“曾師兄,你書籍真的是孤本?”

  曾書書傲然道:“那是自然,我曾書書收集的東西,若不是稀有之物,哪怕再貴重也入不了我的法眼。”

  李青云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道:“曾師兄,你那本書我再看看。”

  “啊?”曾書書和張小凡都是一愣。

  “青云哥?”張小凡一臉便秘,似乎是很難相信李青云是這個樣子。

  而曾書書則是一臉古怪,從懷中掏出書籍遞給李青云。

  李青云接過書籍,然后面不改色的迅速翻動,從第一頁一直到最后一頁,等全部看完,他還閉目沉思了好久,又翻閱了好幾遍。

  看著李青云嚴肅認真的樣子,曾書書和張小凡面面相覷,不知李青云是發現了什么。

  過了好一會兒,李青云眼睛一道精芒閃過,他把書籍還給曾書書,意味深長道:“曾師兄沒有實踐過吧。”

  曾書書噌的一下,臉漲的通紅,結巴道:“你,你在胡說什么,我怎么可能,可能,好吧,我是沒有實踐過,但是書讀百遍其義自見,我經驗豐富著呢。”

  “書讀百遍?”李青云輕笑一聲,道:“如果你真的看懂了這本孤本,你就不會認為它只是一本春宮圖,到處炫耀,曾師兄,你不妨連貫著看一遍,眼前的寶貝你差點錯過了呢。”

  “額?”曾書書先是疑惑,翻開書籍,快速翻看,只是很快變了臉色,有驚訝,有慚愧,還有一點點興奮,許久過去,曾書書合上書籍,深深吸一口氣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啊,終日打雁,終被雁啄,寶貝在手卻猶不自知,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張小凡被曾書書和李青云說的糊涂,一本春宮圖難道還有什么蹊蹺不成?

  李青云見張小凡疑惑,低頭附耳說了幾句,張小凡立馬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曾書書手中的書籍,道:“世間竟然有如此神奇的秘籍?”

  李青云點頭,道:“那是自然,不過這類秘籍通常都是魔道所修,傳為合歡派的不傳秘術便是此類神通。”

  曾書書摸了摸下巴,突然道:“李師兄這么說我倒是記起來,這本春...秘籍的確是我在懲治魔教妖人時意外所得,現在看來幸好我沒有看懂,不然就麻煩了。”

  李青云搖頭,道:“也不盡然。”

  “哦?”曾書書看向他。

  李青云淡淡一笑,道:“功法是死的,人是活得,這本秘籍不管是不是魔教所著,就我看來里面陰陽調諧,以達到天人合一的理論,卻是值得學習的,以后若是有了道侶,它的作用應該不小。”

  “這...”曾書書一愣,頓時覺得李青云妙人妙語,別人視如猛虎的‘腌臜之物’到了他這里也有了非凡的價值,不禁心生佩服,道:“李師兄好眼力,好胸懷。”

  三人閑聊,忘了時間,等反應要去看比試時,那人群最多的擂臺已經散去。

  沒有看到陸雪琪大發神威,三人倒也不遺憾,說說笑笑前往其他擂臺觀看,曾書書無愧他‘書讀百卷’之名,不管是到了哪個擂臺他都能說出對戰之人詳細的信息,還不是介紹一些這次七脈會武的奪冠熱門,李青云和張小凡跟著他,就像是在聽說書,倒也有趣。

  時間一晃,第一天的比試全部結束,七脈最大贏家新鮮出爐,大竹峰九戰九勝,驚的道玄真人都前來問候田不易。

  而也因為大竹峰這史無前例的勝利,上到宋大仁,下到張小凡都被其他脈弟子評頭論足,其中討論最多的不是天才少女田靈兒,而是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展露實力的李青云。

  他對敵葉成的比試時間最短,但那剎那的爆發讓所有人觀戰的人驚嘆,對于大竹峰這位自稱體修的修士,眾人是充滿好奇,也非常期待他下一場比試表現。

  ......

  第二日,早晨的陽光懶洋洋地灑在云海之上,青云門弟子如前一日來到廣場上,繼續觀看這一甲子一次的青云門七脈會武大試。

  大竹峰眾人站在昨日那張紅榜之下,查看自己今日的對手,周圍的弟子都好奇打量他們九人,大竹峰積弱多年,這次爆發,卻如火山覺醒,讓其余六脈不得不重視。新筆趣閣

  李青云今日的對手是朝陽峰一脈的弟子,名為楚譽宏,因為昨日和曾書書的友好交流,李青云知道楚譽宏的情況,簡單說就是有點修為的高手,不在熱門,卻也不是弱者,和昨日的葉成應該是差不多水平。

  所以今日想要探查李青云底細的人要失望了,從他走上擂臺到雷霆暴揍,僅僅是幾個呼吸時間,楚譽宏就如葉成一般被生生揍入白玉石板中。

  還是那般無解,還是那么震撼,在裁判宣布結果,在楚譽宏心服口服下,李青云無聊的走出比賽場地,回到弟子起居,找到一個好久不見的人。

  通天峰通往食材倉庫路上,有兩道身影慢慢走著,前方一道身影略顯消瘦,但精神相當飽滿,此刻臉上帶著微笑,道:“一晃五年過去,師弟還能記得師兄我,到是師兄的榮幸。”

  李青云也是面帶輕松笑容,道:“常師兄說笑了,當初還多虧師兄引路,不然哪有現在的我。”

  “呵呵,你倒是會說話,不過真的沒問題嗎?”常箭看著眼前俊朗非凡的師弟,心中還有驚訝,當年見面的時候對方還只是一個遺孤,匆匆幾年便成長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修真百余年,他此刻也不盡感慨,時間如流水,轉眼就變了世間。

  李青云笑笑,道:“師兄放心,保證沒有問題。”

  常箭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帶著李青云來到通天峰食材倉庫,和廚房的主事說了幾聲,很快抱著一壇足足有一人來高的巨大酒壇出來。

  咚!

  高大的酒壇與地面接觸傳出沉悶之聲,地面為之一震,看得出這壇子里面的酒必然不少。

  常箭擦了擦額頭不存在的汗水,指著酒壇道:“師弟,如果是平時你還真要不到這么多酒,也就七脈會武,酒窖打開,才能滿足你的要求,不過李師弟你們大竹峰真能喝這么多酒?”

  這一人高的酒壇,少說也有幾百斤燒酒,就大竹峰小貓幾只,常箭真怕明天擂臺上全是酒鬼。

  李青云沉吟了一下,走到常箭身邊,低聲道:“師兄,我也不騙你,這酒不是我師父要,而是我要。”

  常箭更奇怪了,道:“你要?”

  李青云見左右無人,小聲道:“送給靈尊的。”

  “哦,原來是送給靈尊的啊...啊?什么?”常箭不可置信的看向李青云,用力掏了掏耳朵,希望自己是聽錯了。

  “噓。”李青云小聲道:“別緊張啊,我和靈尊投緣,準備送點禮物去。”

  常箭眉頭不住抽動,很想摸摸李青云的額頭,看是不是發燒了,說出這樣的胡話。

  李青云道:“師兄不信?”

  常箭理所當然的用力點頭。

  “那你跟我一起去玩吧,反正多一個人,還能多點樂趣。”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