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八十章 住手,放開那個女孩
  田不易和蘇茹眼中都有少許奇怪,看向弟子末端和林驚羽眉來眼去的張小凡。

  如果說李青云的成就在他們意料之中,那張小凡的崛起是誰也想不到的。

  這個曾經很不被他看到的愚鈍弟子,兩年才修成玉清一層,比常人慢了足足一倍,雖然體修資質不錯,但青云門是道家,還是看中修為,在之前他雖不說是放棄張小凡,那也從來沒抱什么期望。

  可就是這么一個看上去平平凡凡,資質愚鈍的老幺,居然在今后兩年中奮起直追,如今竟然也修到玉清三層,而且看其趨勢,只怕玉清四層也只是一紙之隔,潛力之強,不比眼前的林驚羽差。

  田不易不得不承認,當初在玉清殿自己看走眼了,既沒看出李青云絕世之資,也沒看出張小凡的天賦異稟,好在,瞎貓碰到死耗子,這次七脈會武注定是他們大竹峰的舞臺。

  ‘老七這小子到底干嘛去了,都出去兩年了還不回來,要是趕不上七脈會武,定然要他好看。’

  心中想著李青云,田不易臉上不自覺露出一抹微笑,不過這微笑很快被他的冷意掩蓋,道:“如此甚好,我沒有什么意見。”

  齊昊來時就知道會面對田不易的橫眉冷對,心中不屑,就大竹峰那些個歪瓜裂棗,與其丟人,還不如不參加七脈會武,只是想到大竹峰的雷池寶地,他又收斂心神,瀟灑一笑,道:“這樣最好了。另外臨行前家師吩咐一事,那就是我這位林師弟和田師叔座下一位張師弟是老友舊識,還盼田師叔讓他們二人敘敘舊。”

  田不易自知是誰,揮手道:“小凡,你就與他去敘敘舊。”

  張小凡大喜,道:“謝師父。”說完走上前來拉住林驚羽就往堂外走去。

  大堂之上,此刻只剩齊昊一個客人,他一襲白衣,瀟灑出眾,沒有絲毫膽怯,逐一看過大竹峰眾弟子,剛開始還沒注意,等看到宋大仁健碩的身材時,突然一愣,‘咦,怎么這大竹峰弟子和以前有些不一樣?’

  在以往的印象中大竹峰弟子多是懶散,修為偏低,精氣神不足,很不自信的樣子,但此刻上至宋大仁下到不認識的新入門弟子竟然都是精神飽滿,自信自然之相,對于他的注視,無人低頭側目,都以正視微笑回應。

  這等氣量竟比通天峰弟子還要寬大。

  ‘是了,是雷池,一定是雷池讓他們實力大增,所以才有了這等自信。’

  齊昊眼中精光一閃,目光落在宋大仁身上,拱手笑道:“這位是宋大仁宋師兄吧,我們上次在大試中也曾見過面的。”

  宋大仁連忙回禮,道:“齊師兄好記性,居然還記得我這個手下敗將。”

  此言一出,眾弟子聳然動容,田靈兒站在母親身旁,悄悄問道:“娘,怎么大師兄是敗在他手里的嗎?”

  蘇茹點點頭,壓低聲音道:“是的。當年你大師兄好不容易贏了兩場,不巧第三場就遇到此人,幾個回合下來便敗了。”

  田靈兒道:“那他豈不是很厲害?”

  蘇茹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轉頭看向丈夫,田不易微微點頭,神色平靜道:“齊昊的資質的確遠勝過你大師兄,那日比賽也沒耍什么虛招,他的寒冰術,還有那柄萬載冰晶打造的仙劍‘寒冰’,都不是你大師兄所能抵抗,輸的不冤。”

  田靈兒一吐舌頭,好奇打量堂下齊昊。

  卻見齊昊正與眾弟子聊在一塊,他修行有成,又得到師長信重,常行走在外,見多識廣,加上口齒伶俐,妙語連珠,一時間唬住宋大仁等人,都升起親近之意。

  似乎注意到田靈兒的目光,齊昊看去,正好看到少女初長成,活潑可愛,俏麗動人的田靈兒,目光一亮,又看到她腰間的那條‘琥珀朱綾’,微笑道:“這位姑娘莫不就是鼎鼎大名的田靈兒田師妹?”

  田靈兒一楊眉,道:“你怎么會知道我的?”

  齊昊微微一笑,走上幾步,看著她道:“田師妹年芳十六,在太極玄清道上的造詣已然非同小可,這是本門皆知的事情,我是仰慕已久,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田靈兒整日面對的不是木頭,就是修煉狂人,哪里聽過這般贊揚,不禁小臉一紅,嗔道:“你又不曾見我動手,怎知道我名不虛傳?”

  齊昊呆了一下,隨即笑道:“田師妹不但貌美如花,而且心思敏銳,倒叫我這做師兄的慚愧。”

  田靈兒聽見贊美,心中喜歡,不過面上仍作色道:“就會亂說,像什么師兄了,不害臊!”

  田不易眉頭一皺,蘇茹已然道:“靈兒,不許胡說。”

  齊昊連忙向蘇茹道:“蘇師叔千萬莫要責怪師妹,都是我口不擇言,冒犯了她。”說到這里,他微一沉吟,伸手從懷里取出一個小錦盒,遞給田靈兒,笑道:“田師妹,這小盒中的清涼珠乃是數年前我隨家師蒼松真人行俠道,剿滅一派魔教兇徒偶然所得,雖然不是什么奇珍異寶,但帶在身上倒也能祛暑降熱,另外據說對女子養顏護膚也有些好處,今天就送予師妹,權當我賠罪了。”

  田靈兒臉上又是一紅,還沒說話,蘇茹道:“齊師侄,這清涼珠也算是一件寶物,靈兒受不起,你還是快快收起來吧。”

  齊昊微笑道:“蘇師叔有所不知,這清涼珠對我并無大用,有如雞肋一般。但田師妹青春貌美,正好合用,也算是我一點小小心意,還望田師妹不要嫌棄。”???.

  田靈兒看了看齊昊,見他高大英俊,神色間已是大為緩和,伸手就要接過小盒,門外突然傳來歡騰的狗吠,緊接著有爽朗的聲音傳來,“慢著,雞肋無用之物也敢送予他人,怎么是瞧不起我靈兒師姐嗎?”

  會稱呼田靈兒為靈兒師姐的,大竹峰只有一人,田靈兒收回小手,驚喜看向門口,大聲道:“七師弟,是你回來了?”

  大竹峰眾人起身,連田不易和蘇茹都坐不住,翹首以望。

  很快門外走進一神俊非凡之人,面容精致如玉,身材修長健碩,眉心有一抹神秘紫印,一頭黑紫色頭發無風自動,來人不是李青云還有誰。

  “老七。”

  “七師弟。”

  “七師弟。”

  眾人歡呼,不顧大堂禮節,沖到李青云面前。

  “你怎么才回來啊,剛才我們還念叨你何時才歸呢?”

  “是啊,七師弟,一去兩年,連一封書信都沒有,你可知師兄們多想你,師父有多想你。”

  李青云笑呵呵承認錯誤,抬頭看向田不易,恭敬一拜道:“師父,我回來了。”

  田不易綻放前所未有的笑容,道:“嗯,起來吧,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李青云起身,瞧了眼有些發愣的齊昊,見他長得的確俊秀飄逸,心中冷哼一聲,沖著田靈兒道:“靈兒師姐,無用之物怎配你絕美之容,師弟游歷東海,見一千年蚌精,我與之述說你之美麗,它欣然贈與我東海明珠一顆,此明珠有青春駐顏之能,又有水遁神通,靜心凝氣之效,特送予靈兒師姐。”

  說罷,他手一揮,一顆足有拳頭大小的明珠浮在空中,有天藍色光芒映照四周,霎時眾人仿若置身大海,身心如魚兒般愉悅舒暢,光芒照耀下,剛剛還激動的心似乎都平靜下來。

  田靈兒眼睛瞪的老大,看著空中懸浮的美麗珠子,秀目中全是喜愛。

  別說田靈兒,見此明珠,堂上蘇茹都忍不住注目良久,而后摸了摸自己的眉角,悄然嘆息一聲。

  “七師弟,這真是給我的?”田靈兒很不淑女的咽了咽口水。

  “自然,師弟怎敢誆騙靈兒師姐。”

  “那就謝謝七師弟了。”

  田靈兒飛身急不可待的一把拿住明珠,放于手中仔細打量,感受著其內蘊含的水澤力量,喜不自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