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九十二章 鎖你狗命啊
  “可以啊。”陸雪琪的回答干凈又利落,絲毫不帶猶豫。

  李青云稍微愣神,以為是陸雪琪性格直率沒多想,笑道:“那我們準備準備,過兩天就回大竹峰。”

  “嗯。”陸雪琪輕笑一聲,天琊出鞘,帶著三人飛往山下望月居。

  因為修為剛剛突破,所以接下來的兩天李青云都沒有急著開辟新的穴竅,而是鞏固自身修為,生活便清閑不少。

  他去了藏書閣,聽書前輩沒有回來,短時間可能也不會回來,而且根據對方的年歲,很可能也回不來了。

  對此李青云只能感慨少了一個知識豐富的先驅者,倒也沒太在意,大白和小白隨著成長,雙胞胎的力量自然而然顯現,其實根本不需要什么多余的指導。

  藏書閣也有了新的守閣人,同樣是一位小竹峰的老前輩,李青云沒有過多打擾,他暫時沒時間去閱讀書籍。

  之后他便去了狗舍,準備幫大黃看看他的兒子、女兒,還有他日日掛念的后宮三千佳麗。

  大白、小白倒是沒有囑咐看望他們的父母,這不是他們絕情,而是他們離開的時候太小,對這里基本沒有記憶,加上老父親大黃在身邊,也就沒有回來的想法。

  還沒進入狗舍,李青云就看見周圍被加寬加長的圍欄,相較于前兩次無人守護,這次在路口他就被攔了下來。

  幾年不見,他的形象改變有些大,遂小竹峰的弟子沒認出他來,不過看見一個男子在小竹峰大搖大擺的閑逛,那路口弟子很快恍然開口:“你,是青云師弟?”

  “云師姐,好久不見。”李青云的記憶超群,又因為修煉,基本達到過目不忘,所以小竹峰只要接觸過的弟子他都能叫出名字。

  而見李青云認得自己,那小竹峰弟子顯然非常欣喜,嘰嘰喳喳的在他面前說了好多好多,什么煉體術沒人指導好難,小竹峰如何如何,大家如何如何等等,家長里短,完全沒把李青云當做外人。

  “云師姐,現在狗舍有多少只狗了?”李青云望著周圍圍欄問道。

  本來還興高采烈的云霄苦了臉,幽怨的看著李青云一眼,咬牙道:“還不是你師父干的好事,竟然玩暗度陳倉之計,每次蘇師叔來拜訪,都讓大黃在狗舍‘玩’,現在好了,現在狗狗數量已經超過我們小竹峰負載,我們就要養不起了。”

  “啊這...師父竟然真的實施了...”李青云無語望天,他當初還以為田不易說的就是氣話,沒想到不僅實施,看樣子還挺成功。

  就在李青云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小竹峰弟子時,狗舍內走出來兩人,一個是狗舍廚娘柳雨綺,另一個是胸懷天下的水月三弟子程雙,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兩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在看見李青云時,兩人先是一愣,接著莫名欣喜的沖了上來。

  “青云師弟?”

  “小師弟?”

  兩人的呼喊都帶有一些不確定,顯然李青云的變化太大,她們也有猶豫。

  李青云感覺事情不對,可也沒理由馬上離開,硬著頭皮道:“程師姐,柳師姐,好久不見。”

  “哈哈,真的是青云師弟啊,太好了。”柳雨綺的興奮溢于言表。

  程雙苦惱的模樣也盡數消失,看著李青云就像看到救命恩人,“小師弟,你回來真的太好了。”

  李青云內心墜墜,輕聲道:“師姐,是有什么麻煩嗎?”

  兩人用力點頭,互望一眼,程雙長長嘆息一聲道:“小師弟,你知道我們現在狗舍什么情況嗎?”

  李青云看了眼云霄,道:“略有耳聞。”

  程雙道:“知道就好辦了,現在我們小竹峰的狗狗嚴重超標,已經影響了弟子們的正常修煉,所以,小師弟,聽說田師伯最寵你,聽你的話,求你讓他消消氣,別折騰我們了。”

  李青云沉吟片刻道:“師姐,我明白了,我會和師父說清楚的,只是你也知道我師父和師叔的關系,就怕我說了也沒用。”

  程雙和柳雨綺頓時苦了臉,唉聲嘆氣。

  她們哪里不知道兩人的糊涂關系,他們兩人如果沒人低頭,這場鬧劇就結束不了。

  見兩人愁眉苦臉,李青云也不想大竹峰和小竹峰的關系鬧僵,想了想道:“師姐,要不這樣,我回去和大黃商量一下,讓他做做假,裝裝樣子,只做不射如何?”

  “啊???”

  程雙三人反應有些遲鈍,等反應過來,一個個都是羞紅了臉,瞪了李青云一眼。

  不過很快三人眼睛是明亮起來,覺得李青云的主意似乎很不錯啊。

  解決不了幕后者,解決行動者也可以啊,反正大竹峰只有一個行動者而已。

  “師弟,真的可以嗎?大黃控制的了自己?”程雙還擔心道。

  “應該是可以的,要實在不行,委屈一些狗狗,讓它們絕育,小竹峰已經有那么多狗狗了,我想師父也發現不了異常。”

  “絕育?!我怎么沒想到啊,對啊,我們可以絕育啊。”程雙猛地反應過來,臉上陰霾第一次盡數消失。

  “師弟,太感謝了你,你自己在這里玩,我們有事就先走了。”

  小竹峰狗狗的問題無疑嚴重,剛有解決方法,程雙便迫不及待的要實施。

  臨走她問道:“對了,小師弟,你在這里,大黃不會也跟著來了吧?”

  李青云搖頭,道:“沒有,這次沒有來。”

  “呼,那就好。”

  程雙和柳雨綺火急火燎的離開,云霄則意味深長的望著李青云。

  絕育這個方法好是好,只是吧,以后狗舍恐怕就不歡迎李青云到來了,畢竟狗的聽覺是很靈敏的。

  “師弟,我覺得你可以走了,再不走可能就走不了了。”云霄提醒道。

  李青云疑惑看向云霄,下一秒他心眼一動,感受到無盡殺意從前方竹林傳來,他明白了云霄的意思,狠狠咽了口口水,急速道:“云師姐,謝謝提醒,有空來大竹峰玩,再見。”

  說完,李青云腳下雷光閃動,幾個閃爍消失在云霄面前。

  而這時竹林中也走出來數十只大狗,每一只血紅著眼,死死盯著李青云離去的方向。

  云霄呵呵一笑,手中掐訣,悄然開啟難得一用的狗舍禁制。

  今晚,小竹峰將徹夜難眠!

  ......

  時間來到第二天,清晨,黎明剛破曉,李青云迫不及待的來到靜竹軒,他要回去了,必須馬上回去。

  多待在小竹峰一秒,他就感覺自己的生命受到莫大威脅。

  昨夜小竹峰凄厲的犬吠持續了一晚,其中蘊含的幽怨和恨意就是隔著無數竹林也讓李青云輾轉反側,他不敢入睡,深怕有狗來索他狗命。

  那一刻,李青云深刻明白前世貓咪絕育后那殺人的眼神,那不是假的,那只是在思考如何讓主人死的更慘。

  “師弟,你來了。”接待李青云的是文敏,她笑嘻嘻的給李青云遞了一杯牛奶,“還沒吃早飯吧,喝點牛奶。”

  “牛奶?”李青云看著手中乳白色的牛奶,有些反應不過來,因為在這方世界生活了十多年,他還是第一次看見牛奶。

  而他要是沒記錯奶牛這東西中原地帶好像是沒有的吧?這牛奶哪里來的?

  不由得李青云看向文敏堅挺的峰巒。

  文敏沒注意李青云異常的眼神,訴苦道:“是啊,上次師弟你說了方法后,我們就一頓好找,實驗了好多獸奶,結果不是效果不好,就是太難喝,后來我們幾乎翻遍了青云山周邊,才算在一隱秘山谷找了能產奶的靈牛。”

  “靈牛?什么樣的?”李青云好奇道,心中卻佩服這群女人的執著,青云山可不是小地方,山脈綿延千里,真不知道她們付出多少努力才找到需要的奶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