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九十八章 煉制九天神兵
  當然說這么多,你要是害怕煉制法寶,那你也可以選擇不煉。

  只是吧,別人都有法寶,你卻沒有,還未開戰就先輸了一籌,若是和平時代還好說,可如今正魔不兩立,出門在外稍有差池,也許連悔恨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法寶什么的,不管是自己煉制,還是傳承,怎么都要有一個。

  李青云煉制自己的本命法寶地點選擇大竹峰,峰頂雷池。

  這里是上次他渡劫時機緣巧合制造出來的,經過兩年多的蘊養,雷池已經徹底成形,只要大竹峰周圍天地靈氣不斷,那么雷池就永久存在。

  在雷池煉制法寶,李青云便不用擔心雷元不夠。

  這次煉制法寶,對李青云來說至關重要,所以不僅田不易在,蘇茹和水月也來了。

  三人合力,其戰力就是道玄來了也要避其鋒芒,斷然是不會有宵小敢來作亂。

  雷池中,李青云盤膝而坐,靜氣凝神,天人之境,心眼全力開啟,一切準備就緒,他把九節雷竹,黑節竹母竹,淚竹母竹一一召喚出來,三種神物同時現世,頓時讓周遭空間一震,有似有若無的注視降臨,隨即又消失。

  強大的天人感應讓李青云精神一動便是明白發生了什么,三種神物本源相近,被天道誤以為是一株神物,其能量超過單個神物的極限,準備降下劫雷,而在發現是三個神物后,注視自然消失。

  不過......

  “還沒開始煉制就被天道注視,一旦煉制成功,雷劫指定是少不了的,要做好準備。”

  雖然他預想過會有劫雷,但心中也曾僥幸不會來,但以現在情況來看,一旦煉制成功,雷劫基本是百分百會降臨。

  心中留了一個心眼,煉器上李青云還是不慌不忙。

  以神為火,以雷元為柴,當虛無的神火在三件神物下方燃燒時,李青云可清晰感受黑節竹的無奈,淚竹的沉默以及九節雷竹的懵懂,三者都沒有抵抗的意思,這讓李青云的煉化無疑輕松無數倍。

  隨著雷元源源不斷的燃燒,無論是號稱天下第一堅韌淚竹,以雷霆為食的九節雷竹還是同樣以堅韌著稱的黑節竹都緩緩變化著形態,這個過程很慢,李青云不急。

  只要能煉化就好,他最怕的是無法煉化,那即便坐擁三大神物也不過是空中樓閣。

  煉化的過程很緩慢,李青云有耐心,田不易他們也有。

  站在雷池邊緣,田不易三人注視著李青云,小聲討論著。

  水月笑道:“田師兄,和好如何?”她臉上很平靜,笑容也真誠,這番退步似乎是早已準備好。

  水月的直接讓田不易有些不適應,蘇茹在一旁笑瞇瞇的看著他,期待著他的答案,田不易哼了一聲,道:“要不是你死命坑我,有那么多事?”

  水月輕笑道:“不過都是一些玩笑罷了,隨著青云師侄的崛起,我相信未來大竹峰和小竹峰的關系是很難僵持下去了,我們老一輩不管有多少矛盾,到最后還不是要為了他們著想,所以田師兄我們各退一步如何?”

  田不易看了水月一眼,沒有急著答應,頗為詫異道:“怎么,這次你這么輕松就放人了?當初對于我帶走蘇茹,你可真的是在用生命阻攔啊。”

  水月笑容僵硬住,蘇茹狠狠掐了一下田不易的腰子,道:“人家師姐都主動讓步了,你還說那些陳年舊事干嘛,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在一起嗎。”

  “我這不是理解不了嗎,我那時候雖然很笨,但我的實力和對你的好大家有目共睹,連真雩老...前輩都默認了此事,偏偏你師姐還要阻攔,我實在氣不過,也想不通......”

  田不易話說到這里,蘇茹臉上若有所思,小竹峰修絕情冰心是從真雩大師開始的,而太上忘情之意,真雩大師說第一,肯定輪不到水月,然而真雩大師都統一蘇茹和田不易的事,水月卻不愿,這里面必然還有其他原因。

  “是因為萬師兄嗎?”蘇茹悠悠開口。

  水月身體一僵,深深吸了口氣,道:“愛屋及烏,狠亦是如此,田師兄,當初的確是我做的不對。”

  田不易默默閉上眼睛,多少是明白水月為何要阻止他和蘇茹在一起了。

  說起來其實是一場無法說清的糊涂過往,而一切的根源都因為一個人,他的師兄,萬劍一。

  他,是青云門十八代弟子,長門通天峰十八代弟子。

  他,白衣如雪,英俊瀟灑,豪氣萬丈。

  他,天縱奇才,驚才絕艷,睿智無雙。

  他是青云門的傳奇人物,青云門十八代掌門道玄的師弟,和道玄并稱“青云雙驕”。

  他曾經于蠻荒七進七出,殺的蠻荒丟盔棄甲,聞風而逃。

  這般就是絕世人物,誰又不喜歡呢?

  水月自然是仰慕不已,然那時候萬劍一卻對水月的師妹蘇茹傾心,結果蘇茹卻一心想和田不易在一起,最難受的是田不易是萬劍一認可之人,修行路上多有提攜,所以萬劍一能干嘛,只能‘笑著’祝福嘍。???.

  如果按照正常發展,蘇茹既然和田不易在一起了,水月和萬劍一在一起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但是好死不死,萬劍一感情受挫下,意外結識了號稱天下第一美女的魔教四大圣使幽姬,從此他又多了一個糊涂賬,水月這邊的感情自然是不了了之。

  也難怪水月會說出‘愛屋及烏,狠亦是如此’,這樣的話,在眾人感情中,田不易和蘇茹算是圓滿,萬劍一說他悲情吧,多少有些負心漢的架子,不值得同情,而水月完全就是愛錯了人,一生都在‘遠望’中度過,那種愛而不得的酸楚,水月只是給田不易找不自知,可以說已經無比收斂了。

  要換一部小說出場,水月能殺的青云門只剩下萬劍一信不信。

  當然隨著萬劍一的“死亡”,那糊涂事似乎也永久埋藏了起來。

  “仙道莽莽,人道渺渺,往事便隨風去吧,我們這一輩也就這樣了,但是他們,還有無限的未來。”田不易平靜開口,臉上看不出什么情緒,只是身子格外的挺直,像是一棵折不斷腰的蒼松,也像是在致敬著某人。

  三人沒有再說話,萬劍一的存在都是他們心中一道傷,就算釋然,卻也無法忘懷。

  李青云煉制過程可以說順暢,三件神物沒有反抗意識,自身的元神充足,真元用之不盡,七七四十九天的煉制竟然一點意外都沒發生。

  不過想想光是煉化三樣神物就耗時一個多月,這恐怕就是最大的困難。

  看著神火之上完全成為液態的三件神物,李青云感慨,“還好是在玉清八層煉制,元神足夠消耗,不然就是有師父的大黃丹,想要維持一個多月的煉制不知道要消耗多少靈丹妙藥。”

  三件神物已經徹底煉化,下一步就是融合煉制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這個過程主要考驗主人對材料的熟悉,和對真元的控制,能多大程度的挖掘材料的潛力,又能多大程度增強法寶威力,基本都在融合過程決定。

  對于三種神物的熟悉,淚竹和黑節竹雖說是才得到,但九天神兵計劃在他來到大竹峰不久就開始,這段時間經過田不易和水月的指導,淚竹和黑節竹什么情況他也是清楚,而雷竹是他完全掌握的神物,對他的屬性了若指掌,加上煉化過程中心眼和天人合一的加持,讓他以最直觀的角度觀看三者屬性,所以融合這一步依然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