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八十八章 酒壯慫人膽
  李青云的心虛張小凡看不見,甚至因為一心想著田靈兒,李青云漏洞百出的措辭都沒察覺。

  回到起居處,李青云擺手和張小凡分開,獨自走向角落別院。

  張小凡心事重重連招呼都沒打,今天李青云的話繚亂了他整個心神,對于田靈兒的喜歡他其實是懵懂的,并沒有如何強烈,之前一直藏在心里,幻想著有一天那顆種子會自己發芽長成大樹。???.

  然而一切似乎都是他異想天開,他心中的美好,只是自己的臆想,實際上的田靈兒可能根本沒有那方面的心思。

  沒由的,張小凡想到之前田靈兒在齊昊的夸獎下羞澀的模樣,那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模樣,他內心一酸,接著化為堅定,他現在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歡田靈兒的,而為了不讓田靈兒躺在別人懷里,他必須做出行動。

  “師姐...”

  遙望守靜堂方向,張小凡決定明天上山的時候就趁機表白。

  張小凡是如此堅定著,只是他似乎過于高看了自己。

  第二天清晨,張小凡如往常去后山做砍竹,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還有煉體術在,自然不用做砍竹功課,以后大竹峰新入門的弟子大概率也不會在砍竹鍛煉身體,而是修煉李青云的煉體術。

  張小凡上山砍竹是為了燒火,是的,大竹峰的廚房被他接手后,連柴火的尋找也落到了他身上,每日去后山砍竹便成了他的日常。

  來到竹林邊上,他沒有急著前去后生,而是靜靜的等待著什么。

  一會兒功夫,田靈兒坐在小白身上歡騰的向他跑來,身后緊跟著大白,老父親大黃被遠遠甩在身后,哼哧哼哧的追趕,他頭上還坐著一只灰色小猴子,正一臉羨慕的望著田靈兒。

  “哈哈,小白快,再快點,你要是贏了我就給你好吃的。”

  汪汪汪...

  得到田靈兒許諾,小白渾身陡然冒出無數細小雷蛇,速度剎那飆升好幾個檔次,張小凡只見空中白影一閃,一道勁風掃過他的臉頰,緊接著臉上傳來濕潤感,他扭頭看去,不是小白還有誰。

  “小白,師姐,早上好。”張小凡隨便擦了一下臉上的口水,內心惴惴的打著招呼。

  嗚嗚...

  身后有不滿傳來,張小凡趕緊回頭道:“大白,你也早。”

  “汪汪...”

  大白不爽的沖著小白吼叫一聲,似乎在說‘你作弊!’

  小白才不管哥哥的指責,望著田靈兒一副討好模樣。

  “大白,你可是輸了哦,小白,晚上的大餐是你的了。小凡快走,今天我們除了砍柴,還有其他任務。”

  “啊?”

  “啊什么,今天我們要打獵,看誰打的多,輸的人就要答應對方一件事。”

  田靈兒是急性子,話也不說清招呼小白就往竹林外跑去,張小凡張了張嘴巴,苦笑一聲,帶著大白跟了上去。

  過了一會兒,大黃帶著小灰來到竹林邊,看著空蕩蕩的集合點,兩獸面面相覷,接著在小灰吱吱大叫中,加速追了上去。

  他小灰可不是一個閑得住的主!這熱鬧他湊定了。

  一上午的時間在田靈兒嘻哈打鬧中過去,等他們回到住所,手上便是多了許多山雞、野兔。

  廚房重地,李青云和杜必書攜手做著午飯,看到張小凡他們風塵仆仆的回來,相視一笑。

  “還是孩子啊。”李青云感嘆。

  “你不也是?”杜必書燒著火道。

  李青云搖頭道:“心不一樣。”

  “七師弟,六師兄,你們看我帶回什么好東西了?”田靈兒看見廚房有人,從小白背上跳下,揚起小腦袋,炫耀手中的獵物。

  李青云很給面子的驚呼一聲,道:“哇,竟然打到這么多野味,靈兒師姐果然厲害。”

  “哼哼,那是自然。”田靈兒一臉微笑,接著老氣橫秋吩咐道:“小凡,今天你也累了,就不用做飯了,就把這些野物打理了,七師弟,午飯就麻煩你了,做的不好吃,師姐我可不認。”

  “是,靈兒師姐。”李青云大聲應道。

  “小凡?”田靈兒看向張小凡。

  “是,師姐,保證完成任務。”張小凡急忙回應,只是他似乎有心事,回答的也就沒以往那么認真。

  田靈兒只覺張小凡可能是累了,在竹林狩獵那些精明的山雞、野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就沒責怪張小凡,招呼眾人一聲,先行回自己住所。

  作為小仙女,勞累一上午自然要回去洗洗干凈,打扮的漂漂亮亮才行。

  等田靈兒走了,李青云讓杜必書幫忙看著,自己走到張小凡旁邊,幫忙處理野物,順便問道:“怎么樣?看你樣子不會是被拒絕了吧,別怕,只要靈兒師姐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以后有的是機會增進感情。”

  張小凡尷尬的搖了搖頭,小聲道:“沒,沒有。”

  “沒有,沒有什么?”

  張小凡低頭,“我沒有表白。”

  “為什么?”李青云疑惑。

  張小凡沉默,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今天他心中已經決定表露自己心意的,可是看著美麗活潑的田靈兒,話到嘴邊卻是怎么都說不出口,似乎是害怕自己的魯莽,讓眼前的風景永遠的消失。

  稀里糊涂忙碌了一上午,他除了弄了一身的雞毛,什么都沒做。

  李青云見張小凡沉默,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做,他前世是短命鬼,自己活著都不易,哪里敢去禍害別人,所以感情方面的問題也是七竅通了六竅,屬于是一竅不通。

  他只能安慰道:“沒事,以后還有機會,加油。”

  這次李青云也不敢亂指揮了,姻緣的事太奇妙,把危機告訴張小凡就可以了,結果如何,便是張小凡自己的選擇。

  回到廚房繼續忙碌自己的,張小凡則神情恍惚的處理著野物,大白、小白他們精力旺盛,便和新朋友撒歡去了。

  中午眾人無疑大飽口福,大竹峰后山的野味可不是山下的凡品,長期沐浴在靈氣之中,這大竹峰山上的野物味道那是沒的說,絕對的鮮美。

  可惜也因為長期沐浴靈氣,這些野物靈智大開,狡猾的不得了,玉清四層以下如果沒有特殊手段很難捕捉,就是玉清四層之后想要捕獲也是耗時耗力,所以在田不易、蘇茹不出手的情況下,大竹峰在以往是很少有機會吃到山上的野味的。

  現在也就大白和小白速度神異,才能輕松捕捉它們。

  接下來的日子如常,李青云好好為大竹峰眾人燒菜,大家也歡歡樂樂團聚拉家常,生活過的是悠閑自在。

  當然這里要除了張小凡,他那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比剛來大竹峰的時候還要嚴重。

  也不知道張小凡是怎么想的,他和田靈兒獨處的時間可以說多的不能再多,每天沒事就一起去打獵,按理說就是不敢表白,至少透露一些心意總可以吧。

  可直到半月后,李青云辭別眾人前去小竹峰,張小凡那里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臨別,李青云拉住張小凡,悄聲說道:“小凡,你要實在不敢表白,就去喝酒吧,有道是酒壯慫人膽,一杯烈酒下肚,你便是打虎英雄。嗯~最好拉著靈兒師姐一起,雙方都迷糊下,就是說錯話,醒了,你也能用酒后失言應付,如果要是靈兒師姐答應了,你便也能順理成章。”

  張小凡聳拉了半月的精神陡然昂揚起來,臉上出現一抹潮紅,感激的看著李青云。

  “青云哥...”

  李青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初戀不易,且行且珍惜,再會。”

  “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