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七十一章 田不易的迷茫
  田靈兒看了李青云一眼,見他平靜含笑觀望,沉吟一下道:“嗯~,我要是沒看錯,那應該是小竹峰母竹的竹筍,和普通竹筍雨后就長不同,母竹想要發出新的竹筍,需三年發芽,又三年發育,后三年破土才可食用,九年孕育,功效神異,能增加一定程度的資質,并激發身體潛力,是小竹峰除了母竹外最大的寶貝。”

  “能增加資質,還能激發身體潛力,嘶,七師弟還說你沒有搬空小竹峰。”杜必書瞪眼大聲道,一副被震驚的樣子,眾人眼中也有驚訝,激發潛力的寶物已經是罕見,那能增加資質的寶物無疑都是真正的天材地寶,百年不遇,千年難逢,兩者屬性相加,這竹筍的價值......

  這一秒,眾人看張小凡的眼神除了羨慕就只有羨慕了,誰叫人家有一個好大哥呢。

  “青云哥...”張小凡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感謝李青云了,他身體都有些顫抖,聲音哽咽說不出話來。

  李青云拍了拍張小凡肩膀道:“小凡別想那么多,努力修煉就好,再好的寶物只有給對的人才是寶物,不然都是廢物。大家也別站在門口了,飯菜都要涼了,有什么事吃過飯再說。”

  李青云拉著張小凡進屋,眾人跟上,早飯還是熟悉的雜醬面,眾人吃的有滋有味,不時說起大竹峰的大家的生活,李青云也簡單說了說自己在小竹峰的情況。

  不得不說,大家的情況相差無幾,無外乎修煉。

  都說學習氣氛會感染人,這修煉氣氛也一樣,自從李青云走后,大竹峰就進入刻苦修煉的氛圍,不說張小凡日夜不息的修煉,其他人也罕有外出活動,連喜歡唱戲的二師兄也只是偶爾在清晨吊吊嗓子,其余時間不是在修煉,就是在修煉的路上。

  大竹峰眾人能在一年后都有長度進步乃至突破,和這一年的努力密不可分,當然眾人的基礎也很重要,幾十年的厚積薄發,現在突破也屬于理所當然。

  早飯吃完,李青云還沒來得及問田靈兒師父師娘去哪兒了,田不易和蘇茹就相伴來到膳廳。

  當看到李青云回來時,兩人也是驚喜一陣子。

  “老七,什么時候回來的?我居然都沒發現。”田不易笑容滿面,圍著李青云仔細打量,沒忍住,又開始上下其手。

  李青云和眾人也習慣了田不易的摸骨大法,自動忽略,幫忙收拾著碗筷。

  “昨晚回來的,對了師父,師娘,這是我給你們的禮物。”給田不易和蘇茹夫婦的禮物,不再是什么寶物。

  蘇茹的禮物是一袋望月居的鮮花種子,其中類別多達五十余種,是望月居前輩一生的積蓄。

  田不易的禮物是一塊蘊含雷霆氣息的望月臺山石,那是李青云的修煉成果見證,有一定辟邪和鎮靜作用。

  對于李青云的禮物,田不易和蘇茹都欣然接受,蘇茹更是感慨萬千,嘴中不斷重復,好,好,好。看得出來望月居也曾是她常去的地方,可惜物是人非,現在的她回一趟小竹峰都不容易,哪里還有心情去望月居賞花賞月。

  “有心了。”田不易檢查完李青云的情況,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胖胖的臉上全是欣慰,貼身收好那塊雷霆望月石,正色道:“老七你回來的也正好,昨日我和那你師娘去了通天峰,了解了一下草廟村的情況,結果還是一無所查,加上上次那場暴雨沖刷了痕跡,老八,你們兩要有心理準備,此事短時間內不會有答案了。”

  聽聞草廟村的事,李青云和張小凡對望,李青云早有心理準備很是平靜,他知道一切事的前因后果,知道普智是兇手,知道蒼松會叛變,但還不到他明說的時候。

  他一旦告知田不易真相,各種調查必然接踵而來,而他身上的秘密自然無法再隱瞞,佛道雙修并不是死罪,可只有玉清一層修為的他,恐怕又要成為玉清殿最孤單的影子,生死再度掌握在別人手中,他不想如此被動。

  所以在沒有獲得足夠力量前,他都不會告知田不易真相,秘密在一個人身上是秘密,當第二個人知道后,就不是秘密了。

  至于張小凡那邊,等他修煉到玉清四層,遵守承諾,李青云就準備直接告訴他真相,到時候他是什么選擇都在可控范圍,真等到正魔大戰,等著天音寺自己曝光,以張小凡的性格指不定鬧出什么大禍。

  張小凡表現的也很平靜,到底長了一歲,懂了更多的事,明白很些事不是他想什么就是什么。只是他的拳頭捏的有些用力,突然之間明白李青云當初對他說的話,自己沒有力量,就算知道真相又如何,沒有力量,他甚至無法自己去調查,只能等著別人的‘施舍’。

  田不易見兩個徒弟都冷靜的過分,以為是太失望,咳嗽一聲道:“雖然草廟村的事沒什么進展,但是你們王二叔在通天峰生活的很好,你們不用擔心,而林驚羽那小子在龍首峰過的更好,你們蒼松師伯疼愛有加,日子瀟灑的很,所以你們不要想那么多,好好修煉,事情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

  李青云點頭沒多說什么,張小凡只是沉默。

  田不易明白這事對兩人的影響還很大,也沒繼續說下去,道:“老七,既然回來了就靜下心好好修煉,我看你的情況,大圓滿也不遠了是吧?”

  “應該還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最后的周天很難。”李青云道。

  “行,準備突破的時候說一聲,我為你護法。小凡,你煉體資質很好,你師兄回來就跟著多學習一下。”

  “知道了師父。”張小凡點頭。

  見兩人并無大礙,田不易看向杜必書道:“老六,你玉清四層熟練的怎么樣了?”

  “啊?”杜必書愣了一下,然后尷尬撓頭,“師父,你,你早就知道了啊。”

  田不易微笑道:“前些日子就看你在竹林蹦蹦跳跳,開心的像一個猴子,周圍的樹葉亂飛,我能不知道嗎,我也是想著讓你多熟悉一下境界,才沒有打擾你。”

  “呵呵,謝謝師父。”杜必書頗為感到道,被師父關愛,上一次還是在上一次了。

  “先不要急著高興。”田不易嚴肅著臉,道:“老六,按照我們青云門舊例,修行道太極玄清道第四層的弟子,便要下山游歷天下,同時尋找良才靈物修煉法寶,讓你在家中熟悉這么久已經是極限,你準備一下,這幾日就下山去吧,至于能否得到聚天地靈氣的神物,就看你自己的造化機緣了。”

  杜必書怔了一下,眼中有幾分不舍,又有幾分歡喜,道:“是,師父,不過......”

  “不過什么?”田不易眉頭一皺。

  杜必書身體一顫,趕忙解釋,道:“師父,不是弟子害怕出去,我是想問一下,這個我能使用嗎?”說著從懷中拿出李青云送給他的竹頭。

  “嗯?”田不易先是一愣,當看到杜必書手中竹頭時,臉色格外古怪,道:“這,這不是小竹峰淚竹嗎?你怎么得到的,對了,老七,老七給你的?”

  田不易看向李青云,李青云點頭,田靈兒祭出自己十片粉紅竹葉道:“爹娘,我們都有禮物哦,看,漂亮吧。”

  琥珀朱綾和竹葉纏繞,在天空畫出美麗的霞光,好似少女舞動,端是柔美漂亮。

  眾人也把禮物展示出來,田不易和蘇茹對望,以他們的眼力幾乎一眼就看出這些靈物的價值。

  蘇茹遲疑道:“老七,這些靈物你是從哪里得到的?”

  李青云把之前的話重復了一遍,當聽到靈物都是水月大師賜予送給大竹峰弟子的,田不易那張胖胖的臉上充滿了迷茫,許久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