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何為正?何為魔?
  離開碧水潭,初升的太陽映照在虹橋上,重新開始綻放五彩繽紛的色彩。

  李青云沒有閑心欣賞,快步來到云海廣場。

  這里,不管白天黑夜總是被渺渺白云覆蓋,走在上面如臨仙境,因為已經是清晨,廣場上并不是空無一人,今日大試正式開始,睡不著或者起得早的比比皆是,所以從虹橋上看去,云海廣場已經是熱鬧非凡。

  李青云沒有在橋頭看見張小凡的影子,想了想沒有回弟子居所,而是向著食堂方向走去。

  果然,還沒走多遠,他就看見張小凡那落寞而孤獨的背影,正拖著疲憊的步伐往食堂前進,在他肩頭小灰興奮的蹦跶著,它可沒有張小凡的煩惱,此刻似是聞到了食堂食物的香氣,焦急的吱吱吱催促著。

  “小灰不要鬧了。”張小凡心中還有沉重,并不想理會小灰。

  “小凡。”一聲呼喊驚醒張小凡,他扭頭看去,李青云一個閃身到了他身邊。

  “沒事了吧。”李青云上下打量張小凡,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好了。

  張小凡看著李青云,渾身立馬痛了起來,特別是腦袋更是像是被驢踢了,痛的他齜牙咧嘴。

  “青云哥,下次喚醒我,能不能換一種方式。”張小凡郁悶道。

  “看來是正常了。”李青云滿意點點頭,隨即道:“我也不想啊,誰讓你入魔來著,晚一步,你就完了。”

  “我現在也沒有多好。”張小凡喃喃,昨晚被狠狠揍了一頓,他全身沒一處好的,清晨回到宿舍,可是被好一陣盤問,當得知是李青云干的,一個個疑惑中是幸災樂禍,特別是來田靈兒,那可是笑的淚水都止不住。

  被師兄、師姐笑話還不算完,他頂著一個豬頭走在外面,其吸引力比小竹峰的陸雪琪還大,真回頭率百分百。

  李青云也注意到周圍的注目,眉頭一皺,嚴肅道:“小凡,雖然有些對不住,但是我也是逼不得已,而且你若是連這些目光都承受不了,那你還不如選擇失憶來的痛快,靈尊你知道吧,只要你說一聲,我便去求他刪除你昨晚的記憶,它是神獸,想來是沒有問題的。”

  張小凡身子一怔,想到昨晚的‘真相’,沉默片刻,接著深深吸了口氣,抬起還在浮腫的腦袋,堅定道:“不用,青云哥,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你放心這次我是真的清醒了,我明白自己的該如何做。”

  李青云看著張小凡還有些浮腫的臉,上面全是堅毅,拍了怕他的肩膀道:“這也是我一直不想告訴你真相的原因,現在的你都承受不了,更別說以前。還記得我曾經和你說過的話嗎?人活著,就要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追憶過往,彷徨未來都是不可取的,小凡,想想身邊的人,不要被那些過去的枷鎖束縛住腳步,不然,你一定會后悔的。”

  “活在當下嗎?!”當年不懂李青云的意思,此刻張小凡卻已經有了體會,閉眼,腦中浮現的不再是草廟村的尸山血海,而是大竹峰眾人,護短的師父,溫柔的師娘,細心的大師兄...愛賭博的六師兄,還有...活潑可愛的師姐...

  他的人生早已重啟,圍繞在他身邊的是新的需要重視的人,他不能因為過往的傷痛,而傷害現在的‘親人’。

  “青云哥,我明白了,我會好好修煉,珍惜眼前人的。”張小凡保證道。

  李青云看張小凡醒悟的樣子,點點頭欣慰道:“這才是我們的好師弟嘛,對了,還有你那根‘燒火棍’,你知道是什么嗎?”

  張小凡臉上有猶豫,又有疑惑,看向李青云。

  李青云明了,道:“你應該知道一些,但不是全部知道對吧。”

  張小凡點頭,道:“青云哥,我感覺它是邪物,得到它的時候差點害死我和小灰。”

  頭上,小灰也注意到兩人討論話題,吱吱吱的叫了起來,大概意思是那東西邪門可怕,會吸血。

  李青云想了想,道:“和你說太多,你可能也理解不了,我簡單點說,你那‘燒火棍’不僅是邪物,還是至邪之物,上面的珠子是會引起正魔大戰的超級魔物‘噬血珠’,而下方的棍棒是天下奇物攝魂棒,兩者被你血煉,成了你的本命法寶,雖然平時你感覺不到有什么不對,但只要你情緒失控,里面的至邪力量就會影響你,讓你做出瘋狂的事,還記得昨晚我說的普智身上的至邪之物嗎?”

  張小凡一怔,不自覺握住腰間的噬魂棒,和其他人的本命法寶可以收回丹田不同,噬魂棒可能是自身蘊含的力量太強,也可能是張小凡沒有掌握它,所以即便算的上本命法寶,張小凡也無法收入丹田之中,一般都是纏在腰間。

  “青云哥,難道...”

  李青云點頭,道:“是的,普智所攜帶的邪物就是噬血珠,你還記得我們初遇普智的時候他手上那串佛珠嗎,噬血珠就藏在里面。而噬血珠的力量除了嗜血,更有迷惑心智的能力,普智身為天音寺四大神僧,天下少有的高手,尚且會被噬血珠影響,現在即便成為你的法寶,你也要時刻注意,一旦意志不堅,必讓會被影響,到時候釀成大錯,誰也救不了你。”

  “釀成大錯?!”張小凡瞳孔猛地一陣收縮,噬魂棒不自覺掉落在地上,與白玉石板接觸,傳出叮咚之聲。

  “你也不要過于害怕。”李青云彎腰撿起噬魂棒,掂量了片刻遞給張小凡,道:“它力量雖然是魔中之魔,但不得不說,噬血珠和攝魂棒的融合讓它成了世間至強法寶,對你來說大有裨益,而且所謂的邪魔并不是力量,而是人心,我問你,一個修煉太極玄清道的人卻屠殺了一個村子,和一個修煉魔功的人拯救了一座村子,你認為誰是魔,誰是正?”

  張小凡抬頭看向李青云,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也許只有在他這里可以聽到,而他此刻更多的迷茫,因為從小接觸的認知,都在說一個道理‘正就是正,魔就是魔’,然而現在,張小凡突然覺得,也許不是那樣的。

  正魔之辨,千古有之,張小凡的思想同其他人一樣,從小被正道教義所束縛,所以李青云并沒有想著張小凡能立刻理解他的話,他只是給張小凡內心埋下一顆種子,一顆自由的種子。

  誅仙世界很大,規矩很多,他不想未來前進的道路上只有孤孤單單一個人,道侶,并不是值陪伴的女伴,而是能一起討論大道的‘友人’。

  “咦?有人來了,小凡,多的就不說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路終究是自己走的,我說的也只是參考,而不是你固有的世界觀。”

  李青云話音才落,一聲驚嘆就傳入兩人耳朵。

  “咦?”

  兩人循聲看去,卻是一個年輕的青云弟子,五官清秀,一身長袍,二十上下,手中拿著一把描金扇子,上百年似乎畫著些山水河流,形象上和大竹峰何大智很是相視,此刻正自來熟的湊了上來,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盯著張小凡頭上的小灰瞅了不停。

  小灰從來不是一個吃虧的主,見身前那人直直盯著自己,目中古怪而火熱,不由寒毛倒立,大怒,嗖地一聲翻起爪子就抓了過去,那人猝不及防,差一點臉就破了相,也好在反應靈敏,在間不容發之際給躲了過去。

  李青云眼中精芒一閃,小灰可不是普通的猴子,它的速度可非常人能躲避,更別說突然偷襲,這人能反應過來,修為自當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