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五十五章 月下談心
  就像大黃所說,狗狗們并沒有那么多離愁別緒,對于他的離開,除了大狗們哀鳴一陣,什么事都沒發生。

  帶著大黃回到望月獨居,李青云指著前方獨樓嚴肅道:“大黃我暫時還不能回大竹峰,你就和我在這里住下,活動范圍僅限于周圍草地,淚竹林不準踏入一步,更不準去找你那些情人,能做到嗎?”

  “汪汪。”大黃堅定點頭,他本身性格懶散,屬于能躺著絕不坐著的‘老狗’,如無必要,他也不想繼續去招蜂引蝶了。

  拍了拍大黃的腦袋,李青云回屋準備做飯,看大黃骨瘦嶙峋的樣子,要是被田不易看見,指不定就發現什么,還是給他補回來才行。

  因為知道李青云要回來住,望月居里面已經置辦好很多食材,一如既往,肉食比較多,一小時左右,兩大盆葷素搭配的飯菜送到大黃面前,而他自己啃著兩節新鮮淚竹打牙祭。

  自從脫胎換骨開始修煉后,強大的靈氣吸收能力,直接滿足了他身體日常消耗,除了偶爾需要進食,他倒是快人一步做到了辟谷。

  不過雖有辟谷的能力,李青云卻也沒打算放棄美食,作為大中華之后,要是把美食都放棄了,修仙路途未免過于寂寞。

  看著面前香氣四溢的食物,大黃老淚縱橫,鬼知道作為肉食動物的他在小竹峰受到了多少委屈,那沒有鹽分、沒有油氣的食物差點噎死他。

  “汪汪...”感謝兩聲,大黃埋頭苦干,李青云微笑揉了揉大黃的腦袋,摸著他有些堅硬的頭骨,也是心生可憐,不禁感慨:女人啊,夠就行,千萬別多,身體著不住啊!

  等大黃吃過飯,收拾好碗筷,囑咐大黃不準亂跑,下午時間李青云正常修煉,望月居這里得天獨厚,是難得的修煉寶地,靈氣濃渡雖不如太極洞內,卻也比其他地方要好很多,加上樓上寬敞的視野,在這里修煉,速度較于大竹峰還有些提升。

  一百零八周天修煉,主要考究的是一個靈氣控制能力,再來是身體承受能力,前人無人敢修成大圓滿周天,多半是身體素質不夠好。

  玉清一層,無法修煉道法,周身經脈強化全靠周天運行,天賦好能多運行兩周,天賦不好,完成三十六周天都難,所以歷來沖擊圓滿周天的不是絕頂天才就是得到天材地寶輔助的幸運兒,可即便如此,能完成圓滿周天的千年難有一人,大圓滿周天更僅存于傳說,就是當年無敵于世的青葉祖師也不曾修成大圓滿周天。

  李青云敢去嘗試,那是因為脫胎換骨得天獨厚,經脈堅韌寬敞,并隨著修煉還能繼續提升,他只要三修齊頭并進,大圓滿周天就不是傳說。

  修煉不知歲月,眨眼之間當李青云聽到大黃吼叫時,睜眼天色已經暗了下去。

  他起身從二樓看去,屋前有一白衣女子靜立,似感受到他的目光,抬頭看來,絕美容顏立刻倒影在心間。

  “陸師姐,你來了。”李青云微笑揮手。

  陸雪琪嘴角露出淡淡笑容,看了眼守門的大黃。

  “哈,他是大黃,你沒認出來吧。”

  “嗯?”陸雪琪除了修煉對其他的瑣事很少過問,遂不知道大黃在小竹峰的變化,“他是大黃?”

  驚訝寫在了陸雪琪臉上,大黃她知道是誰啊,田師伯的癩皮狗,常常被她師父指責不檢點,只是她明明記得大黃是一只體格健碩,甚至有些肥胖的大狗啊,眼前這只...

  看著骨瘦嶙峋,后腿都在打顫的大黃狗,陸雪琪一時間還無法相信他們竟是同一只狗。

  在陸雪琪驚訝時,李青云已經從二樓走下來,他拍了拍大黃的腦袋,羞愧道:“他真是大黃,你認識那只。”

  陸雪琪疑惑道:“他這是...怎么了?”

  李青云嘆氣,道:“一言難盡,我們邊走邊說。”

  陸雪琪點頭,在前面帶路,兩人在大竹峰就說好,回來后便帶李青云上望月臺。

  大黃看著兩人相伴離開,狗爪子在身上撓了撓,看著又扁下去的肚子,人性化的長嘆一聲,沒有提醒李青云,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趴下,根據他在小竹峰的經驗,不動就不餓了。

  半個小時過去,夜幕降臨,明月升空,因為中午吃了好的,以往的經驗有些不起作用,肚子造反,大黃焦躁的在空地上轉來轉去,腦袋抬了又抬巡視周圍每一個角落,幻想著某個男人從天而降,給他送來美味的食物。

  只是某人有異性沒人性,終究是要辜負他了。

  .......

  望月臺上,李青云張開雙臂感受山頂涼風,明月在他身后緩緩上升,黑發飛舞襯托著修長的身體神俊非凡,脫胎換骨后,他身高終于追上了陸雪琪,達到了一米七的程度,兩人站立在一起,也不在是姐姐照顧弟弟,有點金童玉女的意思。

  “師弟,小竹峰不冷吧。”

  陸雪琪站在望月臺邊,腳下便是萬丈深淵,她也不怕,似還挺喜歡凝望下方。

  李青云沒有回答,走上前,來到懸崖邊上,看著下方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道:“師姐在看什么?”

  “不知道,就是覺得深淵這般深,里面會不會藏著大家最想知道的秘密?”

  “原來師姐也有好奇心。”

  “人人都有,我也不例外。”

  “深淵有沒有秘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師姐你這樣很危險?”

  “危險?”陸雪琪扭頭看向李青云,不懂他的意思。

  李青云淡淡一笑,凝視著深淵,平靜道:“我曾聽說過這么一句話,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師姐這般凝視深淵,當真的處于深淵的時候,還會好奇嗎?”

  陸雪琪一怔,有莫名心悸產生,身體不自覺往后退去。

  ‘我這是害怕了?為什么會害怕?’陸雪琪很不解,以往她就是在望月臺上過夜也從來沒有害怕過。

  啪!

  一只大手牽住了陸雪琪的胳膊,她身體不由停了下來。

  陸雪琪看去,李青云神色平靜中帶著肅穆,道:“師姐,深淵在前,你是準備后退嗎?”

  陸雪琪握著天琊的手陡然用力,眼中害怕陡然被厲芒斬斷,她重新凝望腳下,深淵還是那個深淵,只是這一次,她看見了不同。

  “我的好奇心會害死我嗎?”陸雪琪輕聲開口。

  “好奇心會害死無知的貓,但絕無法傷害身經百戰的猛虎,師姐愿意成為貓還是成為猛虎?”

  陸雪琪沉默下來,沒有正面回答,許久才道:“師弟突然對我說這些是為什么?”

  李青云跳遠星空明月,眼中好似回到草廟村血流成河的場景,無力讓他緊握拳頭,身體內蓬勃的力量又讓他回歸自信,“世事無常,誰也料定不了今后會發生什么,即便強如青云門,也有被魔教攻占的時候,我曾親眼看著家鄉離去,那種無能讓我徹夜難眠,我想掌握力量,掌握足夠保護我身邊人的力量,然而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在天地面前,我們與凡人相差無幾,想要獲得凝視深淵的力量,我的路還差太遠,所以師姐想做病貓還會猛虎?”

  詢問再次提出,李青云靜候答案。

  陸雪琪修為無疑高深,小小年紀就有玉清七層修為,七脈會武前恐能玉清巔峰,但是這還遠遠不夠,將來要面對的危險都是她無力應對的劫難,李青云不想她出現意外,便只能增加她的強者之心。

  李青云不是詆毀陸雪琪,陸雪琪的資質號稱青云門千年第一,然而結果了,無數災難在前,不是悲劇就是靠著張小凡爆種,在結局終極大戰中,她甚至還需要水月大師犧牲自我還有諸多同門保護才能活下去,落到如此境地,她愧對自己的天賦,完全沒有展露出千年第一人該有的姿態。

  而究其原因那就是陸雪琪本身沒有絕對變強的欲望,她只是在水月大師的安排下,按部就班的修煉,她對于力量從來沒有像張小凡那般渴望,那般癡狂的追求過,沒有執著的強者之心,她又怎能獲得足夠保護自己,保護他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