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四十八章 秉燭夜談
  李青云用力拍了拍張小凡的肩膀,臉色不再嚴肅,拉著他坐下,輕聲道:“小凡,我們都是從草廟村出來的,本身就是泥土,突變中我們登上了云彩,得了蛻變的機會,這對于我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造化,若是因為陷入資質不夠,就自甘墮落的境地,是不是太蠢了?”

  張小凡一陣,恍惚中想到草廟村的平凡,再想到青云門的仙家場景,腦袋輕輕一點,“是有些太愚蠢了。”???.

  深吸了一口氣,張小凡臉上有堅毅,“青云哥放心,我不會放棄的,我會好好修煉,爹娘他們要是知道我在仙家都不好好修煉,一定會怪我的。”

  “呵呵,你能明白就好,這個給你。”李青云起身從一旁抽屜中拿出一疊紙張,放到張小凡面前。

  “這是?”張小凡疑惑接過紙張,看了兩眼,上面有文字和圖像,看上去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李青云淡淡一笑,道:“大竹峰所有人都修煉極限煉體,唯獨沒讓你修煉,你知道為什么嗎?”

  張小凡點頭,“青云哥,這個我知道,我身體素質不夠,暫時不能修煉,你不用擔心我誤會。”

  李青云點點頭,嘆息一聲,道:“當初你要不跟著林驚羽他們到處玩,一直學習就好了,極限煉體本身不難,難的是筋骨的拉伸,小時候肌肉筋骨都柔軟容易學,大了就需要一定基礎才行。”

  張小凡聞言眼中也有后悔,小時候什么都不懂,只想著好玩,根本沒把李青云的極限煉體當一回事,現在明白了極限煉體的好處,卻已經錯過了最佳修煉時間。

  其實張小凡有些誤會,按照正常發育,修煉極限煉體時間的確在五六歲最好,但考慮身體和心智發育,十一二歲才是修煉極限煉體最佳的時間,也就是張小凡此刻的年齡段,然而不同于“城里人”的嬌生慣養,也不同于宋大仁他們早有身體基礎,早當家的張小凡身體因為特定的農活已經形成一定肌肉記憶,身體內部也存在一定暗疾,加上營養不良,他若強行修煉極限煉體定然事倍功半,且非常容易受傷。

  考慮種種,在大家都修煉極限煉體時,李青云就讓張小凡繼續砍黑竹,等他身體素質好起來,再讓他修煉極限煉體。

  本來正常情況下,三個月時間,以大竹峰的伙食和靈氣洗禮,張小凡應該是具備修煉基礎的,奈何他同修大梵般若和太極玄清道,沒有引氣入體,少了靈氣的洗禮,身子骨就還差了些。

  知道張小凡的情況,李青云是準備先去小竹峰修煉,回來再教導張小凡,但現在看來,還是需要給他一點鼓勵和幫助,信心這東西失去的容易,找回來可就難了。

  心中想著事,又看見張小凡的懊惱,李青云心中更多惋惜,張小凡毅力驚人,若無他人干涉,這極限煉體是絕對能學成的,而學會了極限煉體對其他人來說只是強身健體增加底蘊,對張小凡來說卻是莫大機緣,極限煉體是易筋經部分煉體手段,雖然沒有心法無法脫胎換骨,但海納百川的力量還是有一些,對張小凡同修佛道兩門功法大有裨益,起碼能讓他少走許多彎路,奈何......

  時也命也!

  李青云搖了搖頭,不想其他,指著張小凡手中紙張道:“這是我幫你定制的極限煉體,你回去好好看看,我要是長久沒回來,你感覺身體差不多就自己修煉,按照你目前身體狀況,至多半年必然達到修煉標準,記得一定要修煉,這對你來說非常重要。”李青云鄭重提醒,張小凡堅毅歸堅毅,但骨子里的不自信讓他做事老是猶豫不決,他還真怕張小凡因為擔心太極玄清道的修煉進度,一個猶豫又錯過修煉極限煉體的黃金時間。

  感受到李青云的關心,張小凡感動之余,用力點頭,拿著紙張的手骨節因為過于用力有些發白,他心中默默發著誓一定要好好修煉,決不辜負李青云的期望。

  看張小凡答應,李青云便松了口氣,誅仙中什么都可以不信,但一定可以相信張小凡的嘴巴,“死也不說”,這可是貫穿誅仙全文的承諾。

  至于他為什么對張小凡那么好,原因也簡單,現實不是小說,張小凡也不是書中和他無關的人,作為同村人,好朋友,還是他曾經的救命恩人,他沒道理看著張小凡郁郁寡歡,悶悶不樂。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噬血珠在他這里,張小凡沒了噬血珠可以說少了無比重要的依仗,李青云不可能把噬血珠傳給張小凡,只能側面增強一下他的實力。

  說實在話,噬血珠到底是丟入深淵,還是“還給”張小凡,李青云心里一直糾結,沒了“燒火棍”的張小凡還是那個鬼厲嗎?而有了噬血珠就確定張小凡能再次血煉出“噬魂棒”?

  有了他這只蝴蝶的影響,兩者都不能確定,李青云便只能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不管是作為朋友還是為了天下,噬血珠這種至邪之物都沒道理給張小凡。

  再說成就張小凡的從來不是噬魂棒,而是他自己,所以到最后,李青云還是決定不把噬血珠給張小凡,要是張小凡就此安穩一生,這應該會是他最想要的生活吧。

  交代好極限煉體,兩人又閑聊起來,主要是張小凡說,李青云聽,張小凡在外為人木衲,那都是因為不自信,到了李青云這里,他就像見到親人,長久的郁結自然想要傾訴,所以這一聊便到了深夜。

  ......

  月光灑落,映照李青云獨院,有薄薄氤氳擴散,大量靈氣匯聚,讓這里宛如真正的仙家府邸,有鳥在樹梢歇息,有獸在墻角做窩,輕吸一口深夜的空氣,不覺寒冷,但覺舒暢。

  踏在青石板路上,張小凡用力揮手,“青云哥,那我回去了。”

  李青云微笑點頭,“早些歇息,不要想太多,充足的睡眠有助于修煉。”

  “嗯。”張小凡輕聲應答,就要走出院落,他忽然想到什么,停下腳步。

  “小凡,還有什么事嗎?”

  張小凡臉上有些猶豫,撓撓頭道:“青云哥,草廟村就我們三人,不還有王二叔活著,我們還好能相互有個照應,王二叔和林驚羽不知道現在情況怎么樣了,我笨,恐怕沒機會去看他們,青云哥,你本事大,你能去看看他們嗎?”

  看著靦腆不好意思的張小凡,李青云微笑點頭,“我會去看看的,你別擔心,王二叔在通天峰掌門那里,肯定不會出事,而林驚羽得到蒼松師伯的照顧,想來也過的很好,到是你,要是不努力,下次見面,又被林驚羽欺負可就不好了。”

  “哼,哼,我可不怕他。”張小凡微微揚起腦袋,甩了甩拳頭,很是自信道,他不知要是正常修煉,同修佛道的他前期苦逼的可以,正常人都比不了,更遑論天才林驚羽。

  “加油,我看好你。”李青云給了精神支持,就算有極限煉體輔助,張小凡想強過林驚羽也不是短時間可以做到的事,沒了噬魂棒,除非李青云傳他完整易筋經,要不然張小凡可能要在修煉天書后才有勝過林驚羽的力量。

  張小凡走后,李青云也沒休息,而是微微一笑,縱身一躍,來到房屋后面。

  青瓦之上,有一清冷絕美女子靜立于寒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