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四十五章 最后的指導
  李青云尋覓看去,那亮光卻是早上意外之物,一顆鴿子蛋般大小的不知名鳥蛋。

  李青云湊近窗口,輕咦一聲,“這是什么種類的鳥蛋,竟可以在月光下閃閃發光,難不成隨便撿到的鳥蛋也有說法?”

  李青云撓頭,突然想到這里是青云山,是大竹峰,這里的鳥類非凡物,都是青云門幾千年來飼養在青云山靈獸所繁衍,本身都身舉非凡。

  如此想著,這鳥蛋能在月光下發光也不算什么大事。

  李青云略微沉吟,集中精神,心眼之力照亮前方,世界在他眼中變了樣,前方的鳥蛋不再是鳥蛋,而是一個燃燒了點點生命的幼體,隨著混沌蠕動,吸收了月光強化自身。

  “竟然已經有了生命跡象,看來是丟不得了。”收回精神,李青云皺眉,有生命和無生命是兩個概念,這鳥蛋既然有了生命,而且在此處茁壯成長,那說明此蛋真的和他有緣。

  “我倒要看看到底會生出一個啥。”李青云來了興趣,拿起鳥蛋來到院中,尋了一處最易吸收月光的地方,盤膝于地,手捧鳥蛋開始修煉。

  待到靜心凝神,天人合一的狀態出現,李青云全心全意進行修煉,周圍靈氣瘋狂匯聚,圍繞在李青云身周,想要進入他的身體,卻因為李青云身體容量有限只能徘徊在外,如此到是便宜了他手中的鳥蛋,濃厚的靈氣無處去,很自然的匯入它的蛋殼,又有月華灑落,鳥蛋霎時暫放明珠一般的光華。

  黑夜中李青云的庭院閃閃發光,自是引起他人注意,田不易神情嚴肅第一個趕赴,當看到李青云在院落中修煉,還有他手中鳥蛋時,臉上有詫異,待看清鳥蛋為何,他臉上嚴肅盡去,竟好似心中落了一塊大石頭。

  “能得到云雀的認可,呵呵,老七果然和你的名字一樣,你和青云門的緣分想分都分不開。”

  田不易嘀咕著,其他弟子到來,他揮手壓下眾人,道:“沒事,是青云修煉導致,以后我們大竹峰恐怕要誕生一只正兒八經的靈獸,呵呵,別看了,以后你們會明白的。”

  田不易步履輕快離開,眾弟子不明所以,不過有了田不易的警告,他們也放下心來,相繼回去。

  只是所有人都沒注意到,沐浴在圣潔月光下的李青云,除了手中云雀蛋散發乳白光暈,在他腰間荷包中還有一物在隨著月華降臨微微跳動著,有猩紅光芒一閃一滅。

  此后的日子大竹峰平靜下來,上午眾弟子在李青云的帶領下修煉極限煉體,下午是眾人聯絡感情,探討法術的時間,到了晚上就是各自的修煉時間,如此輕松而充實的時間不知不覺便過去兩月。

  這天,明媚的陽光才灑向大地,一道水藍色的長虹劍光降落到大竹峰守靜堂,眾人從膳廳出來,便看見在守靜堂前靜靜站立一位白衣勝雪,容貌絕世的女子。

  李青云輕咳一聲,在眾人擁簇中上前道:“陸師姐,你怎么來了?”

  “我再不來,你是不是都忘了我們的約定了?”陸雪琪聲音清冷,嘴角卻難得露出一抹微笑,在陽光的映照下,竟是燦爛無方,兩月不見,陸雪琪少了“彪悍”氣息,多了女生的柔美,形象重歸那個白衣勝雪的女子,不過這次見面對方似乎更美麗了一些,不自覺的李青云就沉迷了進去,有些呆呆傻傻道:“沒,沒,我怎么敢忘記,這不是等著師姐你來接我嗎。”

  陸雪琪沒想到李青云回答的這么直白,臉上不知道是不是陽光照射,爬上一抹紅暈,扭過頭去,輕聲道:“李師弟,師父已經準備好你修煉的七星劍式,你收拾一下東西,我們就回小竹峰吧。”

  “啊?現在嗎?”李青云回過神,有些猶豫。

  陸雪琪秀眉一皺,聲音不自覺冷了下來,“怎么,你還有其他事?”

  李青云到注意陸雪琪語氣變化,她的清冷他也習慣了,沉吟片刻道:“陸師姐要是可以還請在大竹峰休息兩天,匆忙之間青云實難去小竹峰。”

  陸雪琪聞言,也察覺自己語氣有問題,連忙收起小情緒,低眉想了一下道:“三天,三天時間夠嗎?”

  “足夠了。”李青云笑道。

  見李青云和陸雪琪商量好,宋大仁他們才招待起陸雪琪,一口一個師妹好不親切,可惜陸雪琪性格冷淡,往往眾人說半天她才回一句,不是嗯,就是啊,沒多久大家也斷了從她這里獲取信息的機會,轉而幫李青云收拾起來。

  其實李青云要在大竹峰耽擱幾日,原因不是其他,就是幫大竹峰眾人完成最后的特訓。

  兩個月的時間,宋大仁他們對極限煉體已經熟悉的差不多,可以做到簡單的自我適應,這最后三天就是李青云檢驗他們成果的時間。

  還是那個略顯空曠的廣場,田不易和蘇茹靜立一旁,田靈兒拉著張小凡說著李青云的不是,宋大仁他們挺著身子站在烈日下,前方是神態嚴肅的李青云,陸雪琪一個人站在田不易不遠處,神色平靜,但眼里有好奇,也有審視。

  “諸位師兄,這也是師弟我最后一次對你們的指導,今后修煉如何,就全看各自努力,所以有什么問題或者什么不懂的地方,今日務必弄清楚,不要逞一時聰明,耽誤終身。”

  李青云毫不客氣的訓話,教導一事,不是請客吃飯,最忌諱彎彎道道,越是清晰明了的指導,眾人的收獲就會越大。

  “七師弟,開始吧,我們自己感覺還可以,真有什么問題你便直說就是。”最前方身體越發高大的宋大仁真摯道,其他師兄弟也附和點頭。

  “那便開始吧。”

  一聲令下,宋大仁他們開始演練極限煉體,陸雪琪不自覺聚精會神,小竹峰修煉極限煉體也有些日子,大家收獲滿滿,自覺已經不需要李青云指教,此刻看大竹峰演練,心中多少有比較的意思。

  只是隨著宋大仁他們開始演練,每個人都展現出不同姿勢,陸雪琪神情嚴肅起來。

  極限煉體她是最早領悟的人,也最早明白李青云所說的道理,想要把極限煉體修煉好,靠的不是艱苦訓練,而是一套適合自己的動作,只有動作切合了身體,極限煉體才能給身體帶來無限好處,就像她自己,最開始不得要領,身體在強行練習下便有些走樣,后來明白極限煉體真諦后,她的身體才慢慢恢復正常。

  想到這,陸雪琪忍不住看了眼李青云,‘他都沒發現我身體變化嗎?上次還一臉嫌棄,哼。’

  搖頭晃開某些小心思,陸雪琪繼續看向宋大仁他們,和小竹峰大多數弟子不同,她看得出來宋大仁他們已經初步走上了掌握自我身體的境界,只要這般熟悉下去,很快就能把極限煉體融會貫通,屆時他們的身體素質必然飛躍提升,而根基提升,其修為想必也能得到進步,以她對大竹峰的了解,厚積薄發下,眾人御物應該不在話下。

  ‘大竹峰已經走到了前面,要是師父知道,肯定要師姐師妹們加練,李師弟回去只怕清閑不得,嘻嘻。’

  想到李青云到了小竹峰后被糾纏的無奈的樣子,陸雪琪悄然笑了笑,不過笑后,她心中又有點不舒服起來,至于為什么不舒服,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反正知道李青云被其他人糾纏她就不爽。

  宋大仁他們的演練沒有持續多久,三遍極限煉體后,眾人停下,矚目李青云。

  李青云眼睛微閉,看似無所謂,其實心眼全力運行,眾師兄的動作在他眼中秋毫必現,待眾人完成演練,他腦中也出現六個人影飛速演武,動作不斷與易筋經結合,很快每個人的優缺點便在他腦中形成一套清晰的方案。

  李青云手一招,田不易大手一揮,事先準備好的筆墨紙硯和案桌飛到李青云身前,他筆走龍蛇,把腦中六套方案迅速記錄。

  細密的汗珠在李青云額頭冒出,運神之間,有白煙從他頭頂飄起,眾人不敢打擾,烈日下連呼吸似乎都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