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十六章 暫時安定
  居住在這樣的險要之地,感覺自然不美好,李青云此刻也是明白為何望月臺下清凈,少有人來,大抵是也怕山塌遭遇不測。

  李青云的住所是一棟獨棟竹樓,相當的獨,因為除了他一棟竹樓,周圍再無其他建筑物,竹樓前有一大片空地,平整厚實,像是操練所用,其后便是懸崖峭壁,也就是說竹樓是依山而建,抬頭遙望“搖搖欲墜”的凸出望月臺,這竹樓更顯得危機四伏。

  空地之外是一些稀薄的花草樹木,這也是小竹峰難得沒有淚竹的地方,那些花草生長的并不茂盛,甚至于有些矮小干癟,環繞在四周的淚竹早已經把土地養分吸取干凈,這些花草能在此生長,必然是有千人精心培養過。

  似是注意到李青云的目光,文敏走到那些花草前,蹲下身子,輕輕嗅了嗅,臉上有說不出的陶醉,這應該就是習慣了玫瑰后,陡然聞到百合,不自覺稀罕喜歡吧,她道:“這里之前是一位師叔的住所,她性子比師父還要孤僻,便在此處開辟了一處獨屬于她的‘樂園’,這些花草都是她每次出任務帶回來的,天南地北都有,所以看上去有些雜亂,不過你別看它們不怎么樣,矮矮小小的,其實到了花開的季節,連師父也會到此一覽呢,那時候這里真的美極了,比望月臺還美,可惜...”

  文敏臉色有落寞,有憂傷,聲音都低沉下來,道:“師叔在一次任務中和魔教妖人大戰,不幸身亡,這里便也沒人再來打理,可惜了,要是師叔有伴就好嘍。”她的話有些傷感,可不知為何李青云感覺她在特意強調“師叔”沒有伴這話上。

  李青云看向花草邊緣,依稀可見一些青翠的竹筍開始冒頭,若不打理,也許這最后的‘樂園’也很快會消失,連帶身后的竹樓也會隨著時間化為廢墟吧。

  “呵呵,不好意思,師弟,失態了,只是想想師叔孤家寡人無人處理后事,還是忍不住嘆息。”文敏起身,臉上依舊有笑,只是這笑容中多了對未來的惆悵。

  誅仙世界并非安定平穩,因為利欲熏心而步入魔道的妖人始終存在,青云門作為正道魁首,兼濟天下,懲奸除惡是他們的責任,文敏大抵是想到未來自己的命運也會如此落寞而感到悲傷吧。

  李青云心中暗道:‘這時候要是大師兄在多好。’

  在女人感性缺乏安全感的時候,還有什么比男人更好的“解藥”。李青云不敢繼續獨處下去,小竹峰這些女人孤獨久了,思想上多少有點偏激,他還是少招惹為妙,旋即他臉上露出疲憊,道:“文敏師姐還有其他囑咐嗎?”

  “呃...倒也沒什么事了。”文敏見李青云一副送客的樣子,心中咬牙,暗罵對方的不解風情,我話題引出來了,你好歹多聊兩句啊,老娘的目的還沒達到呢。果然小屁孩就是小屁孩,什么都不懂。

  李青云很是干凈利落道:“那師姐請回吧,以前我也是一個人生活的,不用擔心。”說完,李青云便不再理會文敏,自顧自走向懸崖竹樓。

  文敏眼睛差點鼓出來,實在沒想到李青云這般無趣,撇撇嘴,咬牙囑咐道:“青云師弟好好休息,每日三餐會有人送來吃食,記得不要睡過了頭。”新筆趣閣

  李青云頭也不回,擺擺手,道:“知道了文敏師姐,哦,對了,逝者如斯,文敏師姐也不要過于傷心,要是大師兄知道一定會心痛吧。”李青云走了兩步,在文敏注目中,又重復道:“大師兄一定會知道的。”

  身后文敏嘴角勾起俏麗笑容,郁悶之色頃刻消失,嘴上哼哼一聲,轉身離去,‘這個師弟滿聰明的嘛。’

  李青云余光掃過文敏陰轉晴的臉色,暗道:‘女人心海底針,這女人說話就是麻煩,拐彎抹角,磨磨唧唧的,直說要大師兄來表態不就好了,之前接受禮物的時候不是挺大方的嗎,現在到是矜持的可以。’

  內心吐槽,李青云是理解不了文敏是怎么想的,但他明白一件事,文敏作為一個和宋大仁同齡的人,不可能平白無故在一個十歲孩童面前表露情感,偏偏她卻這么做了,那么只有一個原因,她想借此表達某些無法直說的心意。

  咔嚓,竹樓被打開,李青云觀察房屋構造時,嘴上嘀咕道:“大師兄還是幸福啊,可惜‘牛郎’和‘織女’相會還得通過‘王母’的允許。”

  “王母”是誰不用多說,自然是水月大師,來小竹峰之前大竹峰眾弟子就給他普及過小竹峰的知識,其他的先不說,光是對水月大師的誹謗那就能堆滿幾個大籮筐。

  青云門上下,包括大竹峰,所有男弟子對水月大師可以說都是咬牙切齒,小竹峰盛產美女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而尋找道侶在修真過程中實屬正常,小竹峰有那么多優質資源,自然逃不過眾人的覬覦,然而,水月大師就是他們面前無法逾越的高山,相親?不可能。約會?做夢去吧。

  有水月大師把關,小竹峰門檻踩爛了也沒有一個女弟子嫁出去過。而這還不是水月最可惡的地方,若只是明面上阻止,他們還可以偷著來嗎,就像田不易和蘇茹,當初水月阻止的少?他們能在一起,基本都是偷偷修成正果后,小竹峰無可奈何才放人的。

  為了讓外面的男人死心,水月大師明面上阻止不說,經歷了蘇茹的事,她又成為小竹峰首座后,直接開始灌輸“單身思想”,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以前還和顏悅色的小竹峰弟子真的慢慢的就變得冰冷淡情起來,這種情況直接讓青云門男弟子崩潰,幾脈大佬好幾次找道玄真人議論,卻也得不到解決。

  畢竟隨著水月那套“單身思想”,小竹峰弟子的修為實力是蹭蹭蹭往上漲,加之那些弟子都是自愿,道玄真人自然是沒辦法調節。

  心中想著大竹峰對水月的誹謗,又對比今日自己所了解,李青云發現一個會讓青云門所有男弟子瘋狂的現實,那就是水月大師阻止歸阻止,實際上從來沒有真的讓小竹峰弟子修煉太上忘情,眾弟子外表露的冰冷并非真的冰冷,那只是一種如動物一樣的保護色。只要真的遇到有緣人,這層保護色便會褪去,而那被融化的“冰心”必然會隨著接觸,完全融入有緣人。

  也就是說,只要打開經歷水月調教后的小竹峰弟子心扉,那么妥妥能收獲一顆全心全意愛你的真心,如此說來,水月大師不該是“仇人”,還應該是恩人才對。

  呃,雖然吧,目前來看,能享受她恩德的只有宋大仁。

  用力搖晃了幾下腦袋,把腦中其他思緒晃了出去,他來小竹峰不是為了情情愛愛,他是來讀書學習的。

  該說不說,這里居住的前任是一個很會享受的人,竹樓建造為兩層,一樓有廚房、會客室、廁所等必要設施,二樓除了一間休息的臥室,其余全部空著,組成了一個大大的修煉之地。地上刻錄著象征太極玄清道的陰陽太極,墻上是一副筆走龍蛇的“道”字。若是把前段窗戶打開,直面的是無盡竹海,站在二樓之上遙遠,不禁心神開闊,神采悠揚,端是一處修道的好住所。

  “這地方若不是太過于偏僻,又有頂上危機,只怕早成為小竹峰弟子的修煉圣地。”李青云這么想著。修真一道,財侶法地,這法為本,地為基,在此處修煉,不說有多神異,快人一步是肯定可以的。

  而就是那快的一步,便是通往強者的道路。唯一讓李青云可惜的是,他現在無法修煉太極玄清道,即便有這么好的修煉環境,他也只能賞心悅目,而不是化作實質的好處。

  “盡快獲取知識吧,下次回大竹峰的時候就是我成就脫胎換骨的時機,而且噬血珠也要找個時間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