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四十二章 同修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
  這一夜大竹峰燈火通明,喧嘩嬉鬧持續到凌晨,等所有事宜商量結束,天邊已經泛起魚肚白。

  送走眾師兄,偏僻的小院又只剩李青云一人,他伸了一個懶腰,心情舒暢。

  “果然還是大竹峰適合我,小竹峰太悶了。”

  小竹峰是全是女弟子,想象中是美好的,真的生活在那里卻是無聊的很,他每日除了看書、傳授,便無其他娛樂活動。

  回到大竹峰不說其他,眾師兄的嬉鬧就能輕松緩解修煉后的疲勞。

  “不過,我也該踏入修行了。”李青云喃喃,迎著朝陽盤膝靜坐。

  別的青云弟子入門三日便開始做功課修煉太極玄清道,一月時間天賦好者都已經達到玉清第一層,像小竹峰陸雪琪據說一月時間就修煉到玉清第二層,如今她也才十六芳齡,修為卻已然達到玉清七層,七脈會武前完全有望玉清頂峰。

  “呼,想要在七脈會武給師父長面子,起碼也要玉清六七層的修為,還有五年時間,應該來得及。”李青云沉思,換做之前,他肯定不敢想象自己五年追上其他天才,但脫胎換骨完成,他已經有彎道超車的資質。

  拋開腦中繁雜思想,李青云按照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的修煉方法開始修煉。

  開始修煉兩派至高功法,張小凡遇到的麻煩便出現,太極玄清道的初步修煉為,練氣。需放開心念禁制諸般煩惱,引天地靈氣入體行周天運轉,借此與天地一息,進而感悟天地造化,若能引入靈氣在體內連行三十六大周天,則自身經脈穩固,可修煉更高境界。

  太極玄清道的玉清第一層不難,甚至可以說簡單,只要能感悟到天地靈氣,即便資質不高,也能在一年內完成修煉,像陸雪琪、林驚羽、田靈兒等人更是一月就完成,而不出意外張小凡完成第一層修煉卻要用整整三年,是別人三倍的時間。

  造成這般原因的便是他們所修習的另一種功法,天音寺的大梵般若。

  與太極玄清道要敞開心扉接納天地不同,大梵般若要求斬斷自身與外界的一切聯系,體悟自性,混元自我。

  如此修煉方法便和太極玄清道截然相反,張小凡不懂要領,憑著執拗性格始終堅持,雖然道路艱苦,最后還真被他修出了自己的道。

  然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既然都出自天書,他們就不可能真的完全相反,無法同時修行。

  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說的那么玄乎,其實說白了一個是修煉法力,一個是修煉念力,他們看似相反,實際上是統一的,普智為什么執著于兩派結合,他必然是看出兩派修煉法門有融合跡象,斷定只要融合兩派所修就能打破生死輪回。

  而實際上不考慮天書其他功法,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融合就代表天地和自我的融合,還真有打破生死的力量,普智的妄想并非錯誤。

  李青云這里想要同時修煉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也不難,兩種功法融合同修的關鍵不在于你參悟什么大道理,只要明白一件事就可以,太極玄清道修煉的是靈氣,你吸收天地靈氣進行周天運行就好,大梵般若修煉自我,你抱守歸一便可,兩者完全不沖突,相反在自我悟性中,還能更好感悟天地,從而加速周天運行,同時周天感悟又會助力自我悟性,兩者同修非但不是截然相反,反而是相輔相成。

  而這本來就是天書的修煉方法。

  不過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到底是天書分裂而出,又被無數前輩高人改進過,想要融合也非簡單,當然這個問題到了李青云就不是事,可不要忘了他還有易筋經,這本被系統完善的完美功法。

  易筋經所修非法力和念力,而是身體之根本,是海納百川之量。

  只要易筋經達到脫胎換骨的境界,他的身體就完美適合修煉任何功法,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因為后人參悟存在分歧,但歸于易筋經便能輕松融合。

  當易筋經心法運行,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的內容在心中流轉,很自然的三者合并統一,靈氣在運轉,天地自我都在體悟,李青云的身體驟然之間‘模糊’起來,他好似融入天地,徹底歸于自然。

  嘰嘰嘰...

  小鳥飛過,順著舒爽,落在了李青云天靈蓋,它歪著腦袋小心戒備周圍,見無危險欣喜的拋動著爪子,用‘雜草’搗騰出一個溫暖的窩,施施然坐下享受今日的美好陽光。

  咯吱。

  大門被打開,田不易的身影出現,瞧了院子一眼,眉頭一皺轉身離去,卻又在轉瞬之間沖了回來。

  他看見了院落中的李青云,看著明明坐在那里修煉,卻完全無法感知的李青云,田不易此刻內心震動。

  “天人合一?怎,怎么可能,哪怕是我也才剛剛接觸,青云怎么做到的?”田不易不敢置信,所謂天人合一就是融入天地,達到道法自然的境界。

  此等境界即便只是初入法術神通就會威力倍增,修煉之路亦會平坦不少,然天人合一豈是等閑之境,非上清不可領悟,太清才能完全掌握,李青云才剛剛修煉,竟然就達到天人合一的狀態,這怎叫田不易不驚。

  “雖然只是初入,但天人合一的狀態我絕對不會看錯,我這弟子,只怕非凡人。”田不易壓下內心的駭然,深深吸了一口氣,他沒有去打擾李青云,悄然退出院落。

  院外,田不易皺眉踱步,在李青云修煉之前他就有些看不清李青云,這打破身體桎梏后,一見面就給了他一個無法置信的下馬威,這讓田不易患得患失起來。

  “我這徒兒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身體桎梏真的有這般玄妙?不,絕無可能,修真界打破身體桎梏的又不是只有他一個,其他人沒見這般神異,難道青云另有通天機緣?”

  “可又是什么機緣能讓一個凡人第一次修煉就達到天人合一之境,此等造化,此等造化......”

  田不易長長呼吸,眼中神光流轉,凝視李青云的院落,大手一捏,喃喃道:“此等造化一旦修煉有成,青云說不定能看破生死奧妙,不行,我還得好好指導一下他,這般資質非同小可,若是心性失衡,那便是全天下的災難。”

  仙魔只在一念之間,田不易幾百年的人生看過太多因為力量而墮入魔道的正義之士,他不想李青云步其后塵,他更想李青云把大竹峰發揚光大。

  只是,如果李青云繼續這般神異下去,這大竹峰只怕是留不住他。

  念此,田不易心中又是一嘆,不過隨之還是堅定下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相信青云會做出對的選擇,我現在該做的是給他鋪路,讓他盡可能發揮自己的資質,天人合一,呵呵,七脈會武嗎,那個舞臺似乎已經小了點,青云啊青云,當你下山了時候,會給這個修真界帶來何等變化.....”

  田不易走了,懷著復雜走了。

  院內,李青云非常順利的完成了三十六周天運轉,同時念頭通達,大梵般若也完成基礎修煉。

  身體‘顯現’驚的飛鳥亂鳴,李青云好笑掏了掏頭發,卻發現一顆圓潤的白色鳥蛋落下,他順手接著,忙朝遠去的飛鳥喊道:“喂,你的蛋掉了。”

  啾啾。

  遠鳴傳來,似在說‘不,以后那是你的蛋了’。

  李青云撓頭,望著手中乳白色鳥蛋不知所措。

  他不過是修煉了一會兒而已,怎么就多了一枚蛋呢,這人家家長剛走,他總不能煮了吃吧。

  “算了,能誕生在我頭上,說明我們有緣,你要是能孵化出來,就跟著我吧,反正一只鳥也吃不了什么東西。”

  李青云小聲嘀咕,回屋找了一個空盒,放了一些棉布進去,把鳥蛋放入,后放置在窗口。

  要是鳥媽媽有心,那就回來帶走,要是緣盡,就只有看它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