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三十五章 宋大仁的姻緣
  四目相視,雙方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復雜。

  “嗯,你好好休養,過段時間我來接你。”陸雪琪并非不敢直視自己情感的女人,她只是有些奇怪今日自己的情緒變化,那些莫名的情緒在以往可從來沒有過。

  李青云點頭,想要挽留卻想不出理由。

  他和陸雪琪關系一直維持在熟人程度,算不上親近,也算不上疏遠,在小竹峰他和文敏的關系都比陸雪琪好,只是男人都那樣,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越是沒和陸雪琪接觸,這摩擦起來越容易出現火星。

  陸雪琪對他茫然復雜,他何嘗不是,作為兩世單身狗,從來沒交過女朋友的他此刻心中也是迷茫的很,好在他畢竟見識的夠多,很快從那懵懂“青春”中走了出來。

  他非常明白,自己和陸雪琪其實根本沒什么,只是簡單的異性相吸,或者說志同道合的心有靈犀,等兩人回歸自己的生活,這種迷茫很快就會消失。

  當然隨著迷茫的消失,他們也許會形同陌路,也可能就此走到一起。

  只是結果到底如何誰又說的定,未來因為未知才有趣,李青云念此,心中糾結盡去,臉上露出釋然,大方道:“那就麻煩師姐再來接我了,師父和師叔不對付,讓師父送我恐怕要打起來。”

  李青云的灑脫影響陸雪琪,明眸中恢復清冷,不過那清冷中多了一些溫度,她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道:“師父她老人家也不是真的討厭師伯,她就是抹不開面子,師伯同樣是一個倔強的人,不然大竹峰和小竹峰關系其實會非常融洽的。”

  七脈中,大竹峰,小竹峰,聽名字就可以知道在以往兩家關系是多么親密,也就是出了田不易拐走蘇茹這件事,導致水月大師一直不滿田不易。

  不過蘇茹和田不易畢竟真心相愛,如今也有了愛情結晶,田靈兒,水月大師對田不易的不滿早就煙消云散,甚至私人情感上,她還是很佩服田不易的,可惜,田不易這家伙死要面子,認為水月阻攔了他和蘇茹的愛情,從來不肯給水月低頭,不承認當初拐走蘇茹的事實,水月大師沒有臺階下,兩家就這么不對付起來。

  持續到現在田不易也沒有承認的意思,大竹峰和小竹峰關系自然無法更加親密。

  “解鈴還須系鈴人,他們長輩的事,我們不好插手,不過如果真的要煉制九天神兵,也許他們的誤會會慢慢解開。”煉制九天神兵必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到時候田不易和水月肯定要到場把關,這日久尚且能生情,兩人矛盾也就那點破事,想出久了自然就釋懷了。

  陸雪琪聞言覺得在理,和李青云相視一笑,隨即二人來到院落。

  沒有繼續寒暄,陸雪琪擺了擺手,天琊特有的藍光閃過,她便化作虹光消失在大竹峰。

  李青云遙望虹光消失的地方,深深呼了一口氣,轉身走出庭院。

  這里是守靜堂后堂,田不易居住的地方,李青云走出后堂時,大殿內大竹峰的眾人正聚集在一起激烈討論著什么。

  其中杜必書的聲音蓋過了所有同門,異常鏗鏘道:“好個七師弟,去了小竹峰吃香的喝辣的不說,連人都帶回來了,卻絲毫不見給師兄們的禮物,等他醒來若是不給個說話,我們絕不饒他。”???.

  “六師弟此話在理,必須讓七師弟介紹幾個小竹峰弟子給我們認識,他不能吃獨食。”何大智大聲符合。

  旁邊其他幾人也是聲討中思考怎么套路李青云,倒是宋大仁和張小凡有些茫然的站在外圍。

  宋大仁是心有所屬,對小竹峰其他弟子不感興趣,他現在一心只想李青云早點醒來,告訴他禮物送出去沒有,對方是什么態度。

  ‘她會不會討厭我,我會不會太魯莽了,唉,應該再等些時日的,也不知道禮物她喜不喜歡,青云師弟到底什么時候醒來啊......’

  宋大仁的焦急沒有寫在臉上,但他整個人不安分的圍著眾人轉來轉去,轉來轉去,轉動老實人張小凡都看不下去,道:“大師兄,你是有什么心事嗎?”

  “啊?”宋大仁一驚,抬頭卻見眾師弟都在望著他,急忙擺手道:“沒,沒什么,我就是擔心七師弟好的怎么樣了。”

  老四何大智聞言,揶揄道:“哦,是嗎?我看不見得吧。”

  宋大仁臉色一變,其他幾個師兄弟卻好奇起來,何大智在大殿一邊踱步慢走,一邊如說書人般悠哉道:“大家似乎忘了青云師弟走的時候大師兄可是給他塞了一個禮包,聽說里面全是女人喜歡的胭脂玩具,也不知道是送給誰的,難道是給小師弟收買人情的?”

  眾人回憶,才想起宋大仁送禮之事,一個個瞪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宋大仁,想要他給一個解釋。

  宋大仁支支吾吾半天,最后還是說道:“是,是給小師弟送禮的,我這不是怕他在那邊受人欺負嗎。”

  何大智沒有善罷甘休,宋大仁話音才落,他就開口問道:“我可記得你說是送給文敏師姐的,不知這文敏師姐是誰啊?哦,對了,我記得上一屆七脈會武的時候,小竹峰有弟子為大師兄大聲喝彩,可是壓過我們這些師兄弟呢,那人又是誰呢?”

  宋大仁撓了撓頭,知道躲不過了,就要解釋,李青云笑著從后堂走了出來。

  “大師兄,文敏師姐托我給您帶個話兒,你的禮物很好,可惜不是某人親手送的,她說她還缺少一盒水粉,希望下次不再是我代送。”

  “師弟。”

  “七師弟,你醒了。”

  “青云大哥,你醒了,傷好點了嗎?”

  李青云快步走向眾人,順便蹦跳了幾下,道:“沒事,我身子骨硬朗的很,一點小傷,睡一覺就好了。”說著他看向宋大仁,“大師兄,我的話已經帶到,你能不能把握住,可就不關師弟我的事嘍。”

  眾人訝然,見李青云無礙,又看向宋大仁。八卦之心嗎,別說女人,男人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