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零四章 發怒的水麒麟
  走到廣場的盡頭,便是青云六景的‘虹橋’,李青云、張小凡他們三人五年前被救上青云山時走的就是此處,此刻故地重游,不免心中一陣感慨。

  “五年時間匆匆而過,我已經成了他人眼中的仙人,掌握無上雷法,而草廟村的慘劇卻還沒有結束,小凡,你做好接受真相的準備了嗎?”

  看著虹橋兩側彼此不服的張小凡和林驚羽,李青云深深吸了口氣。

  張小凡沒有告知田靈兒真實修為,只怕不止在給她驚喜,更多的是心理還沒做好面對真相的準備。

  人就是這樣,得不到的時候拼命的追求,真要得到了,又患得患失,不敢踏前。

  “林驚羽在也正好,草廟村的真相你們有權知道,只希望你們不會為此入了魔道才好。”李青云悠悠嘆息一聲,林驚羽還好,他和普智沒有關系,大不了心懷仇恨,大仇得報也就去除了心魔,張小凡不同,普智在他眼中可是恩師,對于重情重義的張小凡來說,要知道普智就是殺害草廟村的罪魁禍首,心理能否承受的住,李青云也不敢肯定。

  “你們誰贏了?”李青云問道。

  張小凡和林驚羽都是冷哼扭過頭去,顯然沒有分出勝負來。“走吧。”對于兩人從小到大的勝負欲,李青云見怪不怪,招呼兩人踏上虹橋。

  隨著虹橋兩側潺潺流水,反射的是迷人的七彩光芒,隨著虹橋上升,白云漸漸都落在腳下,蔚藍的天空清澈如洗,橫在頭頂。

  盛景之下,大賽的興奮也消失不少,張小凡突然低聲道:“青云哥,大家為什么不御劍上去啊?”

  李青云笑笑道:“你長居大竹峰少有與他人接觸,不知道也是正常,其實不僅是虹橋,在通天峰主殿附近都是不容許御劍凌空飛行的。這個一來是為了表示尊重掌門,在玉清殿圣地要步行而上;二來是我們青云門建派初始,青云祖師為了保護此地,曾在這通天峰峰頂設下極其厲害的禁制,名叫‘誅仙劍陣’,任何人只要擅自御空飛行到通天峰上空,必然要受到‘誅仙劍陣’的誅殺。”

  張小凡吃了一驚,道:“難怪大家不管修為高低,都沒有御劍而上,對了青云哥,那‘誅仙劍陣’是不是很厲害啊?”

  李青云沉吟片刻,道:“已經不是厲不厲害可以形容,當年青云門七脈除了通天峰借失外敵之手,其中不乏修為高深的想魔教妖人,而青葉祖師憑借誅仙劍...劍陣一日便盡斬滅六峰敵人,你想想我大竹峰有多大,其余五脈加起來又有多大,里面藏著無數外敵竟然被一日伏誅,那是何等手段,何等強大,一時間青葉祖師名動天下,而青云門也是借此機會慢慢成為正道領袖的。”

  張小凡瞪大眼睛,腦中想著大竹峰自己怎么走都走不完的范圍,不禁駭然道:“一日便盡誅六脈外敵,青葉祖師和誅仙劍陣肯定是極厲害、極厲害的。”

  李青云笑道:“都說不是厲害啊,那是無敵,無敵懂嗎?只要能掌握誅仙劍陣,在通天峰就是無敵的。”

  張小凡眼中充滿憧憬,似乎在想象誅仙劍陣的無敵,林驚羽是知道誅仙劍陣的,但并不知道誅仙劍陣居然如此厲害,此刻臉上也露出驚駭。

  其實不僅是他,眾弟子臉上都有驚容,通天峰的誅仙劍陣只要是青云門老一點的弟子都是知道,但誅仙劍陣到底如何,卻鮮少有人知道,此番李青云如此詳細解釋,想到青葉祖師的神威,不免心生驕傲,抬頭看向那座雄偉高大的山峰,肅然起敬。

  說話間,他們已經匯入主流,放眼望去,無論男女,幾乎個個氣度過人。男的氣宇軒昂,女的美麗大方,俊男美女,滿目皆是,這時候想找到一個普通一點的反而是難事。

  要是被外界看到,恐怕少不得感嘆,青云門后繼有人,前途光明啊!

  過了虹橋,就到了青云門鎮山靈獸‘水麒麟’所居的碧水潭。

  與五年前李青云他們初來時不同,這頭被青云門弟子敬稱為‘靈尊’,實際有些小孩脾氣的上古異獸,此時沒有躲在潭水中,而是老早就趴在潭邊空地上曬著太陽。

  不過水麒麟看上去懶洋洋的,仔細一看還是能發現他大眼睛中瞳孔靈動的四處打量,不時有狡黠一閃而過,顯然七脈會武這樣的盛事,對他來說也是一件極好玩的事。

  也難免,平時通天峰主殿除了道玄掌門和極少數人,其他弟子是不能隨意踏入的,這讓玉清殿前的虹橋也少了幾分人氣,水麒麟終日面對虹橋和碧潭,早已厭倦,此刻大量弟子的到來,無疑給他增加了不少樂趣。

  李青云悄然做了準備,水麒麟心性不壞,卻是個喜歡玩鬧的主,他可不想成為落湯雞進入玉清殿。

  青云弟子走下虹橋,逐一向這頭龐然大物行禮,然后踏上臺階,向那高高在上的玉清殿走去。

  面對青云弟子的行禮,水麒麟頭都懶得點,只是瞇著眼睛打量眾人,好似在尋找有趣的事,可惜青云弟子個個‘遵紀守法’,都是一副尊敬恭敬的模樣,這讓水麒麟老大不快,呼哧呼哧的打著響鼻。

  等到李青云他們走過時,依照前人恭敬行禮,只是輪到張小凡時,水麒麟眼睛猛地睜大開來,那雙如銅鈴的眼睛死死盯著張小凡,不對不是張小凡,而是張小凡頭上的小灰。

  小灰被這么個巨獸盯著,顯得焦躁不安,在張小凡頭上又撓又抓,痛的張小凡是齜牙咧嘴,可現在他是怎么都不敢叫出聲來,身體僵硬的望著水麒麟。

  “靈尊大人...”張小凡狠狠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水麒麟眼中大感疑惑,他明明感覺眼前猴子身上有不祥之氣,可仔細一看又什么都沒有,這種不清不楚的情況,讓作為神獸的他心煩意亂,不免的大吼了一聲。

  這水麒麟乃是洪荒靈種,上古異獸,乃是五行中,水系的極品靈物,此番只是心亂,天上風云便開始變色,身后碧水潭更如燒開的開水,咕嚕咕嚕的冒著泡,還有不少漩渦生成,進而有一條條水柱形成,在空中無序盤旋,已然有應敵之姿。

  這時,臺階上和虹橋上眾人也發現水麒麟異常,皆是面色蒼白,微微顫抖,自千年前靈尊陪青葉祖師大發神威后,到如今從未表現的如此兇態,看著似乎要大發雷霆的水麒麟眾人一時間都是不知所措。

  無法便讓前方威脅,水麒麟眼中惱怒一閃,那水柱陡然增大好幾倍,更有無數恐怖面孔浮現水柱,那是水麒麟當年大殺四方的殺戮力量,此刻融入水柱更顯威力無窮,隨著水柱游動越來越快,水麒麟的耐心也結束,他眼中有紅芒出現,那水柱隨著‘轟’的一聲,帶著無盡聲勢,鋪天蓋地的打向臺階上的青云弟子。

  就在這關鍵時刻,只聽半空中傳來一聲疾呼;“靈尊息怒!”

  一道墨綠身影,像是憑空出現一般,突然出現在水麒麟和青云弟子中間半空中,正是青云門掌門道玄真人。

  只見他仙風鶴骨,眉頭緊鎖,顯然是對水麒麟突然發難極為不解。

  但此刻情況緊急,他身后便是數十個青云門中最優秀的年輕弟子,面對水麒麟的發難他必須抵擋下來。

  眼看水柱迫近,道玄深吸一口氣,口中朗聲道:“無量天尊。”雙手抬起,虛空抱球,左右成劍指法決,似緩實急,在身前畫了一個太極圖,片刻之間這圖案凌空發光,白光陣陣,瑞奇騰騰,隨即道玄一反身,身上墨綠道袍無風自動,霍然從他身上飄落,空中太極圖立馬如受驅使,沖到了道袍之上,兩者相遇,那墨綠道法迎風而長,片刻大了十倍不止,橫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