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三十六章 仙道人途
  宋大仁此刻是羞紅了臉,老大一個人了卻像一個小姑娘一般忸怩,不過這種忸怩很快被另一股狂喜戰勝,他略帶急切的問道:“七師弟,文敏師妹真的是這么說的?”

  李青云點頭,剛才的話還真不是他亂說,而是文敏親口說的,他只不過是加了一點藝術修飾,本質上內大致一樣。

  “謝謝七師弟。”宋大仁也不隱瞞了,沖到李青云想要擁抱以示感謝,手展開卻又想到李青云有傷在身,緊急停在李青云身前。

  李青云笑笑主動和宋大仁抱了抱,接著揶揄道:“大師兄人家女方都那么主動了,你可得好好表示表示,可別辜負了人家一片心意,哦,對了...”李青云從懷中拿出一個錦盒,遞給宋大仁,道:“這是她送給你的禮物。”

  “哇,還有回禮,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也想要禮物,大師兄給我看看吧。”

  “禮物,禮物。”

  眾人轟亂,圍聚在宋大仁身邊,一定要看看文敏送他的禮物。

  宋大仁平時大方和藹,這次卻嚴肅堅決,把禮物死命守護,就是不給眾人看。

  眼看寡不敵眾,宋大仁準備逃跑時,田不易威嚴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們在喧鬧什么,不知道你七師弟在休息嗎?”

  “師父。”

  “師父。”

  眾人寒蟬若驚,靜立在原地,不敢再造次。

  田不易掃了眼眾人,看到李青云也在,頓時皺眉,道:“青云,你怎么醒了,你陸師姐呢?”

  李青云平靜道:“走了。”

  “走了?”田不易聲音拔高。

  李青云回答道:“剛剛走。”

  “你,你怎么能讓她走了,起碼,起碼也要過夜吧。”田不易臉上有憂愁,一臉恨鐵不成鋼。

  李青云忍不住喊道:“師父,我和陸師姐沒什么的,你不要亂來。”

  田不易瞪了李青云一眼,道:“你師父眼睛沒瞎,有沒有,我比你看的清楚,好了,既然醒了就去做飯,有什么事等會兒再說。”

  “師父,我才剛剛回來。”李青云苦著臉。

  “怎么了,去了一趟小竹峰,你就不是大竹峰的人了?讓你做頓飯都不愿意了?”田不易吹胡子瞪眼。

  李青云急忙搖頭,道:“沒,弟子愿意,我馬上去做,小凡,搭把手。”說完,腳下生風朝膳房跑去。

  一直處于懵逼狀態的張小凡聽到李青云的呼喊回過神,啊了一聲,急忙跟上。

  旁邊杜必書眼珠子一轉,對田不易道:“師父,我去協助兩位師弟。”

  田不易瞧了杜必書一眼,點了點頭。

  杜必書如獲大赦,撒丫子溜之大吉,而剩下的幾個師兄弟就沒有那么好運了。

  田不易沉著臉厲聲道:“有你們七師弟在的時候,你們還挺用功,他一走,你們就懶散起來,怎么我這個師父還沒有你們師弟管用?哼,既然不想在師弟面前丟臉,那就加練,不把前幾天的訓練量補回來不準吃飯。”

  田不易說完,眾人是臉色煞白,哀鴻遍野,但面對田不易的命令又不敢不從,只能乖乖的開始修煉極限煉體。

  時間在炊煙寥寥中迅速跑過,晚霞籠罩大竹峰時,膳廳內大竹峰弟子全部集結。

  田不易還是坐于上首,他左手方是蘇茹和田靈兒,右手是宋大仁開頭按照入門順序落座,張小凡坐于最后。

  桌上是李青云三人的努力,九菜一湯,色香味俱全,豐盛至極。

  田不易望著區別于往常的飯菜,忍不住感嘆,道:“做飯還是你們七師弟會,你看看這些菜色,皆是不同,就算一個竹筍也能炒出三個大菜,哪像你們,唉,當初我都不知道怎么吃得下你們做的東西。”???.

  “是啊,是啊,師兄做菜都基本就那幾個菜,早就吃膩味了,小凡還好一點,菜色雖然不及青云,味道還是很不錯的,小凡你以后可不能學習他們,要跟著你青云大哥學知道嗎?”田靈兒附和,小手已經忍不住開始夾筷子。

  張小凡受寵若驚,連忙站起來道:“我,我怎么比得上青云大哥,我,我還差得遠呢。”

  李青云拉住張小凡,笑道:“小凡你可不要小瞧自己,你在廚藝方面可是超級有天賦的,假以時日,我肯定也比不上,嗯,這些日子我便多教你一些菜色搭配,也好滿足大家的口腹之欲。”

  眾人眼睛一亮,李青云不在也就幾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們的五臟面卻已經反抗,習慣了多姿多味,驟然清淡起來,可是把他們饞的慌。要是張小凡能學了李青云的廚藝,大竹峰就有兩個大廚,就算他們二人有一個不在,那也能吃到好吃的。

  遂眾人看向張小凡都充滿了期待。

  只是和眾人想象的欣喜不同,張小凡臉上有猶豫,并未答應李青云。

  見張小凡猶豫,眾人詫異,李青云卻是猜到了什么,道:“小凡,你是害怕學習廚藝耽誤修煉吧。”

  張小凡點頭,自家情況自己知,他修煉上出現了大問題,宋大仁傳授他青云門的太極玄清道已經有些日子,按照正常修煉,天賦再差也該能在體內運行大周天,他因為修煉天音寺的大梵般若,別說運行大周天,就是基礎的引靈氣入體都做不到。

  如果這時候再去學習廚藝,他不是更難以修煉嗎,所以張小凡才會猶豫。

  李青云起身拍了拍張小凡的肩膀,道:“小凡你想錯了,我雖然還沒開始修煉,但也懂得一個道理,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不行,修煉之道,奮勇向前可以,卻也不能錯過身邊的風景,一味的修煉,到頭來又會得到什么?是孤獨的仙道?還是舉目無親的長生不老?”

  李青云的話震耳發聵,令人忍不住思索。

  張小凡但覺李青云說的有道理,卻又說不出所以然,一臉糾結站在原地。

  其他師兄歲數都不小,對于修煉一道已經有了自己的理解,對李青云的話無不深思,到底是一味走到底,太上忘情,還是兒女情長,游戲人間,這是他們現在到往后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而真正被李青云話震撼到的,其實還是田不易和蘇茹。

  他們兩口子活了幾百年,見識了各種風風雨雨,從最初的追逐長生,探索天地,到現在相夫教子,授業徒孫,他們對于仙道有太多太多的感慨。

  而他們的感慨便是李青云所言,一味的修煉到底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