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十章 借書難
  一夜無話,第二天,李青云例行修煉易筋經,突破的時機還不到,他只有靜靜等待,其他師兄因為昨日過于刻苦,肌肉經脈拉傷休息一日,張小凡一如既往獨自砍柴,田靈兒性子活潑,不喜歡和少言寡語的張小凡一起砍竹子,所以早課倆人是分開做的。

  迎著朝陽,李青云的身體在陽光不斷變換動作,那些怪異而極限的拉伸在他身上變得異常和諧美麗,幾遍易筋經煉體下來,他皮膚微微見汗,全身細胞達到活躍狀態,趁熱打鐵,再修煉幾遍,維持身體的巔峰機能,熟悉目前身體的極限力量。

  等日上三竿,李青云停止鍛煉,在弟子居沐浴更衣后,他找到田不易。

  “師父。”李青云拜見。

  田不易微笑點頭,道:“青云,在大竹峰生活你還習慣嗎?”

  李青云也露出笑容,神態自然,道:“這里環境清幽,空氣寧靜,師兄們都很熱情,很友好,我住的很習慣,只是偶爾想到王二叔,也還擔心他的情況。”

  田不易正色,道:“你王二叔哪里我幫你了解過,有掌門在,生命到無憂,只是精神狀態相當不好,每日渾渾噩噩,口中依然鬼啊、鬼啊的叫嚷,偶爾也會呼喚你的姓名,只是到底記憶不起什么。”田不易微微嘆息,草廟村慘案無人不遺憾、同情,奈何妖人手段狠辣,草廟村除了李青云他們四人,連狗都被殺了,他們想尋找真兇,實在萬難。

  李青云面色有失落,但很快恢復正常,道:“王二叔生命無憂就好,我還擔心因為我的原因害了他。”

  田不易拍了拍李青云的肩膀,以作安慰。

  李青云又道:“師父,你知道林驚羽嗎?”

  田不易哼了一聲,道:“自然知道,我昨天去看過了,你蒼松師伯疼愛有加,看他那歡喜的樣子,說不定哪天連斬龍劍都送出去,所以你不用擔心那小子,他日子好著呢。”

  一說到林驚羽田不易就有氣,最開始收留林驚羽和張小凡可是他的提議,結果被蒼松橫插一腳,那日去龍首峰卻還當眾炫耀林驚羽的資質,要不是當著眾多弟子不好動手,當日他非得和蒼松好好理論理論。

  想到林驚羽的資質,田不易眼中閃過驚訝,蒼松炫耀之事先不說,林驚羽那小子初次接觸太極玄清道立馬就感受到氣的存在,不時便可運行,只怕要不了一月就可練成玉清境第一層,這般情況,縱觀青云門歷史,少有能與之比擬的。

  田不易為錯失林驚羽這般天賦弟子時,心中也慶幸收下了李青云。李青云的資質也許不如林驚羽,但他的悟性和身體素質,一定比林驚羽高,加上他沉穩堅毅的性格,實在太符合田不易對弟子的要求了。

  就這還不算李青云帶來的極限煉體,給大竹峰帶來的新氣象。種種理由加起來,田不易嘴角不自覺翹起來,暗道:‘七脈會武,嘿嘿,這一次我大竹峰一定要讓所有同門驚掉眼睛。’

  “師父?”李青云的呼喊傳來,田不易回過神,咳嗽一聲,道:“青云,我還沒問,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么事嗎?”

  李青云點頭,道:“弟子出生貧寒,近乎與世隔絕,知之甚少,現在除了上午鍛煉,有太多的時間被浪費,所以弟子想著趁著無法修煉的時間,多了解一些這個世界情況,多學一些有用的知識,還請師父指教。”

  田不易恍然,道:“原來是這事啊,的確你的記憶力超群,若是不多學一點東西,實屬于浪費,這樣,我大竹峰因為人丁稀薄,沒有建設藏書閣,太極洞到是有些書籍,卻都是道法玄術,你沒有修煉根本,理解起來難不說,還容易誤走歧途,還是少接觸,這樣,你師娘的娘家小竹峰有藏書閣,我與你師娘說一聲,讓她帶你去小竹峰觀看如何?”

  李青云遲疑,道:“師父,小竹峰都是女弟子吧,我去怕是不合適,我年齡雖小,但若是一不小心撞見什么,也是有理說不清,可否借閱?”

  “這...”田不易倒沒想到這一點,但回想每次去小竹峰探親,蘇茹總是讓他在外等一會兒,只怕李青云的擔憂不無道理,念此,田不易道:“能否借閱我也不知道,等下我幫你問一下。”

  李青云恭敬道:“謝師父,師娘要是在家,我可以自己說的。”

  田不易臉色沉了下來,悶聲悶氣道:“她不在家,哼,真不知道大竹峰是她家,還是小竹峰是她家,那水月明明什么事都沒有,她偏生天天都去看望,怎滴,大竹峰是火山,燙她腳了。”

  清官尚且難斷家務事,田不易的抱怨李青云只當沒聽到,恭敬一拜就告辭離去。???.

  借書一事到第二天才有回復,此事比李青云想象的要難得多,首先借閱可以,但是不僅需要得到小竹峰首座水月的許可,還需要掌門道玄真人的許可,水月師叔哪里好說,有蘇茹的交情在,基本沒有問題。麻煩的是道玄真人長久閉關,這種“小事”去麻煩他,未免太不知好歹。

  這件事上哪怕是一向護短的田不易也沒有沖動,道玄真人在青云門的地位特殊,不僅僅因為他是青云門掌門,最重要的還是他的實力。修真界殘酷而現實,實力為尊,當年青葉祖師以一己之力扭轉乾坤,把即將破滅的青云門帶上云端,想要維系這個地位,普通高手根本勝任不了,田不易不能,蒼松道人也不能,唯有道玄真人可以,為了保證道玄真人的實力,青云門愿意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青云門如此重視道玄真人的實力,他的閉關自然無人敢去打擾,上一次驚醒,還是因為草廟村慘案,別看李青云、張小凡他們這邊風平浪靜,好似沒出什么大事,但草廟村慘案發生后,青云門方圓千里的大小勢力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青云門可是正道魁首,“他”的面子丟不得,所以道玄真人才會破關而出。

  而這次,若是為了李青云借書一事就打斷道玄真人的閉關,先不說道玄真人會不會出來,只怕此事還沒稟報到道玄真人那里,田不易就得面對其余六脈最嚴厲的指責。

  借閱一事無法躍過道玄真人,那么此事就黃了,沒辦法田不易為了徒弟能茁壯成長,終是厚著臉皮親自登門拜訪水月。

  三日后,當田不易告訴李青云,他需要在小竹峰長住一段時間后,傻了眼。

  “不是,師父,就算借不到,咱也不用長住小竹峰吧,大竹峰我都沒呆熱乎呢。”李青云不愿意去,他是一個念舊的人,還有些認床,好不容易熟悉了大竹峰,這就搬去小竹峰,他第一個念頭便是拒絕。

  田不易咳嗽一聲,道:“也不算長住,每隔一段時間你還是能回來的。”

  李青云苦了臉,憂心忡忡道:“師父,你該不會是把我賣了吧。”

  “怎么可能!”田不易想都沒想甩手道,現在讓他賣了李青云,那比賣了大竹峰全部弟子還心痛,這絕對不可能。

  李青云不解了,道:“師父,我們也不是必須去小竹峰吧,難道其他幾脈沒有藏書閣,還有實在不行我就不去學習了,修道者,專一一點也挺好,那些‘課外知識’以后再學也不遲。”

  聞言,田不易突然板著臉,道:“你懂什么,為師叫你去,你就去,別婆婆媽媽的,大不了就呆個一兩年,回來難道你就不是大竹峰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