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七十八章 明月幾時有
  夜慢慢深了下去,萬籟俱寂,大竹峰一片祥和寧靜。

  李青云前院,他獨自坐在秋風中,欣賞著濃濃月色,馬上要中秋節了,天上的月亮越來越圓,越來越明亮,這不禁讓李青云想起前世大詩人李白的千古詩詞。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

  咚咚咚...

  “進來吧小凡,門沒鎖。”

  不需要用心眼感知,李青云就知道門外是張小凡,他知道當張小凡看到田不易使用神劍御雷真訣后,就一定會來找他。

  而他在這里已經恭候多時。

  咯吱。

  推門而入的不是張小凡還有誰。

  “青云哥。”張小凡臉上有緊張,更多的是堅定,他大步走向李青云,凝視著高他兩頭的李青云道:“我想知道一切。”

  李青云平靜道:“你還沒做好知道一切的準備,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兇手絕對不是師父,這點你可以放心。”

  “那我要怎么做才算做好準備?”張小凡眼睛有些血紅,咬牙道。

  李青云眺望著空中明月,淡淡道:“你還會問我這樣的話,就說明你什么都沒準備好,沒有力量的你,面對兇手便如那猴子撈月亮,一切都是鏡中花水中月。”

  張小凡身體一怔,呆在原地。

  李青云從石凳起來,給張小凡倒了一杯熱茶,道:“你的心情我很理解,草廟村也是我的家,但是小凡,你想過沒有,為什么明明我知道真相,卻始終不肯說?”

  張小凡接過熱茶,沒有喝,只是看著李青云,“為什么?”

  “為什么?呵呵,因為我們的敵人超乎你的想象。”李青云拍了拍張小凡肩膀,肅穆道:“真相往往是殘酷的,沒有那份承受的心,還不如不知道,遵守承諾,在你修煉到玉清四層時,我會告訴你一切,那時候我希望你冷靜一點,別做出讓自己后悔的事。”

  張小凡似乎明白了什么,低下頭去,望著茶杯中的明月,他輕輕抿了一口,明月破碎,可當他放下茶杯時,高懸的明月又出現,就好像他從來沒碰過一樣。

  “我明白了,謝謝你青云哥,我會好好修煉的。”張小凡起身堅定道,邁著大步往外走去。

  李青云沒有挽留,只是學著二師兄唱起了曲。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

  門外張小凡身子停頓,恍惚間竟然忘記自己已經上山兩年,草廟村慘案也過去了兩年,一切好像已經過去,又好像才剛剛發生。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

  此事古難全啊,古難全!

  ......

  是啊,連明月都陰晴圓缺,人又如何逃避悲歡離合呢?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

  曲調結束,張小凡突然感覺臉上有些濕潤,他伸手摸了摸,感受到淚水的溫熱,秋風襲來,又有些冰冷。

  遙望明月,張小凡心前所未有的靜了下來,“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也許在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爹娘也這般望著明月,想著他們的兒子能好好活著,平安健康。”

  擦拭了臉上的淚水,張小凡臉上露出一點點微笑,“爹娘,我現在生活的很好,還加入了青云門,那個神仙居住的地方,所以你們在那邊不用擔心我,我一定會好好活下去的。”

  閉目,微笑消失,再睜眼時,張小凡眼中只有對未來的堅定,他會好好活著,活著把兇手懲戒,活著回去祭奠父母,祭奠草廟村。

  ......

  時間來到第二天,田不易一大早就來到李青云門前,要求他去太極洞閉關,時間是一個月,等一個月后,他也便要下山歷練。

  李青云明白這是田不易在保護自己,隱藏自己,便按照吩咐去了太極洞。

  而其他弟子也基本被要求閉關,盡量少外出,為了怕田靈兒跳脫出現意外,蘇茹更是直接帶著她去了小竹峰暫住。

  大竹峰看似冷清下來,實際變得更加熱鬧。

  雷池寶地的出現,讓大竹峰一下子成為七脈矚目對象,從第二天開始不管是其他六脈首座,還是各大長老,紛紛前往大竹峰拜訪。

  雷池寶地和小竹峰的特殊修煉不一樣,小竹峰修煉神劍御雷真訣不僅考驗氣候,還需要消耗頂級寶物,水月手中的資源已經十分有限,只怕再培養兩個弟子小竹峰就要失去那特殊的手段。

  雷池不一樣,雷池就質量和效果上來說肯定遠不如小竹峰的特殊修煉,但是雷池有一個絕頂好處,那就是只要靈氣充足,雷池近乎可以無限使用,而且雷池的力量薄弱,反而很適合大眾修煉。???.

  各脈首座都不是傻子,明白雷池恐怕會成為青云門修煉神劍御雷真訣的專屬寶地,為了弟子或子孫們的未來,各脈首座長老自然想盡早分一份羹。

  雖說雷池近乎無限,但田不易在此事的處理上并沒有選擇大度,而是相當摳門,每年給與通天峰兩個名額,其他幾脈只有一個,而再想要獲得額外的名額便需要對青云門做出貢獻,具體內容由道玄掌門制定。

  此方案一出,道玄和蒼松等首座沒有異議,欣然同意,代表青云門權利階層頂層人士全都表決,其余長老就沒了插手的余地。

  不過規矩是規矩,人類自古以來都是人情社會,規矩制定沒有打住送禮的人,反而因為名額稀缺,田不易受到的禮物更多了。

  忙忙碌碌中,大竹峰喧鬧了一個月,隨之塵埃落定。

  修士到底不是凡俗,一個的鬧騰已經是極限,修煉才是眾人的首要目的。

  也就在中秋月圓這天,李青云從太極洞破關而出。

  一個月的靜修讓他熟稔自己所有力量,大圓滿基礎讓他擁有超越常人十倍的法力,元氣運轉之間可操縱武器千米傷人,念力一動便能舉起千斤巨石,本身恐怖的體質加上雷元罡氣現在就是面對同級荒獸他也不虛,加之引雷術的學習,李青云毫不客氣的可以說尋常上清之下,他已經利于不敗之地。

  當然這說的只是尋常修士,要知誅仙世界修士多法寶神器,威力非凡,他要是妄自尊大,難免飲恨當場。

  “如果這時候給我一把神兵就好了。”

  修真界到底如何,李青云心中沒底,總想著增加自己的底牌,完美武裝自己。

  可惜,神兵來不及煉制,他必須下山去了。

  ......

  大竹峰守靜堂,田不易坐在大殿中央,蘇茹在右手首位,她下方是田靈兒,左邊首位自然是宋大仁,然后是何大智,下方便是李青云和張小凡,今日大竹峰所有人到場,為李青云踐行。

  李青云起身,抱拳道:“師父,弟子已經基本掌握自己的力量,下山應該不成問題。”

  田不易輕輕點頭,道:“你有大圓滿周天基礎,又掌握雷霆,為師相信你的實力,但是行走紅塵,蠻力不可為,有時候智慧也很重要,要懂得識人辨非,如無必要,盡量少說話,聆聽之下當有所回報。”

  田不易之言,句句在理,乃是他幾百年紅塵歷練經驗所得,李青云心中明白,恭敬道:“是,弟子謹遵教誨。”

  “嗯,如此你便下山去吧。”田不易也無多言,紅塵歷練這是每個弟子都要進行的考驗,該給的指引已經給了,以后如何全看個人造化。

  李青云深吸一口氣,在抱拳道:“師父,師娘,靈兒師姐,大師兄,四師兄,小凡,保重。”

  “保重。”

  “保重。”

  “早點回來。”

  “珍重。”

  眾人起身相送,臉上多有不舍。

  李青云在大竹峰待得時間最短,但他的人格魅力影響著所有人,有他在,大竹峰總是欣欣向榮,噴薄發展,那種面向朝陽的感覺很好,眾人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