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五十二章 雙贏之策
  水月大師點頭,忽的看見旁邊的陸雪琪又開口道:“小竹峰提供你修煉經驗秘籍和場地,師侄你除了偶爾幫助一下師姐她們,師叔還有一個請求。”

  李青云道:“師叔請說,能力范圍內,定然竭力完成。”

  “此事對你來說也簡單,那就是回大竹峰找你師父修煉神劍御雷真訣的時候,把你陸師姐也帶上。”水月大師話語平靜,絲毫往日對田不易的不滿,甚至語氣中多有對田不易的肯定。

  顯然,水月大師對田不易早就放下心中介懷,奈何田不易是犟驢,放不下面子,這才導致兩人關系始終僵硬。

  明白水月大師的意思,李青云瞧了陸雪琪一眼,她臉上有猶豫,還有疑問,在她思維里,強者是如掌門道玄或者蒼松師伯那般,雖然有些不敬,但外人看來田不易真不是強者那塊料。???.

  “師姐,我師父很厲害的,非常厲害。”李青云解釋。

  水月也怕陸雪琪不認真學,嚴肅道:“雪琪,你別看你田師伯不修邊幅,他的修為在整個青云門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哪怕比起掌門師兄,他也不遑多讓,你隨青云過去,可得好好學習。”

  陸雪琪瞪大眼睛,驚訝的模樣讓李青云有些好笑,能讓清冷的陸雪琪這般吃驚,田不易的強大顯然超過了她的認知。

  “是弟子以貌取人了,師弟對不起。”陸雪琪心性強大,驚訝過后,沒有質疑,而是選擇承認自己的坐井觀天。

  李青云搖頭,“其實我也不清楚師父到底有多厲害,不過能娶到師娘那般仙子,師父定然有所長,不然大竹峰肯定沒有現在那么清閑。”

  “嗯?”陸雪琪不解。

  水月大師到是笑笑道:“何止是沒有清閑,你師父要不是武力壓制,大竹峰早就被你師娘的追求者踏破了,要知道當初你師娘可是整個青云門的一枝花,追求者無數,就是其他門派提親者也是絡繹不絕,多少青年才俊啊,最后卻落到你師父那臭碗中,哼,說起來我就來氣,你師父看上去忠厚老實,心思卻奸猾的可以,別人追求都是正大光明,就你師父偷偷摸摸,到了最后還生米煮成熟飯,拐走師妹,簡直可惡至極。”

  往事重提,水月大師少了冰冷,多了暴躁,銀牙碎咬,清修氣質蕩然無存。

  李青云:是我太單純了,他們倆根本不可能和平共處。

  陸雪琪瞪了李青云一眼:不準笑,還不是你師父害得。

  李青云:我,我沒笑啊?

  陸雪琪:我看見你嘴角抽動了。

  李青云:...0...

  “你們兩個眉來眼去的別當我看不見,青云師侄,怎么你也要學你師父?”

  水月大師宛如凜冬的聲音透體而入,嚇得李青云和陸雪琪低頭正襟危坐,眼皮都不敢抬一下,他們知道此刻的水月大師恐怕是寒冰滿面,怒火中燒。

  然而不敢抬頭的李青云和陸雪琪不知道,水月大師并沒有兩人想象的生氣,而是眼神古怪的看著兩人,神情中有欣慰,有嘆息,還有一些追憶。

  ‘年輕就是好啊!’

  “行了,此事就這么決定了,師侄你和雪琪一起修煉神劍御雷真訣,資源共享,要是沒事就下去吧,省的礙眼。”水月大師趕人,周身散開刻意制造的“冰冷”。

  “是,師父。”陸雪琪習慣了水月大師的冰冷,起身準備離開。

  李青云被周圍的“寒氣”逼迫,如坐針氈,哪里敢停留,水月的趕人無疑赦免“死罪”,當下急切隨陸雪琪一起站起來,道:“師叔,師侄就告退了。”

  水月大師已經背過身去,拂塵隨意掃了掃很是不耐煩的樣子,李青云和陸雪琪對望,相伴離開內屋。

  靜竹軒外,小竹峰眾弟子已經散去,留下幾個侍奉水月大師的弟子,文敏便在其例。

  因為宋大仁,李青云和文敏的關系很是不錯,便先行問好,“文敏師姐,沐師姐,程師姐,好久不見。”

  “啊,小師弟你們出來了。”

  “小師弟好久不見。”

  “師弟,師父她老人家沒為難你吧。”

  三人聽到聲音,回身相繼問好,繼而聚攏在李青云身側,像是歡迎李青云回來。

  “哼。”看著李青云受歡迎的樣子,陸雪琪心中輕輕哼了一聲,不自覺更靠近李青云一些。

  “師叔人好著呢,怎么會為難我。”李青云笑著回答。

  “師父就是喜歡陸師妹和小師弟,陸師妹一去三日了無音訊,換做我們哪有好眼色看。”

  “師叔是擔心你們安危。”

  “師弟,這次你準備住多久?”

  “嗯,還不確定,不過應該會居住一段時間。”

  “師弟,你還指導我們修煉嗎?我總感覺修煉有異樣,就是找不出來。”

  “還指導,以后你們有問題可以來望月居來找我,沐師姐,我看你形體,應該是有動作走樣了,師姐你是不是在刻意鍛煉什么?”

  李青云的話引得眾人矚目,紛紛看向沐蘭。

  沐蘭是小竹峰二師姐,修為高深,模樣俏麗中帶著俊朗,身體修長板正,身高一米七左右,性格比較強勢,是小竹峰‘威懾’騷擾者的第一把手,同時也是小竹峰被騷擾最少的人。

  然而就是如此一位巾幗,聽到李青云詢問后,臉上浮現羞紅,不自然低下腦袋,竟然支支吾吾,不善言辭起來。

  文敏是大師姐,對姐妹的情況不說了如指掌,該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一看沐蘭如此模樣,嬉笑一聲也不掩飾大聲道:“師弟,看看你沐蘭師姐與我們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

  李青云掃視四人,陸雪琪不用說容貌絕世,身材傲人,除了性子清冷了一些,是毫無瑕疵的女神;文敏大師姐溫柔熱情,為人大方,有大姐姐風范,嗯~各方面都大,是宋大仁修了不知道多少福報才能遇到的賢惠媳婦;程雙,陸雪琪的三師姐,個子不高,最多一米六,長得精致玲瓏,是標準的童顏巨×,性格和田靈兒有些相似,古靈精怪,不過到底比田靈兒多活了好些歲月,沒有了田靈兒的無理取鬧,深的青云門男弟子喜歡,是陸雪琪之下最后歡迎的女弟子。

  四人性格完全不同,身材樣貌各有千秋,要說沐蘭師姐區別于眾人,李青云眼神掃過四人胸膛。

  如果按照胸懷排名,程雙肯定是第一,然后是文敏,陸雪琪和文敏不相上下,而沐蘭,不好意思,可能要成為小竹峰的小師妹。

  念此,李青云又看沐蘭身肩部位,的確是上半身鍛煉過度的樣子,心中明了,李青云也是硬著頭皮道:“沐師姐,你這樣鍛煉有用,但是效果不大,而鍛煉過度更有縮小的危險,何況你也不想擁有一身豐滿的‘肌肉’吧。”

  “哼,臭小子我就知道你懂。”文敏一巴掌狠狠拍在李青云肩膀上,力量之大,讓猝不及防的李青云踉蹌一步。

  ‘糟糕,中了這女人的奸計。’

  李青云眼神瞟向陸雪琪,卻得到一個早就知道的白眼,當下心也不慌了,委屈巴巴道:“大師姐,是你讓我找不同的。”

  “那你說哪里不同啊?”文敏得意的挺了挺寬闊的胸懷,程雙咳嗽一聲,輕輕抬起腦袋,剎那山巒起伏,陸雪琪沒有多余的動作,她站在那里就是最美的景色。

  沐蘭本來就羞澀,此番被姐妹擠兌,眼睛里都開始閃爍晶瑩,那泫然欲泣的樣子好不可憐。

  “嗚嗚...”

  抽泣聲傳來,文敏橫刀立馬瞪著李青云,“好啊,青云師弟,你才回來就欺負師姐,還她沐師妹弄哭了,你說你要怎么補償?”

  “啊???”李青云張大嘴巴,看見蠻不講理的文敏,突然明白一個道理,甭管多溫柔善良的女人,不講理起來,那是真的不講理。

  他扭頭準備尋求幫助,只是就算是陸雪琪似乎都認為是他的錯,‘生氣’的撇開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