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五十章 再臨小竹峰
  風馳電掣,天琊神劍無疑神速,從弟子起居到大竹峰山頂,尋常走路需要小半日,在陸雪琪有意加速下,半個時辰便來到山頂。

  大竹峰的山頂墨綠一片,少見翠綠,這里的黑節竹又粗又硬,品質好的已經有單獨作為法寶的資質,青云門幾千年發展,大竹峰黑節竹和小竹峰的淚竹功不可沒,可惜兩種神異竹子生長都不是輕易的事,如今能單獨煉制法寶的竹子已經不多。同時山頂也是大竹峰弟子畢業課程所在,要是無法砍斷這里的黑節竹,砍竹功課就不算結束。

  兩人降落,陸雪琪好奇打量四周,和淚竹林的柔美不同,黑竹林更多是一種粗狂,一眼看去不像竹林,倒像是一排排散發黑芒的刀劍。

  說起來淚竹號稱天下第一堅韌,這黑節竹也不遑多讓,且黑節竹因為整體粗大更適合煉制攻擊法寶,淚竹因為整體過于纖細矮小,多用于輔助煉制,反而不如黑節竹受到歡迎。

  不過隨著能煉制法寶的黑節竹減少,淚竹倒是在青云門盛行起來,畢竟輔助上淚竹的消耗不大,小竹峰好品質的淚竹還有不少。

  “師姐,你等我一下。”

  李青云輕車熟路在周圍落葉中尋找什么,不一會兒功夫就找到幾個鼓包,因為沒有攜帶挖掘工具,他便微笑著看向陸雪琪,“師姐,幫幫忙。”

  “哼。”陸雪琪冷哼一聲,握住天琊神劍的手有些僵硬,沉默片刻最后到底沒有拒絕,藍色光芒在竹林閃耀,藏在地底的竹筍紛紛破土而出落到李青云面前。

  “能御物就是好啊。”李青云羨慕感嘆,山頂竹筍味道乃是大竹峰一絕,然而這地方黑節竹盤根錯節,生長了不知道多少年歲,地面早被竹根霸占,想要挖竹筍困難無比,就是讓宋大仁他們幫忙,一日也挖不了幾根。

  今日得幸于陸雪琪,高強的修為是其次,天琊神劍的鋒利才是挖掘利器。

  陸雪琪鼓勵道:“師弟只要你努力修煉,很快就能御物的。”

  “我啊,還差得遠。”李青云搖頭,田不易給他的路比想象的要難,一百零八周天運轉真不是開玩笑的,他目前修煉已經有兩個月,周天數目剛達到48周天,平均下來便是五天增加一個周天,想要完成108周天,大致需要一年時間。

  然而,這只是理想狀態,事實上,增加周天數目,前幾個周天幾乎一天增加一輪,可到了后面越來越難,現在更是一個星期才能增加一輪,想要完成108周天絕不可能一年時間就完成。

  李青云心中已經做好長久練氣準備,不管是三年還是五年,乃至十年他都要堅持下去,十年歲月換的最強的基礎,這個買賣他覺得值。

  竹筍挖好,兩人踏上飛劍準備回去,陸雪琪掃了眼四周黑節竹,詫異問道:“師弟怎么不見母竹,而且周圍也沒有禁制,不怕外人偷盜嗎?”

  李青云神秘一笑道:“呵呵,師姐你這就不懂了,大竹峰和小竹峰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最大的區別?”陸雪琪略微思索,道:“是弟子數目。”

  “答對了。”李青云拍手,陸雪琪恍然明白過來,“大竹峰沒有足夠的人手去看管母竹,設置禁制無疑此地無銀三百兩,我想大竹峰的母竹一定很‘平凡’,他就藏在這茫茫竹林中,是吧。”

  “啪啪啪。”

  李青云拍手稱贊,“師姐文思敏捷,大竹峰母竹生長已有萬年時間,早就有了自己的先天靈識,懂得神物自晦,更有躲避災劫的能力,常人別說找到他,就是找到了也拿他沒辦法,因為整個大竹峰黑節竹都是他逃生所在。”

  陸雪琪點頭,沉吟道:“如此說來,大竹峰的母竹可能要比小竹峰的強上一些,我看見過淚竹母竹,她只有基礎的混沌意識,這會影響師弟你煉制神兵嗎?”

  “應該不會吧。”李青云撓頭,他修煉也才會不久,哪里懂煉器,田不易說什么便是什么。

  “師伯他們應該早有準備,不過你自己也要注意,神物融合非易事,要小心神物反噬,畢竟他已經有了比較強的靈識。”陸雪琪道。

  李青云微微點頭,認可陸雪琪的話,的確要只是混沌意識,控制起來還好說,但大竹峰黑節竹已經有了基本的靈識,沒‘人’愿意受人控制,到時候只怕還有些麻煩。

  兩人說著,天琊神劍化作流光往住所飛去,大竹峰峰頂恢復平靜,只是沒有了外人打擾,這竹樓似乎變得更‘活潑’起來,許多黑節竹都無風自動,就好像有一個看不見的森林精靈在竹林中嬉戲玩耍。

  ......

  竹筍的吃法很多,常吃有涼拌,煎炒,油燜,燉煮等,只要有想法,怎么吃都可以,而想要發揮竹筍最純正的味道,那無疑涼拌最好。

  清晨吃涼拌菜有些對不起胃,但美食在前也考慮不到那么多。

  隨著炊煙升起,大竹峰新的一天開始,宋大仁他們幾師兄因為閉關修煉,早餐無緣享受,田不易夫婦吃夠了大竹峰竹筍,李青云手藝再高,也就得了一個微微點頭。到是年歲還小的田靈兒吃的不亦樂乎,并下令張小凡一定要學會這道涼拌菜,好隨時給她做。

  經過昨晚的談心疏導,張小凡臉上少了抑郁,多了開朗,很開心的就答應了田靈兒。而陸雪琪對于大竹峰的黑節竹味道也是贊不絕口,并表示回去小竹峰還要讓李青云做一次。

  相聚總是短暫,帶著陸雪琪在大竹峰愜意的游玩兩日,在第三日,李青云便拜別田不易等人,跟著陸雪琪來到小竹峰。

  天琊神劍特有的藍色紅光吸引小竹峰弟子,以文敏為首,眾人翹首以望,待飛劍落下,看到陸雪琪帶著李青云回來時,一陣歡呼在小竹峰響起。

  “啊,是青云小師弟回來了。”

  “這次還教大家極限煉體嗎,感覺沒有小師弟在,鍛煉總差了點什么。”

  “小師弟這次準備住多久,要不干脆就加入小竹峰吧。”

  “是啊,小師弟,就留在小竹峰吧,這里可比那你大竹峰熱鬧多了。”

  .....

  鶯鶯燕燕,如百鳥齊鳴,李青云頭大如斗,緊隨陸雪琪身后,深怕走丟陷入眾人包圍一去不復還。

  “哼。”

  回到小竹峰的陸雪琪身上冰冷多了一些,震懾眾人好歹讓李青云順利走到靜竹軒前。

  而在靜竹軒前,水月大師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

  “師父。”

  “水月師叔。”

  陸雪琪和李青云見禮。

  “呵呵,都回來了啊,是出了什么意外嗎?怎么現在才回來?”

  水月大師臉上有疑惑,以她的目光可以看出李青云和陸雪琪沒遇到什么危險,也沒有矛盾的樣子,怎么這一去卻用了三天時間。

  陸雪琪眉頭跳動了一下,不自覺低頭,道:“師父,師弟還有些瑣事要處理,我們便在大竹峰待了三日。”

  無數目光聚集,似質疑,似驚訝,不可置信,多有探究。

  復雜的目光聚焦在身,李青云不自覺心虛呆立不說話,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虛什么。

  到是陸雪琪沒有異樣,絕美容顏的她從小到大享受的注視太多太多,她已經能輕易規避她不想接受的目光信息。

  水月大師也沒想到陸雪琪如此回答,她深深的看了眼李青云,沒繼續詢問,而是道:“好了,回來就好,你們兩跟我進來,其他人先回去,七脈會武的事明日再說。”

  水月大師轉身走入靜竹軒,陸雪琪緊隨其后,李青云愣了一下,沖著文敏等人抱拳見禮,這才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