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三十九章 錯顧的實力
  宋大仁沉默的走近呂大信,想要說什么,最后卻化作嘆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呂大信不明所以的看著宋大仁,二師兄吳大義搖頭道:“找不到和不愿意找是兩碼事,這道侶還是很有用的,起碼天冷了夜晚寒不著,心煩了不用一個人生悶氣,青云六景有了它們存在的意義,十五月圓不用再思考上面會不會住著仙子。”

  說著吳大義身上似乎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詩人”味道,那股子寂寥空虛,讓還算年輕的杜必書打了一個寒顫,突然覺得師娘的安排實在太對了,要是幾十年后他也變成吳大義這般“多愁善感”,他覺得還不如隨便找個人嫁了算了。

  “二師兄原來你這么悶騷啊,還真是‘名不副實’。”李青云也是內心吐槽,忽的一聲咳嗽傳來,眾人看去,才見田不易不知何時已經站在門口,此刻背對他們,有些意味深長道:“別辜負你們師娘的安排,不過道侶的事不是小事,斷不可隨意,老七,你跟我來一下。”

  “是,師父。”李青云應答,對眾人使了個眼色,表示晚上再說,便大步走到田不易身邊。

  田不易微微點頭很是悠閑自得的邁出膳廳,想象中的麻煩并沒有發生,反而好事不斷,他此刻的心情別提多美妙。

  李青云走了,連帶師父師娘也走了,眾人敞開了心理,激烈討論起來,甚至年少不知事的田靈兒和張小凡都加入,津津有味的聽著眾人毫無實際戰績的“戀愛”經驗。

  “要我說禮物就很重要,你看走親竄戚誰不帶一點禮物,而且還必須準備看似便宜,實際上非常貴重的東西,要讓女方知道我們的誠意,而且收了這么重的禮物,我們要是有什么不過分的要求,對方也不好拒絕是吧。”

  何大智身為大竹峰首席頭腦,總能先聲奪人,說出來的話也是有理有據,眾人聽了無不點頭認可。

  宋大仁面色一變,有些擔心道:“四師弟,那我送的禮物可不貴,要不我重新準備一下?”

  何大智搖頭,道:“大師兄你就不用了,你和文敏師姐基本算是兩情相悅,你們送貴重的禮物反而不適合,越簡單對方才越會接受,你不信你拆開文敏師姐回送的禮物,一定是和你心意,卻不貴重的東西。”

  眾人看向宋大仁懷中。

  宋大仁臉上有猶豫,可愛情方面他基本是白癡級別,有點自知之明的他,咬咬牙還是把禮物掏了出來。

  文敏給宋大仁準備的禮物不大,是一個雙手就能捧住的木盒子,宋大仁在眾人期待中小心翼翼打開,里面果真不是什么金銀珠寶,只有一面青色布料,宋大仁拿了出來,展開,原來是一件青色打底,錦繡添邊的道袍。

  幾乎是看到道袍模樣剎那,宋大仁就難掩欣喜,嘴巴裂到嘴根猶不自知。

  “看吧,大師兄,我就說你一定喜歡是吧。”何大智傲然抬起腦袋,右手輕輕揮動,卻發現手中沒帶羽扇,很是掃興的甩了甩衣袖,想到自己的江山筆,‘當初就該煉制扇子的,煉什么筆,憑地少了幾分瀟灑。’

  “大師兄,里面還有一封信耶。”田靈兒眼尖,眾人在羨慕宋大仁福氣時,她卻注意到木盒底部還有一份薄薄的信封。

  宋大仁瞳孔猛地收縮,心臟在這一秒近乎停止,余光所見全是興奮窺視的“嘴臉”,下一秒,他爆發了遠超玉清五層的修為,以閃電的速度收起手中木盒,隨之‘十虎’祭出,竟然在膳廳內御劍沖了出去。

  宋大仁一系列反應那可謂電光火石,哪怕是先知先覺的田靈兒都沒能截胡到書信,等眾人反應過來時,膳廳內哪里還有他的人影。

  其他師兄弟相互對望,接著無不搖頭轟然大笑。

  大師兄的情書他們固然想看,但大師兄的喜酒他們更想吃。

  “好了,好了,不要管大師兄了,我再說說如何從相識走到想戀,這女人啊,除了第一印象很重要,平時她的感受也不能忽略,只要沒到手,咱們就不能放松警惕,我們要經常帶她去玩,經常約會,要讓她習慣我們的存在......”

  ......

  何大智這邊侃侃而談,田不易帶著李青云走到一幽靜的地方,嚴肅詢問道:“老七,你真的領悟快慢之道了?”

  李青云點頭,也不會廢話,猛地朝田不易轟出一拳。

  這一拳速度很慢,宛如是在慢動作演示,但速度卻異常驚人,剎那間觸碰到田不易的身體,然而也是在那一剎那,田不易周身卻陡然散發強大靈氣,下一秒轟的一聲,李青云倒飛了出去。

  “老七。”田不易面色一變,身體如游龍出擊,后來居上,接著飛出去的李青云。

  抱住李青云,田不易便看見他嘴角溢出的鮮血,還有蒼白的臉頰,很是擔憂道:“老七沒事吧。”

  “咳咳,師父我沒事,放我下來吧。”李青云搖搖頭,掙扎著要從田不易懷中下來。

  田不易見他身體有力,又在他身上摸了幾下,發現真沒事,這才放他下來。

  等李青云站好,田不易有些生氣道:“青云,額,我還是教你老七吧,你怎么那么沖動,要展示也先說一聲啊,剛才要不是為師及時收住力量,你就不只是吐血這么簡單了。”

  李青云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心道:‘我也不知道你這么強大啊,自動反應都這般強大。’

  有了這次經歷,李青云也算知道上清境的實力有多恐怖了,應激反應都能輕松殺死一個武林高手,真正施展道法神通,那真的是神鬼莫測。

  “我這不是想給師父一個驚喜嗎。”李青云小聲道。

  “驚喜?哼,是驚嚇吧。”田不易冷哼,長長吐出一口濁氣,修真者,去偽存真,越是強大的人,自身越貼近天地奧妙,尋常偷襲對他們來說幾乎不可能,至強者,更有心血來潮,預知的能力,像李青云這般突然偷襲,若是換做其他修為低一些的人,只怕早就被他的靈氣反震而死。

  “弟子知道錯了。”李青云恭敬承認錯誤,態度誠懇,他剛才的確是有心想表現一下自我,可惜他對于真正的修真界太不了解,要不是身體素質足夠高,田不易的修為控制也足夠強,他今天哪會以吐血結束,說不定真的要躺在床上睡幾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