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四十九章 夜食露,朝飲霞
  “陸師姐,這么晚了還不睡嗎?”李青云腳尖在青瓦上一點,身體飄到陸雪琪身側,環顧了四周一圈,像是在尋找陸雪琪所看的風景。

  陸雪琪環抱天琊神劍,眼神瞟了李青云一眼,平靜的聲音隨著三千青絲吹拂到李青云耳中,“我不是故意偷聽的,我比你先到這里。”

  “啊?”李青云腳下有些不穩,踩碎了一片青瓦,抬頭看去,月光映照中,陸雪琪絕美的臉上浮現朵朵紅暈。

  李青云嘴角微翹,大方道:“沒事,又沒說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不過陸師姐,屋頂風寒,要不我們下去說?”

  青云山海拔不低,雖不說終年冰寒,但山頂青云門所在還是有些寒冷,若是躲在屋舍還好說,這屋頂四面空蕩,就是以李青云的身體素質也忍不住打哆嗦,修真之人雖說有法力護體,可想要寒暑不侵也不是容易的事。

  陸雪琪用力握了一下天琊神劍,修長的手指已經有些發青,那是冷的,鬼知道她為什么待在這里久久不肯離去,也許,就為了多了解一下李青云?

  知曉陸雪琪秉性,李青云招呼一聲就率先跳下樓去,陸雪琪輕哼了一聲,攜帶天琊神劍飛身而下,長袖飄飄,白衣勝雪,好不絕美仙氣。

  李青云不自覺多看了一秒,陸雪琪臉上紅暈便更多了。

  “咳咳。”急忙收回目光,李青云回屋端了些熱茶來到院子石桌,“陸師姐,來喝點茶,暖暖胃。”

  “些許風寒不打緊。”陸雪琪死鴨子嘴硬,身體卻誠實的坐下,端起熱茶狠狠喝了一大口。

  “是,陸師姐修為高深,不過喝點茶解解渴也是好的。”對付傲嬌的人,別硬來,順著點她就好。

  這不,陸雪琪臉上有深以為然,連忙又喝了幾杯茶水,待到額頭出汗,手腳恢復溫暖,她才長長呼了一口氣。

  “陸師姐,還要嗎?”李青云微笑著給陸雪琪倒茶,還把一些糕點推到她身前。

  陸雪琪俏臉又是一紅,撇開臉去,“夠,夠了,師弟。”

  “陸師姐,聽說小竹峰望月臺夜晚也是寒冷,不知比起大竹峰如何?”李青云沒繼續逗弄,轉移了話題。

  “望月臺?”陸雪琪一愣,想了想道:“望月臺雖然寒冷,卻不及大竹峰,這里似乎格外冷了些。”

  陸雪琪眼中有疑惑,望月臺她常有去,也經常在上面舞劍,從未覺得寒冷,到是這大竹峰,僅僅是屋頂就讓她忍受不住,倒也奇怪。

  “或許是我大竹峰人少了些吧。”李青云談及望月臺可不是心血來潮,噬血珠在他這里太久了,久到上面的封印又暗淡了不少,特別是在他易筋經突破后,不知道是不是法力刺激噬血珠,噬血珠變得活躍異常,‘心眼’之下,他可以清晰感受噬血珠內部的邪惡力量在不斷沖撞普智留下來的封印,如若不管,至多半年,噬血珠就要破封而出了。

  噬血珠的力量特別,除了天克神物天琊神劍可以壓制,就只有天音寺的諸多佛法可以封印,李青云要是修為再高深一些,以他易筋經和大梵般若的修為到是可以封印一二,可惜他現在還是玉清一層,且還要在玉清一層待上好長一段時間,自己封印噬血珠幾乎不可能,所以丟棄是他目前唯一的選擇。

  而把噬血珠丟到什么地方也是一個大問題。

  最好的地方其實是在通天峰虹橋之下,那里是絕對的萬丈深淵,從沒有活物能從下方走出來,是真正的死寂之地,奈何沒有特殊情況下,虹橋是不對外開放的,李青云想去都沒有辦法,而且虹橋還有水麒麟守護,噬血珠活動越發頻繁,水麒麟指不定就發現噬血珠所在,那時候可就真的百口莫辯,等著身死道消了。

  無法在虹橋丟棄,李青云所能接觸的萬丈深淵便只有望月臺后,大竹峰也有懸崖峭壁,可惜都不是絕地,很容易造成生靈涂炭。

  那李青云為什么不去尋找‘攝魂棒’,效仿張小凡煉制出‘噬魂棒’呢?

  原因更簡單,張小凡是誰,那是誅仙主角,他能成功的事不代表別人能成,要是血煉真這么簡單,正道會摒棄,魔道會害怕,血煉會成為傳說?顯然的血煉那玩意就是九死一生的風險投資,李青云有大好前程,田不易甚至為他定制了九天神兵,他有什么理由去冒險?完全不值得啊。

  “陸師姐,望月臺真有傳說中那么美嗎?”

  “也還好吧,感覺沒有外面傳的那么夸張,就是視野開闊一些,不過月圓之夜的確令人震撼。”

  “說起來我住在望月臺下,都沒去看看呢,實在可惜。”

  “呵呵,回去后你就沒有那么忙了,什么時候都可以去看。”

  “那望月臺危險嗎?有什么注意沒,我看其后好像是深淵峭壁。”

  “危險自然是有的,上面風比較大,又臨近深淵,一不注意的確容易出事,所以我們小竹峰有規定,想登望月臺必須會御物才成。”

  “啊?要御物才能上望月臺?”李青云傻眼了,問來問去結果居然得到這么一個結果。

  陸雪琪見李青云失望模樣,秀眉微低,身子悄然側開一些,輕聲道:“你要是實在想上去,我,我可以帶你去看看。”

  “真的?”峰回路轉,李青云眼睛一亮,只是想想要是陸雪琪跟著他也不好丟噬血珠,心情頓時沒那么美妙了。

  也好在陸雪琪此刻側開身子,沒注意到李青云的沮喪,不然肯定是冷哼一聲,不告而別。

  “自然是真的,李師弟幫我們小竹峰那么多忙,帶你去望月臺不算什么。”陸雪琪自顧自說著,眼睛盯著手中天琊神劍,像是要看出花來。

  “那就謝謝陸師姐了。”李青云心中微嘆,決定先去望月臺看看情況,要是地點符合要求,看準時機丟點東西不礙事吧,陸雪琪要是注意到,就說,就說丟的許愿瓶。

  李青云和陸雪琪都不是善于言辭的人,李青云目的地達到,一時間也找不到其他話題可說,兩人就這么靜悄悄的坐在石凳上,看著氤氳的靈氣起起伏伏,聆聽著萬物奏鳴,時間流轉,躁動的心不自覺平靜了下來。

  “李師弟...”

  “陸師姐...”

  四目相視,驟然一笑,天地清冷不見,朝陽從黑暗中破曉而來。

  “不知不覺就到了早上啊,師姐,我們一起去吃早飯吧,我給你露一手?”

  伸了一個懶腰,一晚沒睡,不覺疲乏,反而有些神清氣爽,收拾著茶水,李青云很隨意說著。

  “早就聽文敏師姐說師弟你的廚藝了得,我倒是想嘗試一下。”陸雪琪展眉,少了平日的清冷,多了一些少女該有的清純。

  “呵呵,那今日就滿足師姐的胃口,你想吃什么?天上飛的,地上走的,只要師姐喜歡,今日都讓他進了鍋里。”李青云豪氣楊言。

  陸雪琪微微一笑,從來不喜歡大話的她今日卻是聽得進去,“嗯,素聞大竹峰黑節竹神異,就是不知有沒有淚竹好吃。”

  “哦,竹筍嗎,那還是有很大區別的,走,師姐,太陽初升最是竹筍冒頭的時候,我們快去快回。”

  “好。”陸雪琪也沒客氣,天琊神劍祭出,飛身而上,回首看向李青云。

  李青云縱身一躍,落到陸雪琪身后,清香襲來,攜帶情絲纏繞。

  “哈湫,師姐,這次你可不能把我丟在劍上。”李青云手指滑過柔順發絲,摸了摸鼻子,委屈道。

  “哼,你要是無禮,下次還要更高。”陸雪琪揚起腦袋,修長的脖頸被朝陽映照的白里透紅,宛如最鮮嫩多汁的蘋果,望之令人忍不住想吃上一口。

  “咕嚕。”吞咽口水聲,隱沒在狂風中,正如紅彤彤的臉蛋躲進了朝陽彩霞,李青云大喊道:“去山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