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三十章 傳藝小竹峰
  猜到田不易的想法,水月心中冷哼,卻忍不住期待起來,李青云目前的情況在她看來已經很完美了,除了資質稍微差點,其他方面皆是青云門“掌教”后人的模板,只待他成長起來,說不定是另一個“青葉祖師”。

  “把母竹給他倒也不會埋沒,只是這般便宜那老不修實在不甘...”水月心思百轉,突然看到周圍兩眼放光俏麗的女弟子們,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完美計策,“嘿嘿,田不易啊,田不易,當初你把我師妹拐走,現在換我了。”

  “可是讓誰去了?”水月思量,她弟子眾多,資質相貌皆是上乘,但以李青云表現出來的潛力,她們又有些配不上。目光流轉,水月看向文敏。

  文敏是她的大弟子,性格相貌都極佳,修為也不差,接觸來看,兩人相處還不錯,是個上上之選,只是...水月掃了眼文敏臉上少有的妝容,想到那天李青云和文敏在靜竹軒外的對話,心聲一嘆,轉而看向另一個絕美女弟子。

  陸雪琪,這是她從小悉心培養的弟子,資質相貌為當世頂尖,小小年紀已經把太極玄清道修煉到玉清境七層,在七脈會武到來前,有望玉清巔峰,一直被她視為小竹峰傳承人培養。

  “如果是雪琪的話,各方面都很般配,兩人的年齡相差也不大,若是能在一起,對小竹峰和大竹峰來說是雙贏的局面,只是...”水月大師看著身邊不茍言笑,好似隨時處于凜冬的弟子,頭疼起來。

  因為自小跟著她,受到的熏陶有些嚴重,導致陸雪琪的性格相當清冷,之前她不察覺,覺得這般下去挺好,修道之人,清心寡欲沒什么不好,可現在需要陸雪琪軟一些了,她就傻眼了。

  實在想不到怎么撮合兩人,水月干脆不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反正李青云想要離開小竹峰還有些日子,想到這里,水月大師嚴肅著臉,對李青云沉聲道:青云師侄可以了。”

  李青云停下演練,臉上有自信的微笑,靜靜站著,等待水月大師表態。水月也不含糊,道:“師侄你這造化武學的確非凡,就像你所說,在健體上我小竹峰遠遠不如,等你需要煉制九天神兵的時候,淚竹母竹隨時可以取走。”

  李青云喜悅道:謝師叔成全。”

  水月點頭,道:“神兵之事,具體細節我會和你師父商量,你無需操心,倒是這煉體手段,還需要師侄費些神。”

  李青云毫不在意,輕松道:“弟子定當竭力教導小竹峰師姐師妹,保證在一個月內,教會所有人。”

  “一個月?這么短?”水月臉色微變。

  “啊?”李青云有些疑惑剛剛聽到的話

  水月急忙咳嗽,道:“咳咳,造化武學非同小可,一個月時間太短了,我看還是觀察個一兩年,嗯,就這樣,以后就辛苦師侄了。”說完,水月根本不給李青云解釋的機會,對文敏使了一個眼色,大步離去。

  “不是,不對啊,這極限煉體不難的。”李青云急的額頭冒汗,想要追上水月大師解釋,文敏不知道怎么拉住了他。

  “師弟,麻煩你指教我等修煉。”

  李青云一愣,解釋道:“文敏師姐,不用那么急吧,極限煉體不難的,明日教可以嗎?”他腦袋錯開文敏身子,想要追尋水月大師,可就這么轉眼的時間,水月居然就從玄武臺消失了。李青云左顧右盼一番,突然看到一個女弟子看著一個方向悄然抬了抬頭,他順勢看去,原來水月大師竟是御劍跑了。

  “......”李青云停止掙扎,整個人的精氣神好似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的。

  文敏不忍,道:“師弟,要不我們等明天?”

  李青云擺手,他算看出來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想要離開小竹峰似乎變成了一件很難的事,努力打起精神,道:“不用,咱們現在就開始吧,早學早會。”他現在所能期待的,只有水月看到她弟子都學會了極限煉體,會提前放他走。

  玄武臺,水月大師雖已離開,眾人的秩序卻不亂,好奇打量李青云,等待他教導。

  李青云暗自點頭,水月大師除了阻攔弟子感情外,其他方面沒的說,起碼這教導手段不知道強田不易多少個檔次。他沉吟片刻,抱拳對眾多小竹峰女弟子道:“青云才入門不久,我想在坐應該都是我師姐,所以師弟要是教的不好,或者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師姐們還請海涵。”

  “小師弟放心吧,我們不會說你的,誰讓你長得這么可愛。”

  “是啊,是啊,小師弟,快開始吧,連師父都承認你那造化武學,我們也想見識一下。”

  “小師弟別怕,姐姐們照顧你。”

  小師弟的名頭還是很有用的,女人天生對弱小富有同情心,這不知道李青云是超級小師弟后,連幾個和他一般大小的弟子也老氣橫秋的保證起來。

  李青云再度抱拳,不再賣乖,而是一臉肅穆道:“我剛才已經演示過極限煉體,師姐們也看到動作幅度有些大,尋常人接觸很容易拉傷扭傷,所以等會兒鍛煉大家要量力而行,慢慢熟悉,還有...”李青云看向眾弟子中某些衣著比較暴露的女弟子道:“還請師姐們注意自身著裝。”

  眾人一愣,接著都反應過來,看向一些喜歡清爽的同門,練習劍法,并非影視小說中長衣長袖,仙氣飄飄,為了方便,不管是男弟子還是女弟子都會穿著相對簡便的訓練服。而這些訓練服特點都差不多,要么緊身,要么材料短缺,即便有些長袍長袖的,那也是寬松至極,運動幅度一大,春光外泄是自然。

  本來這在小竹峰不是一個問題,炎熱夏季,很多女弟子只穿褥衣修煉都是常有的事,她們也早就隨意慣了,但現在不同,大竹峰來了一個公的,她們不能繼續那么放肆了。

  有了李青云的提醒,好些個女弟子都急匆匆回去換衣服,但仍有不少弟子不管不顧,見李青云看來,還媚眼一拋,明送秋波,顯然她們完全不在意李青云這個小屁孩看到什么。

  也就半刻鐘時間,該換衣服的都已經換好,李青云對眾人做了一個開始的手勢,接著轉身開始演練極限煉體,身后眾多女弟子相繼跟隨。

  就像李青云所說,極限煉體本身并不困難,在現代太困難的武學早就失了傳承,所以有煉體基礎的眾人,即便是第一次修煉,也能緊緊跟隨,動作并無多大變形。李青云沒有回頭看,但他也清楚小竹峰弟子學習極限煉體恐怕比大竹峰弟子要輕松不少,宋大仁他們要不是師娘蘇茹經常特訓,只怕他們的身體早就垮了。不像小竹峰,人家可是每日有專門的煉體早課的。

  今日是第一次修煉,李青云不敢帶著眾人修煉太多久,他僅僅是給眾人一次引導訓練,大致熟悉后,他便收起架勢,這才回身對眾人道:“今日訓練就到此結束吧,大家先粗略熟悉一下,讓身體適應一下,這般訓練不出一個星期,大家就能正常鍛煉,到時候身體素質應該會有一個快速的進步,之后會慢下來,所以大家無需急于求成,回去后切勿擅自練習,要是拉傷了肌肉筋骨,便得不償失了。”

  李青云說完,也不等眾人反應,雙手抱拳行禮,轉身飄然離去。

  等李青云身體走出玄武臺,小竹峰女弟子們才反應過來,對于李青云這般急匆匆離開,都是疑惑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