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四十七章 張小凡的煩惱
  “啊?”張小凡臉色更加蒼白,身體僵硬,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田不易看張小凡‘膽小’的樣子,眉頭一皺,換做以往他已經大發雷霆了,不過今日是鼓勵弟子,呼了一口濁氣,起身走到張小凡身邊。

  “老八,修煉如何了,要是有什么問題別藏在心里,平時師父不在,你師兄們也會給你解答,修真一道,并非閉門造車,要學會溝通交流。”

  “師父,我...”張小凡臉上有羞愧,不知從何說起,抬頭看了看‘慈祥’的田不易,內心惶恐,又低下頭去。

  田不易心中莫名咯噔一下,一把抓住張小凡的肩膀,法力運轉之間,迅速探查張小凡身體,待他探查到張小凡身體內沒有一絲法力時,臉色驟變。

  他深深看了眼張小凡,還有些不信,給張小凡進行了全身摸骨檢查,只是越是檢查田不易的臉色就越黑,低壓的情緒擴散,守靜堂頃刻間落針可聞。新筆趣閣

  結束摸骨,田不易面色平靜,平靜的有些異常,他瞟了眼宋大仁道:“老八,你實話告訴師父,你大師兄到底指導你修煉沒有?”

  話出,眾人大驚,都是看向宋大仁,而宋大仁也是一愣,倒是沒有害怕,而是有些疑惑的看向張小凡,“小凡,你,你沒學會怎么修煉嗎?”

  張小凡連忙擺手,“師父,我學會了的,不關大師兄的事,是我自己的問題。”涉及到宋大仁,張小凡倒也不糊涂起來,調理清晰。

  “你自己的問題,你知道是什么問題嗎?”田不易的聲音回蕩在守靜堂,震得桌椅板凳都在顫抖。

  張小凡低頭不作答,田不易冷哼一聲,道:“三個月,足足三個月時間,修煉資質就是再差也該能運行一兩個周天,有了自己的法力,而你別說引氣入體,居然連全身氣孔都無法收放自如,你,你是要氣死我嗎?”

  看著張小凡被責罵,眾弟子都有同情之色,只是都不敢做聲,一來迫于田不易的威勢,二來眾人也是想不到張小凡資質竟然如此差,三月時間還無法控制氣孔引動靈氣,這修煉資質青云門建派以來也是獨一無二了。

  張小凡滿臉羞愧,兀自跪在田不易面前,無地自容,修行三月,他也非吳下阿蒙,明白三月還無法控制氣孔是何等廢物,心中已經準備好被田不易大罵一頓,不料等了半天,責罵沒來,反而是一聲長嘆響起。

  “唉,罷了,罷了,修煉資質也不是你能決定,我大竹峰還養得起一兩個人,就這樣吧,回去好好修煉,不要有心理負擔。”

  肩膀傳來溫熱的大手印,似是安慰,可張小凡此刻心中卻前所未有的恐懼和彷徨,他多想師父是大罵他一頓,就是打他一頓都好,這樣的安慰,是放棄他了嗎?

  李青云帶來的歡喜在檢查了張小凡修煉情況后直轉急下,田不易心感疲憊,搖頭見回內堂休息。

  田靈兒多少知道張小凡的情況,沒心沒肺在一旁看笑話,被蘇茹揪著拉回內堂。

  余下的師兄們看著跪倒在地的張小凡都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宋大仁嘆息一聲,扶起張小凡,道:“小師弟,師父只是一時氣惱,不打緊的,只要你勤加修習,遲早會得到他老人家的認可,還有平時修行上有什么疑惑,盡管來找我,千萬別藏著掖著。”

  本來修行道路多靠自我感悟,交流可以,但一般不推薦初學者進行,因為初學者就是要摸索前進,如此才能迅速形成自己的道,若是一直學習他人,沒有自己的理解,到了后面必定瓶頸無數,當然必要情況下該有的指引也是要有的,不然要師父來干嘛。

  張小凡被放養本身沒有多大問題,不說大竹峰,就是諸脈也是如此,區別在于其他脈強師父的指導該有就有不會缺少,大竹峰則是完全散養,全看田不易心情。

  宋大仁他們都是這么過來的,張小凡便也是如此,只是三月都無法控制氣孔,引動靈氣,這般情況用資質差已經不能說明了,只怕是修行本身上存在一些錯誤,故此宋大仁才會對張小凡這般說。

  可惜宋大仁猜到了一部分,卻猜不到張小凡是同修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才會導致修煉如此緩慢,而以張小凡的性格,修煉大梵般若的事打死也不會說,那修煉緩慢的苦惱必然是要繼續下去。

  張小凡心中有愧,連連點頭,卻并不打算去求教宋大仁,他的問題顯然已經不是外人可以解決的。

  第二日,李青云醒來,知曉了張小凡的事,沒多說什么,只讓他晚上來找他。

  眾人見李青云恢復正常,心中石頭落下,一個個開始努力奮進,該閉關的閉關,該修煉的修煉,無一人空閑,倒是大竹峰整體反而靜了下來,沒有了往日的嬉鬧。

  ......

  夜,悄然降臨,張小凡拖著疲憊的步伐往李青云居所走去,為了不辜負師父的期望,他變得更加努力,今天在山上砍了一整天的竹子,他已是疲乏至極。

  咚咚咚!

  “是小凡嗎?進來吧,門沒鎖。”

  推門走進李青云的院落,張小凡忍不住四處打量,雖說大家的院子都是一般大小,但因為個人喜好,每個人的院落也不盡相同,像四師兄院子就種植著大量梅蘭竹菊,六師兄那里多賭博方面的奇技淫巧,他沒有什么喜歡的,院子便如最初,而李青云這里模樣、布局和他那里相似,但又有一種獨特的韻味。

  張小凡走在院落,心中沉重不自覺消減,天地萬物在他眼中似乎變得清晰起來,深深吸了一口氣,頓感神清氣爽,這百天的勞累竟是緩解不少。

  “小凡,你在那傻站著干嘛,還不進來。”前方房門敞開,李青云微笑招手。

  張小凡不好意思撓撓頭,快步走近。

  “青云哥,你這里好舒服,感覺,感覺是在太極洞。”

  “說什么傻話,這里怎么比得上太極洞。”李青云沒在意張小凡的關注點,給他端來一些糕點,道:“嘗嘗,這是陸師姐從小竹峰帶來的,沒吃過吧。”

  張小凡看著碗碟中精致的糕點,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也沒和李青云客氣,捻了一塊就吃起來。

  清香入口,甜美而不油膩,張小凡眼睛一亮,贊道:“比師姐的糕點還好吃。”

  “哈哈,你這話可不要被靈兒師姐聽到,不然有你好日子過的。”李青云哈哈一笑,張小凡尷尬撓頭,還小心瞧了眼門外,生怕真被田靈兒聽見。

  “好了,小凡,多的我也不說,馬上我就要離開大竹峰,短時間肯定回不來,我很擔心你。”李青云嚴肅道。

  張小凡身子一震,頭不自然的低下去。

  “青云哥。”

  “你的情況我已經了解,三月時間還無法引氣入體,多少有些差勁,不過...”李青云嚴肅看向張小凡,張小凡卻深深低著頭,臉上有紅暈,似乎羞愧至極。

  李青云拍了拍張小凡后背,讓他挺直身板,與之對視,認真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認為自己就真的不如別人,你現在修煉看上去是困難了一點,但越是艱難,說明你未來的基礎就越扎實,只要基礎足夠,未來也許還會走在所有人前面。”

  張小凡內心一怔,心中感動不已,因為他沒有從李青云眼中看到如其他人一般的同情,他眼中只有對自己的認可,以及對他的信任,似乎李青云堅信著他會有所成就,即便自己展露如此底下的資質,想到這幾月的彷徨,感受前所未有的信任,張小凡不自覺眼睛有些濕潤,“青云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