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八十九章 小詩
  時隔兩年,再回到小竹峰,這里的淚竹依舊,還是那靜雅之地,田不易把李青云放下后,直接轉身御劍而去。

  自兩年前水月大師‘借雞生蛋’,田不易一氣之下讓大黃去小竹峰播種,互相殘殺下,水月大師和田不易的關系變得詭異起來。

  你說好吧,兩人連面都不想見。可你要說不好,大竹峰和小竹峰的聯系又莫名密切起來,前不久小竹峰弟子還來拜訪過大竹峰一起討論煉體術,而宋大仁冒死去小竹峰也沒有被阻攔。

  可以說現在的大竹峰和小竹峰,除了田不易和水月大師,其他人已經默認兩脈聯誼同盟。

  哦,對了這里面要排除李青云,他回來的最晚,宋大仁他們似乎也有意隱瞞,所以大竹峰和小竹峰的關系他還不知道。

  李青云的到來田不易事先沒有通知水月,所以當水月大師感受到田不易的氣息,出來查看時,正好看見李青云在靜竹軒前四處張望。

  “青云師侄?”幾年不見李青云的模樣和氣質都又有改變,水月大師一時間也還不確定。

  李青云拱手見禮,恭敬道:“水月師叔,好久不見。”

  水月臉上浮現笑意,看著高大英俊的李青云,感慨道:“還真是你啊,幾年不見,你都長大了,也成熟了不少,看來歷練的確容易讓人進步。”

  李青云道:“師叔風采倒是不減當年,依舊風姿卓越。”

  水月臉上笑意不減,嘴上呵斥道:“哼,出去兩年這嘴巴倒是學的油腔滑調的,怎么,你這次來小竹峰干嘛?神劍御雷真訣奧義你也學走,后續使用你師父更在行,如果是準備煉制九天神兵,還需要你師父,對了,你師父人呢?”

  李青云瞧了眼后方湛藍的天空,無奈道:“師叔,師父現在應該已經回到大竹峰了,我這次來不是煉制九天神兵的,我準備在望月臺修煉一段時間。”

  水月疑惑道:“嗯?在望月臺修煉?你的雷法早已入門,沒必要再借助雷霆修煉吧?要是正常修煉,大竹峰太極洞應該可以滿足你啊。”

  李青云道:“師叔,我因為突破的時候把自身元氣轉化成了雷元,現在準備雷元液化需要足夠的雷霆輔助,小竹峰望月臺地勢高,引雷得天獨厚,所以還請師叔允許。”???.

  “雷元液化?”水月一愣,接著精致的臉上有錯愕,不可置信道:“青云師侄,你,你玉清七層了?”

  李青云認真點頭道:“是的,師侄已經修習至玉清七層,所以還請師叔幫忙。”

  “呼...”水月深深吸了一口氣,凝望李青云良久才道:“田不易收了一個好徒弟啊...”

  “借望月臺修煉是吧。”

  李青云點頭。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近來風雨天氣稀少,我那雷竹經過你師姐消耗也不剩什么,你要想借雷霆修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水月皺眉道。

  李青云微微一笑,掌心攤開,神識一動,一株通體紫色,渾身有雷紋的竹子緩緩升起,待到紫竹完全展露在空中,九節九丈,三十六枝,一百零八葉,無數雷霆在其上纏繞,滋滋滋作響中,方圓千米的淚竹沙沙低鳴,好似在臣服,好似在畏懼,而蒼穹之上也好像得到呼應,霎時間烏云滾滾,電閃雷鳴,竟有暴雨的趨勢。

  “雷竹,還是極品雷竹,師侄,你去東海了?!”幾乎在看見雷竹剎那,水月就認了出來,并肯定李青云去過東海。

  李青云詫異道:“師叔的雷竹也是來自東海?”

  水月點頭,道:“九節雷竹是東海特產,因為無論怎么生長,終生都只有九節,因此而得名。九節雷竹,一節百年生,九節便是千年之數,而其上雷紋每千年增加一道,九節九千年,萬載歲月方可完全成熟,是為神物。當年我師父,也就是你師公真雩大師在東海游歷,有幸在一本古籍上知道東海有神物孕育,為此她在東海留守了好幾年,結果除了找到一株千年雷竹,什么都沒找到,沒想到到是被你小子找到了。”

  說到這里,水月眼神頗為怪異,根據她師父記錄的信息,神物雷竹所在很可能存在上古異獸守護,李青云是怎么得到的?她可不認為現在的李青云就有對抗上古異獸的實力,哪怕他說他已經玉清七層。

  李青云則更是詫異,頓感世界那么小,沒想到自己得到的神物雷竹原來和水月大師的雷竹來自同一個地方。

  李青云收起雷竹,道:“師叔,我可以在小竹峰修煉了嗎?”

  水月點頭,道:“有雷竹輔助,自然是可以,不過青云師侄,那望月臺風冷又孤僻,修煉雷霆又是極其危險的事,你看要不要找個師姐陪你?相互照應也能保證安全。”

  水月的話讓李青云訝然,這是就差說出陸雪琪的名字了。

  話說回來水月對陸雪琪那是真的好,什么好東西第一時間都會想著她。

  李青云道:“師叔說的極是,一切由師叔安排。”

  “好。”水月眉開眼笑,道:“你還是居住在望月居,哪里你走后也沒人住,我看不如這樣,望月居就送給你了,只要你還在青云門一天,望月居就是你在小竹峰的家。”

  李青云一臉驚喜,沒想到還有這意外收獲,急忙感謝道:“謝謝師叔。”

  “嗯,去吧,小竹峰你也熟悉,不需要其他人給你引路了吧。”

  “是,師侄告退。”

  離開靜竹軒,李青云直接回到望月居,沒敢亂走,他可不會忘記第一次來文敏所說,小竹峰的開放,以前他還小,一切意外都說的過去,現在他長大了,要是撞見什么不該見的就不好解釋了。

  望月居依舊是那坐立在危崖之下,看上去非常危險,然事實上經歷那么多年風雨望月居屁事沒有,足以看出當初修建它的前輩必然是認真勘察過地形的。

  時間因為臨近冬天,望月居外的花草枯萎許多,生死輪回,四季變化,就是有天地靈氣滋養也難以改變。

  李青云沒有多余的心思傷春悲秋,簡單檢查了一下望月居內部情況,確定除了沒有食物,一切照舊,在門口掛出了‘靜修’的牌匾,便來到二樓盤膝開始修煉。

  從今天開始一直到修為突破,他都需沉浸式的修煉,不然就是以他的修煉速度,也很難在一年的時間把玉清七層修圓滿。

  為了能絕對安靜,他這次到小竹峰修煉,甚至都沒帶大白、小白他們。

  小竹峰的靈氣和大竹峰差不多,不過望月臺有些特殊,李青云猜測這里應該是一處青云山的靈氣節點,所以望月居周圍的靈氣密度相對高一些,而望月臺上也更容易吸引雷霆一些。

  沉浸式的修煉讓李青云少了許多瑣事,在他修煉不久,文敏帶著大量食材過來補充他的廚房,見他在修煉就沒有打擾,在樓下忙碌了一會兒就離開。

  之后狗舍的柳雨綺也帶人來拜訪,見他門口牌匾也沒做打擾,遺憾離開。

  這一天便冷清的過去。

  第二日,李青云如往常在望月居前空地鍛煉身體,待到日上三竿,結束身體鍛煉,意料中的人到來。

  “陸師姐,好久不見。”

  看著眼前如九天仙女下凡的女子,李青云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帶著一絲愛慕,輕聲開口。

  “李師弟,好久不見。”陸雪琪的聲音依舊清冷,只是臉上也帶著和煦溫柔的笑容。

  兩人對望,微微一笑,幾年未見,他們之間并沒有彼此的成長產生陌生的情緒,反而心地都有莫名的親近。

  這時候陸雪琪身邊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女孩不滿開口,“師姐,你怎么不介紹我啊?”

  李青云尋聲看去,才發現陸雪琪身邊竟然跟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她正鼓著粉嘟嘟的臉頰,用力搖晃陸雪琪的手臂。

  “小詩。”陸雪琪揉了揉小女孩腦袋,看著李青云道:“師弟,這是師父新收的弟子,名叫小詩,是我們小竹峰最小的師妹。”

  “小師妹好,我是大竹峰的李青云。”李青云自我介紹道。

  見兩人理她,小詩情緒得到緩解,又見李青云高大帥氣模樣,忍不住小臉微紅,靦腆的躲到陸雪琪身后,露出小腦袋道:“李師兄,你好,我是小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