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十三章 初臨小竹峰
  田不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李青云見蘇茹的眼神倒是若有所思,心中多有溫暖。

  他在大竹峰生活的時間并不長,但已經有了家的感覺,心細如發對他照顧有加的大師兄,愛哼歌教他唱曲的二師兄,勤奮努力每次修煉都陪在他身邊的三師兄,愛看書寫字幫他認識這個世界的四師兄,誠實守信默默奉獻的五師兄,喜好賭博卻從來沒贏過的六師兄,還有,還有活潑可愛愛開玩笑的田靈兒,外表嚴肅內心柔軟的師父田不易,溫柔賢淑卻有暴力傾向的師娘蘇茹,加上我們善良純情的小凡師弟,對了還有......李青云看向在手心在歡騰的大黃,臉上有說不出的溫柔笑容。

  大家一起組成了大竹峰這個大家庭,有哭有笑,有吵有鬧,他生活在這里很自然,很舒服。

  “我會用自己的力量守護好大家的。”

  誅仙具體內容李青云已經有些記不清,但鬼王在青云山的終極一戰他忘不了,那場戰役似乎死了很多很多人,多到諸脈都換了新人,多到他現在的“親人”也許都會再也不見......

  重新出發,沒一會功夫他們就到了小竹峰的領地,從高處看,小竹峰和大竹峰一樣青春碧綠,只不過大竹峰多了一些深沉,小竹峰多了一些少女的“粉嫩”。

  與大竹峰的黑節竹不同,小竹峰盛產的是另一種奇異竹子名為“淚竹”,這種竹子顏色翠綠,竹身細長,宛如一位身材苗條的女子,而“淚竹”比一般竹子少了近一倍的竹節,但竹質堅韌之極,卻是比黑節竹還勝,號稱天下第一。

  不過淚竹最著名的地方,卻不是因為它的堅韌,而是在竹子翠綠的竹身之上,遍布著一點一點粉紅色的小斑點,宛如溫柔女子傷心的淚痕,極是美麗。而小竹峰的名字來歷,也是從此而來。

  與其他諸脈不同,小竹峰還有一個特別獨特的規則,那便是只招收女弟子,而且不知道是修道有成,還是故意選擇,小竹峰的女子美貌和實力往往兼備,如此使得小竹峰成為青云門一道亮麗的風景線。這也是大竹峰弟子在知道李青云要長住小竹峰后羨慕嫉妒恨的原因,試問哪個男人沒有幻想過居住在“女兒國”呢。

  穿過被淚竹映照的有些粉紅的云彩,兩人一狗沒有去那高高大大小竹峰主殿,而是降落在一處僻靜所在,這里建筑全部由竹木搭建而成,周圍遍布環繞淚竹,山風襲來,不覺冰寒,倒有清涼,聽著周圍沙沙作響的竹葉聲,心中煩躁消退,變得寧靜致遠,李青云好奇打量四周,田不易則站立在屋外靜立不動,似在等著什么。

  又過去好一會兒,一道綠光從天而降,平靜的蘇茹帶著一臉怨氣的田靈兒到來。

  李青云見人,當下高興招呼道:“師娘,靈兒師姐。”

  蘇茹微笑著點點頭,白了田不易一眼,大步往竹屋內走。田靈兒心情很不美妙,瞪了李青云一眼,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也不理會李青云的招呼,緊跟著蘇茹進屋。

  李青云撓了撓腦袋,有些納悶哪里得罪田靈兒了,突然想到剛才蘇茹焦急的離去,心下有些明白,田靈兒這是吃醋了啊。只是這飛醋也太莫名其妙了吧,我們是師徒,你們是父女,這醋有啥好吃的。

  李青云搖頭好笑,不甚在意,倒是周圍的淚竹很是吸引他的目光。蘇茹兩母子走進竹屋,田不易卻依然直挺挺杵在原地,李青云不懂為什么,沒有擅自行動,便走到那些淚竹前仔細觀察,按照田不易的意思,將來他的武器有一半的材料就是這種淚竹,他自然不能視若無睹。

  但見那青翠竹節上點點粉紅,端是奇異,比之黑節竹還要奪人眼球。用力掰折卻是韌性十足,別說九十度彎曲,就是一百八十度也無法折斷,這韌性不像竹子更像某種特殊的橡膠。又摘下幾片竹葉,手中揉搓,綿柔中帶著割裂感,李青云意動,拇指和中指輕輕捏住,內勁灌入,綿軟竹葉全面展開,鋸齒邊緣有微微寒芒閃過,隨后綠芒一閃,竹葉應聲貫入一根淚竹,下一瞬又透體而過飛入竹林落葉消失不見。新筆趣閣

  李青云眼睛一亮,飛花捻葉的手段對他來說不是什么難事,但就和神劍御雷真訣需要神兵才能施展一樣,飛花捻葉若只用普通樹葉傷害非常有限,畢竟他用的是純粹的勁力,并沒有超自然力量。而這淚竹竹葉堅韌中又有剛強,勁力之下便有這般威力,若是加入法力、念力,威力只怕直追普通法寶。

  旁邊田不易雖然望天出神,但對于李青云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見飛花捻葉的手段,心下點頭,“剛柔并濟已然爐火純青,快慢之道應該近在咫尺,假以時日,修成那虛實變化之道,青云在同齡中便是無敵的存在,不,若是對力量了解到那般程度,只怕老一輩的也要敗下陣來。”

  田不易他自己不曾以武入道,無論剛柔并濟還是快慢之道都是隨著太極玄清道修為精深,觸類旁通下慢慢學會的。這般說來,這武道力量就比道法弱?其實不然,修道者學會這些力量變化,是因為道法需要,剛柔并濟先不說,光說那快慢之道,只要能領悟,在飛劍之上的造詣必然遠遠超越其他人,所以說這些武道的力量非但不弱于道法,更是道法最好的輔助力量。

  李青云還沒有修煉道法就先學會這般強大的武道力量,那么等他有了修為,學會道法后,他幾乎所有法術力量都會比其他人多了一些變化,而那些變化便是李青云絕頂的資本。

  想到未來李青云綻放的耀眼光芒,田不易就忍不住興奮,“父”為子榮,他田不易未來必然被萬人敬仰。

  ......

  當蘇茹和一群妙玉女子走出來時“很不小心”的看見了田不易在望天傻笑,蘇茹眼睛一閉,全當自己瞎了,田靈兒默默走到李青云身邊開始數落他的不是,水月大師,這位年齡超過幾百歲依然青春如少女的小竹峰首座很想退回去,關門閉戶永遠不要見到前方那個“橫刀奪愛”的猥瑣胖子。

  田不易完全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直到李青云都看不下去咳嗽一聲,田不易才瞇著眼睛打量了一下水月等人,見眾人嫌棄的目光,他也沒在意,很會平靜道:“人我帶來了,希望我帶走的時候,他沒掉一根頭發,不然,哼哼。”

  說完,田不易身邊赤靈一閃,他居然就這么走了。留下李青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倒是大黃看田不易走了,眼睛一亮,朝著一個方向就加速跑去。

  “哼。”一身月白道袍,風姿綽約的水月大師冷哼一聲,看著遠去的田不易,又看了看大黃,嘲諷道:“狗改不了吃屎,這狗真和主人一個樣。”

  水月大師性子清冷,平時少言寡語,更不喜嚼人耳根,只是不知為何到了田不易這里,她總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在她身旁有一位恬靜淡雅的女子掩嘴偷笑,道:“師父,你這么罵師伯的話,不是把蘇茹師叔和小白它們都罵進去了嗎。”

  水月大師瞪眼,手中一把青白拂塵敲了女子頭上一下,嚴厲道:“文敏,就你話多,你看看你師妹多安靜。”

  李青云聽到文敏兩字,心中一動,看向那人,卻是一位瓜子臉的美貌女子,秀發如云,肌膚如雪,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笑意。

  “這就是大師兄的心上人嗎?”李青云暗道,掂量了一下手中包袱,心中留了個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