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九十四章 有情人終成眷屬
  宋大仁的突然表白讓文敏內心一陣欣喜,來大竹峰也有好幾次了,制造了不知道多少機會,可面前的呆子總是不開竅,他們的關系也止步不前,沒想到今天偶爾訴說,居然讓這呆子吐露心聲。未免意外發生,文敏也是豁了出去,放下女子的矜持,主動的牽住宋大仁的手。

  芊芊柔荑揣進粗糙大手,宋大仁身體猛地一震,臉肉眼可見的紅了下來,他目不斜視,連偷看都不敢,只是傻傻的望著蒼穹。文敏感受的到拉著她的大手顫抖不已,有汗珠如泉眼一般冒出,濕漉漉的,她卻也不嫌棄,還羞紅著臉,悄然緊了緊手。

  宋大仁似乎明白了面前女子的心意,臉上的酡紅慢慢降落,升起來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堅定,他反手用力拉住手中纖纖玉手,沒有說話,只是用力的拉緊,緊到九天雷霆也無法把他們分開。

  兩人就這么靜靜的望著蒼穹白練,這一次白練不再說神劍御雷真訣制造出來的恐怖景象,他們看見的是白練緩緩消失,逐漸走到一起的云彩,一朵是大竹峰的,一朵是小竹峰的。

  世界為他們寧靜,身邊的同門悄然褪去,現在的美好是屬于他們兩人的。

  ......

  “啊啊啊,好羨慕大師兄和文敏師姐啊,他們終于走到一起了。”在宋大仁他們聽不到的地方,眾人圍坐一團,田靈兒捧著雙手心馳神往。

  宋大仁和文敏之間的感情沒有轟轟烈烈,也沒有天長地久,他們有的只是平平凡凡的相知、相識到相愛,平凡見真章,時間見真情。

  田靈兒曾經以為愛情應該是轟轟烈烈的生死相依,是海枯石爛的浪漫無雙,是心愛人駕馭七彩云霞來娶她,但今天看見宋大仁和文敏的平凡,她突然覺得,比起轟轟烈烈,師兄師姐這般平凡才是愛情本來的樣子。

  “是啊,好羨慕大師姐,我也好想有人對我說,‘不怕,我會保護你的’,嚶嚶嚶...”程雙嬌小而精致的臉上全是羨慕,哪個女子不思春,那個女子不向往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就是修真者也不例外,畢竟修為再深,她們也是女人。

  “文敏師姐終成眷屬,不知道我們的另一半什么時候才能到來。”

  “難哦,想要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道侶可不是容易的事,你看青云門上下有多少對神仙眷侶。”

  都說兩個女人一臺戲,幾個女人就是鬧市,眾女嘰嘰喳喳激烈討論,時不時還看向杜必書他們,這讓大竹峰的男弟子正襟危坐,目不斜視,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小竹峰這些女子人均絕色,還各有千秋,可以說滿足了大竹峰眾人的幻想,只是幻想終究是幻想,想要走入實際,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宋大仁和文敏雖然說見面的機會不多,但是人家的感情積淀是經過一甲子時間沉淀出來的,他們有覬覦之心,更有自知之明,想要抱得美人歸,他們要走的路還遠得很。

  眾女的討論張小凡聽不真切,從田靈兒說出渴望愛情的話開始,他的心神就被那可人兒全部勾走。他癡癡的望著興奮的田靈兒,心中除了愛慕,更多的是恐慌。

  因為他想起了李青云說的話,‘如果靈兒師姐也喜歡齊昊呢?’

  張小凡心臟狠狠一糾,低下頭去,“師姐......”

  ......

  大竹峰后山,陸雪琪氣喘吁吁的結束演示,她看向田不易和李青云,等著他們點評。

  田不易沒說完,示意李青云說說。

  李青云沉吟起來,在原地踱步,踩死了不知道多少只螞蟻,他才說道:“師姐的神劍御雷真訣很強,但比起師父的,威力相差十倍有余,這并不是修為的問題。”

  陸雪琪點頭,她剛才施展的神劍御雷真訣看上去威力無邊,但比起田不易的雷霆煉獄,那真不是差了一點半點。

  “不是修為,那是什么?”田不易問道。

  李青云道:“是對雷霆的感悟,對雷霆的控制,神劍御雷真訣,其實名字就說明問題,神劍在前,御雷在后,師姐有天琊神劍,為九天神兵,沒有比這更適合施展神劍御雷真訣的,但是師姐在御雷的造詣上卻差了很多很多,師姐,我想你修煉神劍御雷真訣從來沒想過駕馭雷霆,僅僅是按照真訣內容施展吧。”

  李青云認真看著陸雪琪,他這些話的意思其實很簡單,陸雪琪她施展的神劍御雷真訣是游戲限定技能,只能隨著她修為提高而增加威力,而田不易呢,他是掌握了神劍御雷真訣施展的根本奧義,能隨心所欲的改變神劍御雷真訣威力的大小。

  也就說陸雪琪神劍御雷真訣的上限就是她的修為,田不易的神劍御雷真訣上限卻是他修為加上對雷霆的理解。

  兩者說起來區別不大,但結果天差地遠。

  田不易目漏精光,臉上滿是贊嘆,有一個天才弟子是幸福了,很多事他只要做一遍,李青云就能舉一反三,自己明白其中的奧妙,這無疑讓他教學任務輕松無比。

  只不過,田不易內心還是有一點點失落,畢竟真傳秘法竟然被李青云一眼給看穿,這讓他這個做師父的很丟臉啊。

  “對雷霆的感悟,對雷霆的控制?”陸雪琪沉默,思索良久。

  田不易和李青云都沒有說話,靜靜等她感悟。

  許久后,陸雪琪悄然伸出纖纖玉手,真元運轉,匯聚手心,只是她想象中的雷光閃動沒有出現,在她手心的只有單純的真元。

  “師弟,我似乎明白你說的什么意思了。”陸雪琪收起玉手,輕聲道。

  這時田不易開口了,“小竹峰真雩大師所留真傳自然是神妙,但道法并不是一成不變的石頭,而是千變萬化的泥土,你要是無法控制泥土變化,就始終活在前人的經驗中,終身傾盡所謂,也不過是一場笑話,陸師侄,你現在的修為應該達到玉清九層了吧。”

  陸雪琪輕輕點頭。

  田不易意味深長道:“給你提個醒,你如果無法明白力量的真諦,就不要嘗試去突破,那么做很危險!”

  陸雪琪若有所思,恭敬抱拳,“謝師伯指教。”

  田不易笑笑,道:“都是自家人,沒什么好感謝的,回去多和老七交流,他在雷霆上的造詣現在可比我這個師父還深厚,應該可以短時間內再提升你實力一個層次。”

  陸雪琪俏臉微紅,看了眼李青云,道:“是,師伯。”

  田不易看向李青云,臉色稍微嚴肅,道:“老七,你也別仗著自己領悟雷霆奧義就小瞧天下人,世間萬物相生相克,雷霆并不是無敵的。”

  李青云拱手,認真道:“師父,弟子從來不敢小瞧天下英杰,不說其他,就是龍首峰齊昊也有我所不及之地,他能把寒冰術修煉到四大真決的強度,這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田不易欣慰點頭,道:“嗯,你明白這個道理就好,你們還有其他問題嗎?”

  李青云把之前的想法問了出來,“師父,太極玄清道第八層需要開百竅,每開啟一竅都可讓元神增長一分,可人體穴位何止一百,為什么只修煉一百零八數?”

  田不易像是知道李青云會問這個問題一樣,臉上沒有驚訝,只是回答的時候還是有所猶豫,似乎這是個極其難以回答的問題,“我猜你都會問這個問題,就像你練氣周天運行時一樣,天地有定數,百竅之修是青云門自古由來,少則無法進步,多了亦無法突破。”

  李青云臉上有失望,他還以為能再來一次積壓底蘊,厚積薄發呢,想想周身七百二十個穴位都開辟成功,那元神該強大到何等程度。

  可惜了...

  田不易見李青云失望,深吸一口氣,心里做了一個復雜的決定,他道:“其實你的想法是沒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