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七十二章 絕戶計
  蘇茹打破沉默,道:“咳咳,不管是你們七師弟送的,還是你們師叔送的,既然送給你們了,那就好好收著,老六,你不用擔心,可以放心使用,不過下山的主要目的是歷練,所以你還是需要下山。”

  “是,師娘。”杜必書眼中有精光,他雖然留戀大竹峰,卻沒想留在大竹峰,他想山下的世界已經好久好久了,只是礙于門規,沒有玉清四層修為不得下山,他才一直待在山上。

  上次救災倒也下山了,可惜就是在青云山周邊活動,還累死累活的忙碌,哪有去賭...歷練的機會。

  安排好杜必書,蘇茹看向吳大義,“老二,你怎么想的?”

  吳大義明白這是在詢問他什么時候下山,很顯然弟子們的情況田不易夫婦不說全部了解,卻也知道個大概,起碼突破這種事上,他們都知道,他想了想道:“我也在這幾天下山吧,正好和六師弟有個照應。”

  蘇茹眉頭一皺,道:“回來的時候你們可以結伴,出去不行,如果不能自己獨立,這歷練的意義就會大打折扣。”

  “啊?”吳大義和杜必書都失望的叫出了聲。

  “別啊了,老六先下山,隔一個月老二你再下山。”田不易回過神,揮手道。

  “是,師父。”田不易開口,兩人哪里還有拒絕的可能。

  解決兩人,田不易又看向老三鄭大禮和老五呂大信,道:“你們兩個修煉的怎么樣了?還有多久突破?”

  鄭大禮和呂大信對視一眼,拱手異口同聲道:“師父,不出一年定然可以突破。”

  “好,都是我的好弟子。”田不易臉上的笑容宛如夏天盛開的向日葵,要多燦爛有多燦爛,弟子們突然全部有了出息,他這個望子成龍的老師父心里很是寬慰啊!

  “都下去吧,老七,你跟我來。”田不易準備遣散眾人。

  李青云叫住田不易,“師父,等等。”

  田不易道:“還有什么事嗎?”

  李青云點頭,沖著竹林大喊一聲,“大白,小白,快過來。”

  汪汪汪,汪汪汪...

  歡騰的犬吠從竹林傳來,在眾人詫異中,三道影子沖了出來,一道橘黃色,兩道純白色。

  “是之前的狗叫。”何大智道。

  臨近,眾人看清模樣,原來是三條大狗,一只自然是大竹峰的鎮宅靈獸,好久不見的大黃,另外兩只是毛發純白,神態有些憨厚的大白狗,三只狗模樣有些像,只是白色的兩只多了一些威嚴和莊重。

  “師父,這是大黃的兩個兒子,也是我以后的靈獸,大白和小白。”李青云介紹道。

  “大黃的兒子?”田不易額頭有黑線,其他人則滿臉古怪,都在悄咪咪的偷看田不易臉色。

  “嗯,就是大黃在小竹峰造的孽,這兩只天賦很好,我就帶走了。”李青云直言不諱。

  “呼!”

  田不易深深吸了口氣,瞪了眼大黃,大黃低著頭,大眼睛到處亂轉,也不敢看田不易。

  好在田不易并沒有懲罰大黃的想法,他只是有些擔心自己的丹藥還能不能剩一點,“你水月師叔說什么了嗎?”

  李青云硬著頭皮道:“師叔說大黃本事不錯,以后可以常來。”

  田不易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鐵青下去,大黃嗚嗚兩聲,腦袋直接埋進自己的前腿,尾巴也加緊似乎在等待暴風雨的到來。

  “還有嗎?”田不易的聲音很平靜,但其中蘊含的雷霆是個人都聽得出來。

  李青云不敢再作死,急忙道:“水月師叔還說,因為大黃太有本事,小竹峰得了一批優秀靈獸,所以以前的事就既往不咎了,多余的丹藥也...不要了...嗯,什么都不要了。”

  只是他越解釋效果似乎越差,田不易臉色不僅鐵青,已經開始泛紫了,有些事他算是明白過來。

  “呵呵,好個水月,原來陷阱在這里,我說你上次怎么那么著急帶走大黃,原來是借種生靈獸啊,虧你還有臉說不要丹藥了,得了那么多靈獸,還反口向我要了這么多丹藥和金錢,你還真的做的出來,呵呵,現在良心發現了?晚了,大黃。”

  嗚嗚...

  大黃直挺挺的站起來,戰戰兢兢的等候發落。

  田不易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狠聲道:“行啊,她不是歡迎大黃常去嗎,可以,大黃,現在給你一個任務,一年內,讓小竹峰的所有母犬再生育一次,能做到嗎?”

  大黃兩腿發顫,眼中有恐懼,還有哀求,他好不容易才脫離那個苦海,現在又主動回去?還要不要他活了。

  “怎么,你要違抗我的命令?”田不易頭頂天空風云劇變,剛剛還晴空萬里,如今已經是烏云遮天,壓抑的氣息令所有人噤若寒蟬。

  嗚嗚嗚...

  大黃用力搖著頭,一滴悲傷痛苦的眼淚順著眼角悄然滑落。

  他悲嘆,悲嘆于他的腎壽命就要結束了!

  啪!

  一聲脆響傳來,蘇茹的巴掌在田不易腰間劃過,讓田不易胖胖的肚子上下不斷起伏。

  “行了,別鬧了,不就是借種嗎,大黃也沒什么大損失,不要嚇唬他了。”

  “哼,你以為我在開玩笑?”田不易一臉的殘忍,咬牙切齒道:“靈獸可不是想養就養的,我要讓小竹峰破產。”

  眾人身體一顫,被田不易的計劃震驚,同時也對大黃的命運無比同(羨)情(慕)?

  “胡鬧,靈獸一旦泛濫,難道只有小竹峰遭殃?”蘇茹有些生氣的再拍了田不易一巴掌,任何東西都過猶不及,靈獸為天地寵兒,少數可以給人類帶來諸多方便,可一旦多起來,它們就會形成自己的勢力,更重要的是靈獸,靈獸,它們是會主動吸收天地靈氣修煉的,泛濫成災別說小竹峰,整個青云門都會遭受無妄之災。

  “哼,泛濫?大不了我都殺了...”田不易話才出口,一雙眼睛就死死的盯著他,大黃悄然匍匐在地,雙眼中只有哀求。

  看著自小陪著他的大黃,嘴里的狠話終究是說不出來,田不易背手道:“殺了,殺了太便宜水月,大黃,以后青云去小竹峰,你就跟著一起去吧,沒事多去找你‘朋友’玩玩,不要太激烈,但是也不準懈怠,懂嗎?”

  汪?

  大黃一愣,接著聰明的反應過來,喜極而泣,嗚嗚不斷。

  眾人見田不易松口心中石頭落了下來,只是回想田不易的話,他們又身體一寒,面面相覷中視線都不敢掃向田不易。

  “師父好狠的心。”何大智喃喃,眾人紛紛點頭。

  田不易沒讓大黃去瘋狂,反而細水流長,這看似退步,實際上是溫水煮青蛙。要是真讓大黃每次都去播種一些,小竹峰的資源才是真的要被耗盡。

  “老七,以后你看著點,你師父說的就是氣話。”蘇茹一臉無奈,只能囑咐李青云。

  李青云頭痛的點點頭,管大黃吧,師父這里不好交代,不管大黃吧,水月大師對他也不錯,而不答應蘇茹吧,她準得發飆。這夾在三個人之間,李青云第一次感受到生菜的不易。

  ......

  守靜堂后堂,李青云獨自與田不易見面,他沒敢帶大白和小白,害怕又觸了田不易霉頭。

  兩人在內堂說了許久,李青云把自己的修煉情況一一告訴,除了大梵般若其余都沒有什么隱瞞,他現在的情況也沒有什么可以隱瞞的。

  而田不易在知道李青云與水月的約定,并在小竹峰修煉神劍御雷真訣有所成就后,對于水月的“恨”多少減輕了些。

  “你水月師叔說的也沒錯,當年要不是有真雩大師的饋贈,神劍御雷真訣我很難修成,在她那里完成第一步的確是最好的方法,不過接下來吸收雷霆對你已經沒有多大的幫助,你主要還是修煉,盡早修煉到玉清三層,最好是四層,那時候你才能把你的底蘊發揮出來。”

  “是,弟子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