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七十六章 劫過驅物,田不易的智慧
  就像田不易所說,蒼穹無可匹敵的劫雷就像被拴住的大黃,心中再不甘,也只是無能犬吠。

  天地有規則,李青云修的大圓滿周天為異數,需降下劫雷考驗,他已經渡過,劫難自然消散。

  只不過中間出了點意外,李青云窺視了天道的力量,雖然這是大不敬,可這并不是雷劫能降下去的理由。

  因為李青云只是單純的吸收了劫雷,根本做不到領悟劫雷的力量,當他能掌握劫雷的時候,那才是需要神罰的時刻,而這也是蒼穹劫雷生成卻無法落下的原因,李青云還不滿足應劫條件。

  沒有劫雷落下,李青云的觀想法順利進行,他的基礎太深了,機緣也太深,更重要的是膽子足夠大,敢把劫雷當做觀想養料,所以李青云做了一件別人無法想象的事,在無盡雷霆中,他勢如破竹,一舉突破進入玉清四層‘驅物’之境。

  從此以后他終于可以開始修習其他奇術妙法以及修煉屬于自己的法寶,他也終于從凡人蛻變到飛天遁地的‘仙人’。

  當然這個仙人只是凡人眼中的仙。

  到了驅物境,接下來就是修煉五臟五氣,達到五氣朝元的境界,這是一個軟磨硬泡的過程,李青云身體之前積攢的底蘊差不多到此結束,五氣朝元還需要進一步修煉。

  “呼。”

  周身雷霆散去,李青云緩緩起身,焦炭一般的皮膚在他行動下寸寸龜裂,露出里面紅潤如軟玉的皮膚,他的身材變得更加完美,肌肉線條宛如天道錘煉,充滿和諧和力量,精致的五官搭配眉心紫色印記顯得高貴神秘,隨著黑紫色長發隨風飄蕩有說不出的仙靈之氣。

  “小凡,衣服。”李青云看見眾人,悄然背過身輕聲開口,聲音很小卻如耳邊回響。

  張小凡一愣,反應過來,拿著衣服就想送上前去,只是腳步才邁出就被李青云大聲阻止,“等等,小凡,不要過來。”

  “啊?”

  張小凡疑惑站在原地,李青云眉頭輕皺,看著身體周圍的焦土,他突破的地方經歷了靈氣塌陷和雷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特殊的反應,焦土之上雷電和重壓竟然久久不曾散去,張小凡要是貿然進入,不死也要脫層皮。

  無奈,李青云只能道:“師娘,靈兒師姐,還請你們回避一下。”

  李青云倒是不在乎自己被看光,只是田靈兒還未出格,該回避的必須回避。

  眾人相距李青云有些距離,中間又有無數雷電纏繞,他的身影看不真切,但聽到李青云的聲音眾人還是明白發生了什么,蘇茹笑了笑,背過身,田靈兒眼中有好奇,只是臉上的紅暈讓她啐了一聲,急忙躲到大白身后去。

  “青云哥可以了。”張小凡大聲喊道。

  焦土之上有紫色雷光一閃,緊接著遠在前方的李青云已經到了雷池邊上,不等張小凡把衣服送過來,他張手對著張小凡手中衣物一招,衣物便飛到他手中。

  等他穿戴整齊,眾人才猛地反應。

  “七,七師弟,你能驅物了嗎?”宋大仁使勁揉著自己眼睛,臉上全是迷茫,就像看到什么無法理解的事。

  聰明的何大智大腦也宕機,呆在原地不知道說什么。

  倒是田不易很是冷靜,似乎李青云有此成就全在他意料之中。

  而事實也如此,知曉大周天圓滿的恐怖,又觀摩李青云渡劫前后,田不易就明白,李青云要是只突破到玉清二層,那才是奇怪的事,

  一舉突破到玉清四層雖然有些意外,但都在他設想之中,所以他一點也不驚訝。

  “驅物?”田靈兒的腦袋從大白身后探了出來,兩只小手還蒙在臉上,只是食指和中指呈剪刀分開,兩只滴溜溜的大眼睛從里面盡情觀察世界,她臉上有些紅暈,也不知道是激動的還是激動的。

  “靈兒師姐怎么了?”李青云笑道。

  田靈兒見李青云已經穿戴整齊,一溜煙跑了過來,抬頭盯著他精致的五官,不可置信道:“你真的達到驅物境界了?”

  李青云沒說話,手捏劍指,對著腳下一塊石頭一指,那石頭便如有空氣人操控,開始圍著田靈兒周身旋轉。、

  李青云道:“雖然不熟,但是應該是驅物境了。”

  “啊,啊,啊!”

  田靈兒猛地大喊起來,很是不爽的用力怕打李青云的手臂,“你怎么那么快啊,這就驅物境界了,是不是再過兩年你就玉清五層了?我都還沒玉清五層。”

  “哼,我不管,以后就算你先修煉到玉清五層也不準說出來,要等我修煉到了,你才準說,聽到沒。”田靈兒驕橫道。

  李青云輕輕一笑,知道田靈兒性子如此,有些不服輸,喜歡當大姐大,便也隨了她的心意,點頭稱是。

  “好了,靈兒不要胡鬧了,老七,你突破結束了?”田不易問道。

  李青云收斂笑容,看著蒼穹久久不肯散去的劫云,道:“結束了。”新筆趣閣

  隨著他的話音落,蒼穹上劫雷也像知道自己再憤怒也沒用,轟隆隆中消失在云中,隨即漫天烏云也緩緩散去,晴空萬里出現在眾人頭頂。

  “終于結束了。”宋大仁和何大智長松了一口氣,兩人互望,都看出對方心中的震撼和眼中的神采。

  作為修真者,其實對未來是很迷茫的,因為沒有人知道得道成仙是什么樣子,也從來沒有仙人出現過,但是現在不同,那宛如滅世的雷劫出現明確了某些事實,這世上是可以存在仙的。

  心中迷茫消失,宋大仁和何大智的道心陡然堅固,對未來的修仙路有了更大的期待。

  劫云散去,李青云也松了口氣,他還真怕那劫雷真的降下來,他可沒有力量去對抗那等威力的劫雷。

  突然,李青云心有所感看向青云門通天峰方向,急速道:“師父,這里就拜托你了,我先走一步。”說完都不給眾人反應電光一閃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田不易一瞪眼,想說什么,只是看向李青云剛才看的方向,眉頭一皺,吩咐道:“大仁你們也下去吧。”

  “是。”

  蘇茹帶著宋大仁他們離開,一會兒功夫,道玄等人的身影便出現在大竹峰峰頂。

  “掌門師兄,各位師兄。”田不易見禮。

  道玄點頭,帶著眾首座降落到田不易身邊,看著他身后的雷池,一臉警戒。

  “田師弟,剛剛發生了什么?”

  田不易心里早有腹稿,便道:“正如掌門師兄所見,有靈物渡劫,可惜失敗了。”

  “真是靈物渡劫?!”

  眾人一愣,面面相覷。

  蒼松迫不及待問道:“田師弟是何等靈物,竟然引得如此雷劫?”

  眾人矚目,側耳聆聽,雷劫這個詞對宋大仁他們陌生,對他們來說也陌生,雷劫可不是說有就有的,‘他’得稀罕比任何天材地寶都珍稀。

  田不易一臉遺憾道:“我來的時候這里已經雷云密集,對方沐浴在劫雷中根本看不清身影,只是依稀之間有龍的模樣,可我青云門何來的龍,這事我覺得靈尊可能知道些什么。”

  田不易此話說的可謂圓滑,既來了一個死無對證,又把注意力轉移到水麒麟身上,而水麒麟的秉性,道玄他們想知道什么難如登天,此事到最后便不了了之。

  “龍?”

  眾人互望,都是搖頭表示不清楚。

  道玄皺了皺眉道:“如果是龍,那么引來這等劫雷也正常,可你們也知道靈尊的性格,想從他那里知道點什么,唉......”

  眾人沒有懷疑田不易的話,因為剛才的劫雷如果不是龍這等生物造成,還有什么靈物能引發。

  “不管如何,這里倒是要先祝賀田師弟得第一寶地了。”曾叔常看著田不易身后的雷池羨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