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三十一章 甩不掉的“包袱”
  “小師弟這是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跑的這么快。”

  “是啊,我們才剛剛熟悉,怎么就走了。”

  眾人議論紛紛。

  文敏眉頭一皺,掃了眼眾師妹,看著因為香汗淋漓有些春光外泄的眾人,恍然明悟,抱怨道:“還不是因為你們,你看看你們現在都是什么樣子,人家都叫你們收拾好著裝,你們卻不為所動,人家青云小師弟是正人君子,非禮勿視,這才急匆匆離開的。”

  眾人相互看了看,極限煉體既然被蘇茹取名為極限,當然有其原因,對身體的鍛煉端是極限強大,今日即便是簡單鍛煉,眾人也是汗流浹背,衣服黏在身體表面,單薄而輕柔的布料遮擋不住野性的誘惑,自家姐妹習以為常,可對其他男性來說,無疑心魔誘惑,李青云年齡雖小,但他自持心理成熟,不愿這般猥瑣偷窺,遂匆匆離去。而小竹峰弟子明白過來,臉上多是羞愧,稱贊李青云君子之志時,也對李青云好奇起來。

  哪怕冰冷如陸雪琪,都是忍不住瞧了眼李青云離去的方向,她因為修煉時間短,即便天賦異稟,修為節節攀升,這身體素質上卻有些跟不上其他年歲大的師姐,此番跟著李青云練習了一會兒,渾身也是濕噠噠的好不難受,更重要的是她也沒重視李青云的提醒,穿著很是清涼,今日李青云要是回頭,那場面恐怕需要用一生來忘記。

  “是個有趣的人。”陸雪琪做了最后的判斷,率先離開玄武臺,其他弟子也相繼離去,倒是文敏想了想,咬牙朝李青云住的地方跑了過去。

  回到家中,李青云兀自來到二樓,用冷水沖了一個涼,再把所有窗戶打開,盤膝面朝廣闊的淚竹林,努力靜心。

  一套極限煉體,各個方位都有,他不可能完全屏蔽小竹峰女弟子,所以其實該看的他都看到了,不該看的他也看了不少,他如此匆忙離去,不想偷窺是一點,更重要的是他扛不住了,想想幾百個美女在你面前“濕身”誘惑,真的李青云沒露出丑態,多虧了他十歲的身體,換做任何一個成年的身體,今日都會以尷尬結束。???.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萬變猶定,神怡氣靜;

  忘我守一,六根大定;

  戒點養氣,無私無為......

  心中默念不知道有沒有效果的“冰心訣”,李青云緩緩平復內心,男人本色,這一點哪怕經歷了生死大恐怖依然無法免俗,甚至因為單身太久,欲望被勾起,竟然有些壓制不下來。

  “到底還是修行太淺,見識太少,這么點誘惑就亂了我的心,以后出去若是遇到魔教妖女那還了得。”

  想到傳說中魔教妖女“吃人”不吐骨頭的模樣,李青云咽了口口水,決定在成年以前絕對不和任何妖女親密接觸。

  “師弟,青云師弟?”文敏的呼喊從樓下傳來,李青云回過神,從窗臺看去,文敏正微笑著用力揮手。

  李青云看了看天色,發現一來二去已經不早,便沒有起身下樓,直接站在窗旁奇怪問道:“文敏師姐,你有什么事嗎?”

  文敏笑容有些尷尬,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師弟,今天對不起了,放心,明天大家不會再那么放肆了。”

  李青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文敏說的什么意思,臉上也是有尷尬,道:“那就麻煩諸位師姐了,放心極限煉體不難,一個月,不,只要一個星期,有天賦的人應該就可以完全學會,到時候就不用我引導修煉,這段時間只有辛苦一下師姐你們了。”

  文敏急忙擺手,道:“是我們麻煩師弟你才是,你也不用為了我們加快進度,一步一步慢慢來,我們不急的。”

  ‘你們不急,我急啊。’李青云心中想著,說道:“不礙事的,早一點學會,就早一日堅實基礎。”

  文敏笑笑也不爭辯,有和李青云聊了一回兒,天色見晚,便告辭離去。

  ......

  第二日,李青云一如既往,整理好自己前去藏書閣閱讀,下午時分來到玄武臺指導小竹峰弟子修煉極限煉體。因為有昨天的尷尬,今天大家都收斂了很多,雖說不是全部長袖長襪,但看的出來,短袖者內部也穿了遮擋衣物。

  李青云點點頭,很滿意眾人的效率,他也正式開始執教。煉體之法,因人而異,套路在哪里,但想要有所成就,非得大功夫磨練才可,而李青云的指教,便是把這個水磨的功夫加速。他的武學天賦絕無僅有,易筋經早已被他練得爐火純青,所以其他人修煉極限煉體,他一眼就能看出不協調的地方,加以改正,便能盡快找到一套屬于自己的練習方式。

  為了更好的改正肢體動作,在指導期間,簡單的身體接觸在所難免,這也是李青云特意要求眾人穿著嚴密的原因,極限煉體幅度太大了,可以輕易展露女子全身所有的美好,若不加以遮掩,那個男人扛得住。

  隨著李青云親自上陣指教,小竹峰弟子也徹底明白李青云囑咐之意,羞愧中對于李青云的好感一加再加。

  不過好感是好感,極限煉體還是過于羞恥,開始她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畢竟在一個男人面前展露身材,多少有些尷尬,只是隨著時間推移,她們也就慢慢習慣了,當然最主要的是李青云年齡小,就算看上去成熟,但他只有十歲孩童的身體,不自覺讓眾人放松警惕。

  如此雙方在心照不宣下,很是愉快的特訓了一個星期。

  一星期后,小竹峰弟子基本熟練極限煉體,天賦者已經擁有一套自己的鍛煉標準,像陸雪琪那般頂級資質的,更是收獲滿滿,極限煉體已經初見成效。其他人收獲雖然不大,但身體素質肉眼可見的進步,這讓所有人心潮澎湃,對于李青云極限煉體再沒有質疑,就是水月大師偶爾來視察,也是忍不住贊賞。

  這天,結束了下午的特訓后,李青云沒有像往常一樣先行離去,而是叫住眾人,朗聲道:“經過一個星期的特訓,大家應該都掌握極限煉體了吧。”

  不知道李青云想干嘛,最近聽慣了他的口令,一個個點頭稱呼是。

  李青云滿意點頭,道:“既然大家都掌握了,那以后大家就各自練習吧,嗯,記得每個力量階段重新調整姿勢就好,這一點陸師姐很在行,你們要是自己完不成可以找她。”李青云心中早就打好算盤,讓陸雪琪來封住眾人的嘴巴。

  果然在聽到李青云不再指導大家,人群就忍不住喧嘩,大都是不愿意,想要繼續跟著李青云學習,畢竟跟著李青云的好處顯而易見,他們可不想放過這么好的老師,只是隨著李青云發聲,把責任推給陸雪琪,眾人又無奈的閉上嘴巴。

  陸雪琪在小竹峰地位特殊,她年齡雖然小,可所有小竹峰弟子都知道,未來小竹峰首座基本就是陸雪琪了,對于陸雪琪的天賦和人品,在場也沒人說出不是,因此李青云把責任推給陸雪琪她們完全無法反駁,一反駁,不就是在質疑陸雪琪嗎?

  陸雪琪本來冰冷著臉,平復因為劇烈運動而跳動的心臟,聽到李青云的話,胸口不自然又劇烈起伏幾下,面無表情的臉上明顯出現一絲溫怒,那雙寒眸刮了一眼李青云,她想轉身離去,不理會李青云的“偷奸耍滑”,可這事她不能這般承擔下來。想到師父對李青云的稱贊,想到師父的暗示,陸雪琪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她好幾歲,還是一個孩子的人,值得小竹峰鄭重以待。

  陸雪琪深吸一口氣,聲音有些清冷道:“極限煉體我也是才會,指教別人便是誤人子弟,李師弟還是要麻煩你繼續指導,我想師父也是這個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