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十四章 “驚慌”的文敏
  文敏被師父責怪也不惱,恬靜一笑,對另一側一位白衣少女道:“陸師妹你看師父又夸你了。”

  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李青云順著文敏的目光看了過去。那是怎樣一個女子呢,明若初雪,清麗無方,女媧娘娘造人的時候似乎對她格外的偏心,一切美的好的都放在了她身上,少女絕世的容顏映入心神,哪怕是經過網絡大洗禮的心臟也忍不住跳動,沒有意外,甚至不用想,李青云知道那少女便是誅仙第一美女,陸雪琪無疑。

  也許是李青云的眼神太過于火熱,那女子秀眉微皺,冷眸撇了李青云一眼,而后一言不發,視線平視前方,似藐視,似忽視。

  李青云驚艷過后,心態很快恢復正常,怎么說呢,美女固然是男人的追求,但若是把一輛蘭博基尼大牛和一個千年不遇的美女放在你面前,你會選擇什么?其他人李青云不知道,但他肯定會選擇蘭博基尼。因此李青云沒在注目那女子,而是很懂事的朝著水月一拜,恭敬道:“見過水月師叔。”

  水月眼中有驚訝,瞧了眼旁邊的陸雪琪,她知道自家這徒兒容貌非凡,常人見了難以控制自己,露出丑態是自然,哪怕是如李青云這般十歲左右的孩童,見之也定會流連,拋開那些齷齪不說,人生來便會去追尋那些極致的美,陸雪琪無疑擁有讓無論男女老少都注目的極致美麗。

  然而這田不易新收的弟子居然能在轉眼的時間就脫離陸雪琪的美貌,對方要么心理變態不是常人,要么就是意志堅定如鋼,已經不受外界的誘惑影響。心理變態不可能,對方被田不易視為傳承人,必然考察過品行作風,心理有問題,是絕對騙不過田不易和蘇茹夫妻二人的眼睛。

  那么對方真的達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只是,這可能嗎?對方才十歲左右吧,即便有慘案鋪墊,也不該如此從容淡定。

  可若對方心性真的如此......

  水月大師心中恍然,“犟怪子”田不易為何會百年難遇的主動找她煉制神兵,面前的小子,只怕真的很不簡單,悵然若失見竟有些后悔當日沒去參加通天峰會議。

  心中思量,水月大師不自覺收斂自己那副冰冷,擠出一抹微笑,道:“你便是青云師侄吧,長得不錯,不似大竹峰某些人那般,那般不盡人意。”

  李青云露出尷尬笑容,這水月大師和師父田不易關系到底有多糟糕,明明放下身段對弟子都和顏悅色了,卻還忍不住詆毀師父。

  蘇茹見師姐破天荒的露出笑容,雖然那個笑容只是剎那的時間,但笑了就是笑了,心下明白李青云在小竹峰的日子應該不會難受,便告辭道:“師姐,青云就拜托給你了,他是一個成熟穩重的好孩子,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他商量,若是沒事,我便先走了。”

  水月大師臉上有錯愕,語速極快道:“師妹,怎么才來就要走,大竹峰只有那么幾個人,難道還要你時時刻刻盯著不成?”

  蘇茹搖頭,道:“倒不是大竹峰有事,是你田師兄啦,你也知道他一向不喜我回來,這一段時間我天天早出晚歸,他心中早有怨氣,我還是去安慰安慰吧。”

  聽到是為了田不易,水月立馬拉下臉來,狠聲道:“那個老不修,幾百歲的人了,還像小孩子一樣喜歡使氣,哼,去吧去吧,聽到他的名字我就煩。”水月揮手,臉上多了無奈。

  蘇茹一臉歉意,只道以后再來看望水月大師,拉著不明所以的田靈兒化作一道綠芒消失在小竹峰。

  “呃,這就都走了??”李青云無語,只感覺自己是被父母拋棄的孤兒,此刻是孤立無援,哀從心來,‘起碼也等我住下來再回去啊,我現在要怎么辦?’

  李青云看著竹屋前方好奇打量他的眾多女子,頭皮發麻,他在信息時代聽說過一些事情,當男女比例嚴重失衡,一男面對幾十上百個女子時,并不是以幸福結束,往往他們不是受盡女生欺凌,就是融入女生成了“娘娘腔”,唯一看上去正常出來的男子,可能還是同性戀。說來說去其實就一句話,美女多點是幸福,太多就是災難,不巧,小竹峰遍地都是美女,盛傳這里的狗都是母的。新筆趣閣

  咦,李青云心中發神,似乎察覺什么,卻又想不起來有什么問題。

  “師侄?師侄?”水月的招呼傳來,李青云看向她。

  水月臉上恢復清冷,倒也沒難為李青云的意思,平靜道:“青云師侄向學之心令人佩服,你來了小竹峰,那小竹峰的藏書閣你便隨意翻看,只要不弄壞書籍便可。”

  李青云點頭,不語,靜靜聆聽等待水月大師的安排。

  水月大師瞧李青云懂事,對身邊的文敏說道:“你青云師弟到底是男子,在小竹峰上行走多有不便,下去后你卻是要和其他師妹說說,讓她們收斂點。”不待文敏應答,他看向李青云,道:“青云師侄,小竹峰適合你居住的地方不多,你也不要嫌棄。”

  李青云搖頭不在意,開口道:“水月師叔,青云自小清貧,樹上地上山洞皆睡得,只要距離藏書閣近些便好。”李青云來小竹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學習,要是遠離藏書閣,每日路程浪費都讓人心痛。

  水月很滿意李青云的識趣,完全不像某個人死要面子,幾百年了還在為當初阻攔蘇茹和他在一起慪氣,想了想微微點頭道:“如此你便在望月臺下方居住吧,那里背靠懸崖,臨近藏書閣,平時少有人去,環境很是清幽,適合讀書修道,就是山風大了些,小心著涼。”

  李青云行禮道:“全憑師叔安排,些許山風不礙事。”

  聽到李青云被安排到望月臺,旁邊陸雪琪欲言又止,明鏡一般的星眸中有一絲不悅,隨后化作厲芒掃向李青云。

  ‘嗯?這兩天我和女人犯沖不成,我又怎么得罪她了?’李青云修煉易筋經有成,身體感知相當敏銳,陸雪琪的“殺意”短暫,他卻也感覺清晰,心中是納悶不已,除了剛開始色狼了片刻,他沒做什么過分的事吧,甚至兩人連話都沒說上,怎么就橫眉冷對呢。當下李青云心下不免哀嘆起來,‘出師不利啊,都還沒接觸,就被打入冷宮,師父,看來天琊神劍的事要泡湯了。’

  這番心念僅僅在李青云腦中過濾了一遍,隨之便不甚在意,陸雪琪是誅仙中最美的女子不假,但她美她的,和自己有什么關系,相比未來的神兵,李青云其實更愿意去“舔”水月大師,奈何以對方清冷孤寡的性格,只怕馬屁拍爛,也沒多少效果。

  “文敏。”水月大師喊道。

  “弟子在。”文敏應答。

  水月大師佛塵在空中甩了一下,表示閉門送客,對李青云點點頭,便往竹屋走去,陸雪琪和其他三位女弟子跟隨,唯有被叫到的文敏留了下來,顯然她就是接下來李青云的指路人。

  恭送了水月大師,竹屋空地便只剩下文敏和李青云,李青云不想尷尬,便主動開口道:“文敏師姐,受大師兄所托...”

  話還沒說完,文敏臉色一變,有些羞紅,又有些懊惱,一把拉住李青云,急速遠離“靜竹軒”。

  李青云看文敏焦急的樣,似乎也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大錯,當下也不言語,緊緊跟著文敏快速離開。等兩人跑出淚竹林,來到一懸崖處,文敏才松開李青云,有些責怪道:“青云師弟,你不知道你師叔最不喜歡聽到大竹峰人的姓名嗎,你剛剛要是把宋師兄的名字說出來,指不定會讓你師娘給宋師兄穿小鞋。”

  李青云歪了歪腦袋,使勁眨著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之事。

  文敏被他看的全身不自知,檢查全身時,支支吾吾道:“青云師弟,怎么,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東西嗎?不會是竹蟲吧,我最怕那個了。”

  看著眼前從文靜變得有些咋呼的女子,李青云實在想不明白,忍不住開口道:“文敏師姐,我大師兄到底有什么好的,可以把你迷成這樣,我雖是第一次見你,但你前后已然判若兩人,難道這便是愛情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