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十八章 神州紀要
  聽了李青云的話,文敏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瞪了李青云一眼,轉身離去。修真之人,看似很閑,實際上并不輕松,動不動就要長時間閉關,出關閑暇不了多久,就需要執行宗門任務,哪怕是待在宗門內,也是瑣事纏身,真正清閑的時刻反而很少。

  小竹峰還算好的,因為水月大師刻意的“冷淡”處事,小竹峰弟子少了很多外界紛擾,文敏她們得以更多的時間參悟道法神通,可能正因為如此,小竹峰弟子這些年修為才節節攀升吧。

  這里要特別說一下大竹峰,大竹峰是另類,大竹峰弟子實在太少了,而且玉清境四層以上修為只有兩人,要知道想外出任務,最低要求也要修為達到玉清境四層,有了萬法根本,可以御物,可以使用神通術法,不然玉清境前三層出去了也是送菜。種種原因導致青云門頒給大竹峰的任務少的可憐,而宋大仁為照顧何大智,大多數任務都是他出去完成的,所以在大竹峰人人都很閑,只有宋大仁偶爾忙碌一下。

  這么說起來田不易和蘇茹其實已經非常寬宏大量了,自家弟子不成器到已經沒有宗門任務能做,這般姿態在其他六脈眼中是何等笑話,田不易忍受了上百年也不曾驅除任何一人,足以看出田不易對門下弟子的仁愛。

  這也就怪不得田不易在看出李青云修行潛力后,毅然決然的全力培養,他恐怕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大竹峰要再走不出一兩個像樣的弟子,這大竹峰可以說是名存實亡了。

  文敏走后,李青云直接在竹屋前方空地開始晨練,他沒有絲毫隱瞞的想法,也沒有按照田不易的意思,用極限煉體拖個一兩年,他的時間寶貴,小竹峰只是暫居之地,他還是想盡快回到大竹峰修煉,突破脫胎換骨。

  李青云有心讓小竹峰的人把極限煉體盡快學會,但他低估青云門弟子對于偷師的“恐懼”,沒錯是恐懼,他分明看見路過的小竹峰弟子在看見他鍛煉后,先是好奇,接著便是神情慌亂,急匆匆離開,連一秒鐘的猶豫都沒有。???.

  如果一個弟子如此,李青云還不察覺,但因為好奇他而前來的女弟子皆是如此后,他心沉了下來。

  他孤家寡人,帶來的傳承也僅僅是一套煉體手段,這就讓青云門弟子避之唯恐不及,那作為這個世界頂級傳承‘大梵般若’呢,若是被天音寺知道,被青云門知道,后果該如何?

  李青云不敢深思,卻知道是什么后果。

  “只能期待易筋經的融合能力能解決問題吧,不然說不定還要走上張小凡的后塵。”李青云心中苦笑,卻沒打算真的放棄‘大梵般若’,精研過青云門和天音寺的最強傳承,不難發現,無論是太極玄清道還是大梵般若都存在缺陷,張小凡認為兩者相互排斥,是因為他最開始就沒想過要融合,沒想過殊途同歸,但只要知道太極玄清道是修外,大梵般若是修身,就應該明白這兩種功法本就該融合在一起。

  如果這只是李青云一面之詞那可以說歪理假想,可有限的誅仙記憶中,天下功法除了焚香谷其他基本都是天書繁衍而來,而天書本質就是一套傳承,所以李青云不能放棄大梵般若。在他看來,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只要能融合,其實就已經滿足長生修煉的基本前提,并非一定要修煉完整的天書五卷。

  當然如果有機緣修的天書五卷再好不過,可惜李青云除了知道誅仙劍是天書第五卷,其他四卷的信息都有些模糊不清。

  沒辦法,再好的記憶也扛不住時間的消磨,拜讀《誅仙》到現在,粗略一算也有二三十年,他能記住一些重要的大事件已經是記憶好的表現。

  鍛煉完身體,沐浴更衣,李青云徑直前往藏書閣。

  藏書閣前,那老媼還是昨日那般坐于門口,還是慢慢的翻閱著一本書籍,對于李青云的到來眼皮子都沒動一下。

  李青云見此,不急著進去,而是恭敬見禮,道:“聽書前輩,今日弟子來看書,還請指教。”

  老媼不見嘴動,卻有滄桑之聲傳來:“何事?”

  李青云連忙道:“弟子從山野來,孤陋寡聞,對這方世界了解甚少,想從書籍中了解一二,又恐書籍太多,尋找不到,便請前輩指教。”藏書閣高九層,藏書無數,若無指引,李青云半輩子時間都得花在這里。

  老媼語調不變:“一樓,丁區,皆是。”

  李青云拱手道:“謝前輩。”

  沒有繼續叨擾,李青云大步走向藏書閣,那老媼也不阻攔。

  推開充滿略微沉重的大門,一股充滿歷史沉淀的書卷氣息襲來,不覺好聞,卻令人心神沉靜。映入眼簾的是規整的立柜書庫,無數書籍放置在上方,有竹簡、獸皮、布料等等諸多記載工具,在書櫥下方李青云甚至看到一些石書,他好奇看了看,上面都是一些完全看不懂的圖畫或者類似文字的符號。

  李青云忍不住心聲贊嘆:“這青云門發展幾千年,高手如云,只怕是半個中原的秘聞軼事都藏在這里,若是有人能通讀,哪怕沒有修為,也能縱橫江湖。”

  感嘆一聲,李青云順著書櫥上的標簽前往丁區,他沒想著要通讀這里的書籍,起碼在修為沒有停滯前,他并不打算把太多的時間用在閱讀上,當前他只需要獲取自己想要的知識就好。

  來到丁區,一眼望去是里三層外三層,密密匝匝卻不臃腫,這里少了些奇模怪樣的承載工具,大都以正常書籍記載,不過這里的書籍卻是比其他區域要多了好幾倍,走在其中,有進入書海的感覺,穿插著隨意翻閱幾本,內容基本都是神州大地某地、某物、某事的介紹,也就是說這里的書籍都是李青云所需要的。

  看著茫茫多的書籍,李青云腦袋抽搐了一下,只感覺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這么多書,他想要看完,就算博聞強記,只怕也要一兩年的時間。

  李青云哀嘆:“合著不管我選擇什么,都得在小竹峰呆上兩年唄。”

  輕輕搖頭,平靜內心,李青云從排頭的地方拿出一本書籍,這是一本有些折皺的書籍,似乎經常被人翻閱,封面部分已經磨損嚴重,依稀之間可見上面寫著《神州紀要》。

  “神州紀要?”李青云吶吶,翻閱,眼前不盡一亮,此書內容是相當繁雜而實用,主要介紹了神州大地諸多常識,比如三大門派是什么,魔教有那些,城池的分部,各地大概的風土人情等等,一書百聞,等翻閱完,李青云腦中已然對神州有了粗略的了解,起碼走出去不會被人說成“鄉巴佬”。

  “怪不得就這本書被翻閱的最多,只怕是小竹峰每一個弟子都來看過吧。”李青云合上書籍,揉了揉有些酸澀的眼睛,忽的看到書籍作者著名,“聽書老人”。

  他輕咦一聲道:“聽書老人,難道是門口聽書前輩,應該就是,果然高手就喜歡在圖書館、藏書閣這類地方,想要寫出這本書,可不僅僅是閱讀量驚人,非得在天下走走不可。”

  放下《神州紀要》,李青云沒有繼續閱讀,而是轉身離去,今天下午可還要傳授小竹峰弟子極限煉體,事關未來神兵大事,李青云不敢大意。

  出了藏書閣,一看天色,果然已經日曬頭頂,說修真無歲月,其實讀書亦是如此,特別是閱讀一本感興趣的書籍,往往會廢寢忘食,忘了時間的流逝,今日也好在那《神州紀要》不是超級大部頭,不然下午的約定指不定就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