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四十六章 獨一無二的“秘籍”
  盞茶時間過去,李青云臉上已經蒼白一片,就在眾人忍不住叫停時,他停下了手中筆。

  “呼,完,完成了,幸不辱命。”說完,李青云對眾人一笑,眼睛一閉暈了過去。

  田不易時刻注意著自己寶貝徒弟,李青云身體一倒,他便出現在身后,一顆黃色丹藥迅速塞入口中,抱起李青云飛速往屋舍跑去。

  等田不易的身影消失,眾人才反應過來,皆是擔憂的往李青云居所跑去,反倒是李青云嘔心瀝血之留無人問津。

  李青云無大礙,只是精神消耗過度,休息一晚就能恢復,當眾人從田不易口中知曉這個消息時,都松了一口氣。

  冷靜下來,田不易吩咐道:“好了,不要圍在這里打擾老七休息,他為你們如此付出,你們也不要辜負他的心意,大仁,去把老七寫的拿過來,嗯,送到守靜堂來。”

  “是,師父。”宋大仁離去,眾人往守靜堂走去。

  陸雪琪本想跟上去看看李青云寫的什么,想想那很可能是李青云留給大竹峰的“秘籍”,準備四處轉轉,只是話到嘴邊卻變成,“師伯,我還有些擔心李師弟,就在這里守著吧。”

  田不易看了陸雪琪一眼,眼角浮現笑意,點頭道:“也好,那老七就拜托你了。”

  眾人含笑離去,陸雪琪摸了摸俏臉感覺有些莫名燥熱,兀自回到李青云院落,也沒進屋就在院子石凳上靜坐。新筆趣閣

  ‘我到底是怎么了,好奇怪的感覺。’

  陸雪琪自覺和李青云沒什么,可一旦相處自己的思想總是容易被影響,情緒的多變讓她有些懊惱,認為這是修行不夠,此刻無人,便干脆打坐起來。

  然而心中有事就是有事,沒一會兒功法陸雪琪就不得不從靜坐狀態走出來,嘆了口氣,眺望遠方的風景。

  ‘師父說過,樹動了不是風在吹,而是心動了,也許,我也免俗不了。’

  扭頭瞧了眼李青云休息的房間,陸雪琪內心復雜許多,對于這個比自己小幾歲的少年總有說不出來道不明的感觸,感觸何來她無從得知,也許是對方的成熟穩重,也可能是對方的溫文爾雅,當然也可能是對方孤獨而堅韌的背影。

  不自然的陸雪琪想到某次師父對她說的話,那是一個初春的早上,望月臺下青草發芽,花朵盛開,師徒二人不禁長談。

  水月:雪琪啊,你也不小了,很快便會接觸一些讓你無法理解、無比糾結的事,那時候你可要小心一些。

  陸雪琪:無法理解又無比糾結的事?那是什么?

  水月大師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問道:你知道世間最復雜的感情是什么嗎?

  陸雪琪搖頭。

  水月:最純粹的是親情,最珍貴的是友情,而那最復雜的便是愛情。

  當時陸雪琪第一次見師父臉上露出無比復雜的情緒,那情緒之復雜涵蓋糾結、埋怨、嘆息、迷茫、恨意等等不一而足,師父的神情變化讓她有些難以理解,人類真的可以同時產生這么多情緒嗎?

  陸雪琪疑惑:愛情?

  水月:求而不得,愛而不能,舍而不惜,剪不斷理還亂,當你為了一個男人莫名煩躁,無法靜心的時候就要注意了,愛情的種子也許已經發芽,是當機立斷鏟除,還是任其生長,亦或者小心呵護,雪琪你要想好,因為這是你唯一還清醒的時候。

  以前,陸雪琪對師父的話完全無法理解,亦如她不理解為什么不讓她修煉神劍御雷真訣一樣。

  但現在,她懂了師父的良苦用心,明白修煉神劍御雷真訣需要強大的體魄,只是,她還是不理解的是,所謂的愛情,到底是什么?而她接下來又該怎么做?

  ‘真的是好復雜的一個問題呢,時間能給我答案嗎?’

  陸雪琪不知,卻準備等一等。

  ......

  陸雪琪這邊陷入迷茫,宋大仁他們卻興奮異常。

  李青云嘔心所留,對于其他人來說是廢紙一張,但對大竹峰眾弟子來說,那就是變強道路最快的捷徑。

  李青云所留六份墨寶,不是其他,是根據宋大仁他們各自身體情況詳細規劃的修煉計劃,其中包括后續極限煉體各種變化,每個動作該如何改變,每個進度該怎么做,怎么改變極限煉體動作等等,一份墨寶便是一份珍貴而量身打造的“秘籍”,只要按照秘籍修煉,眾人不僅能持續強化體魄,更是能在最后完全學會怎么自我改變極限煉體。

  “有了這份秘籍,我想最多三年,我必然能突破現有境界。”老二吳大義斬釘截鐵道,他卡在玉清三層已經足夠久了,久到他自己都覺得窩囊,此刻得到李青云秘籍,率先表露自己的態度,頗有視死如歸的氣勢。

  “七脈會武前,不會讓七師弟失望的。”老三鄭大禮言簡意賅,緊握屬于自己的秘籍,目露精芒。

  “師兄們都這么積極,我也不能落后,我現在就開始閉關,七脈會武前,不成御物,不出太極洞一步。”老五呂大信發著軍令狀,更是在說完后,和田不易告辭一聲,直接前往太極洞。

  看著‘實戰派’的呂大信,眾人肅然起敬,就是平日看不慣弟子散漫的田不易和蘇茹也是鄭重矚目。

  老四何大智平時頗愛表現,今日卻沉默寡言,從他嚴肅的臉上可以看出,他也是準備豁出去了。

  倒是大師兄宋大仁因為是玉清五層,修為上沒有迫切壓力,不過不知道為什么,他臉上的決心似乎比其他人都強烈,那股濃濃的戰意,刺激的還在練氣的張小凡全身雞皮疙瘩聳立。

  ‘大,大家都好努力,都在努力的修煉,我也不能松懈了,可是,可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張小凡微微低下腦袋,有些不敢看上首的田不易。

  他來大竹峰也有三月了,三月時間,修煉資質再差也該能運行三五個大周天,但他因為同時修煉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別說運行周天,就是引起入體都做不到。

  此等修煉情況,張小凡是一個字都不敢在田不易面前提及。

  然而,世間之事無外‘墨菲定律’,張小凡越不想暴露,就越會被發現。

  這不,本身屬于后起之秀,最沒有壓力的杜必書推了一下張小凡的肩膀道:“小凡,接下來大家都要全心全力的修煉,師兄我也不能落后,這廚房的事就麻煩你多操勞了,不會耽誤你修煉吧?對了,你現在能運行多少周天了,我對這方面還有些心得,要是不嫌棄,師兄幫你見解一下如何?”

  杜必書雖說修為上沒壓力,但眼看大家都準備拼命,他自然不能落下,而且他的修煉資質還不錯,自我感覺要不了多久就能成就玉清四層御物之境,所以也準備努力一下。

  張小凡被突然的詢問嚇了一跳,有些口吃道:“我,我,不嫌棄,不嫌棄,謝謝六師兄,只是,只是我......”

  張小凡難以啟齒,杜必書不明所以,上方田不易似乎注意到這里的情況,咳嗽一聲道:“大仁,老八來大竹峰已經三月了,功課做的如何?”田不易有此問本意是想鼓勵一下張小凡,他因為偏愛李青云,對張小凡的照顧多有疏忽,今日高興,便準備不管張小凡修煉如何,都要好好勉勵一下,讓大竹峰整體修煉氛圍好好提升一下。

  被田不易詢問,宋大仁尷尬杵在原地,有些不好意思道:“師父,自從教會小凡修煉方法,弟子也好久沒檢驗,是我疏忽大意了,請責罰。”

  “哼。”田不易冷哼一聲,瞅了宋大仁一眼到也沒說懲罰的事,本來大竹峰弟子入門除了規定功課和授予太極玄清道,并無實時跟進檢驗,宋大仁有此疏忽也是正常。

  宋大仁那里沒有答案,田不易便看向張小凡,“老八,你過來我看看你修煉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