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十八章 傳授太極玄清道
  正所謂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修煉上被田靈兒笑話的張小凡,廚藝上卻得到所有人的認可,這讓草廟村出事后一直惶恐度日的張小凡找到了“歸宿”,臉上第一次洋溢輕松的笑容。

  人活著,說是活給自己看,其實吧,還是在活給別人看。

  下午,張小凡獨自一人奮戰黑節竹,他是一個有毅力的人,這一去只怕不到晚飯時間不會回來。

  李青云這邊因為易筋經的修煉需要高強度的肢體動作,每日修煉時間有限,過度修煉效果不好不說,還非常容易拉傷自己,所以下午的時間他就指導宋大仁幾個師兄學習極限煉體,田靈兒沒有加入,極限煉體的動作幅度太大,田靈兒也不是小孩子,不能和幾個大男人一起修煉。

  李青云倒不用擔心她學不了,先不說田靈兒資質很高,旁觀都能學會一二,再說她上面還有一個蘇茹,這位平時看上去端莊的夫人可是青云門有名的大高手,她能一眼看出李青云極限煉體的好壞,學會極限煉體于她來說就不是事,她現在差的就是李青云的一個同意而已。

  李青云的教學沒持續多久,正午才過沒一會兒,田不易找上來,帶走了李青云。

  ......

  守靜堂后堂,一個寬敞的小院內,田不易背負雙手嚴肅開口道:“青云,雖然我讓你先把快慢之道學會再修煉道術,但道法深奧非一日可學,我見你下午時間多有空閑,便把太極玄清道前四層傳授與你,回去后你可以多研究一下,全當為以后修煉做鋪墊。”

  李青云恭敬作揖,道:“是,師父。弟子必然用心鉆研,不負師父之恩。”

  田不易點頭,接著臉色一整,正色道:“本門奇術,精深神妙,邪魔妖人,多有窺視。你需立下誓言,學成之后,若非本門弟子,決不傳于外人。”

  李青云內心一嘆,心道果然如此,這般要求,只怕不僅是青云門,焚香谷,天音寺這種大門大派必須進行,就是那些不起眼的武林小派,也會有這樣的要求吧。

  甩開腦中的胡亂思想,李青云面帶堅定,道:“蒼天在上,弟子李青云日后若泄露青云門道法秘密,必遭五雷轟頂,死無葬身之地。”

  田不易微笑點頭,很滿意李青云的果斷堅決,讓他坐下,先教他如何打坐、冥思,再細致的說了一下人體經脈和精氣運行,最后便傳了他“太極玄清道”第一層到第四層的修煉法門以及一些修真常識。

  太極玄清道是青云門諸般奇術妙法的根本,乃是二千年前青云子于無名古卷上領悟而出,后經歷代青云門宗師精研,時至今日,已是奪天地造化,玄妙無比的無上道法。

  太極玄清道共有玉清、上清、太清三個境界,青云門下弟子,包括諸多聰明才智之士,終其一生,也突破不了玉清境,不過饒是如此,只要達到玉清境頂層的修為,亦已是世間罕見。

  青云門中,人數接近千人,但能突破玉清境進習上清境的,以掌門道玄真人為首,也不過十人出頭而已。但這只這十數人,青云門便是當今修真中實力最強最深的門派之一。至于傳說中的無上境界太清境界,相傳只有當年不出世的奇才青葉祖師修到過。

  田不易作為青云門中流砥柱,一脈首座,知道的東西遠遠超過其他人,一番敘述下來,李青云聽得是如癡如醉,當聽到境界劃分時,他忍不住問道:“師父,您是什么境界?”小說記憶中,他知道田不易很強,但到底有多強,完全沒有概念,此番想到,他也就便問了出來。

  “我?”田不易微微一笑,道:“上清。”

  上清多少田不易沒說,但看他微微揚起的下巴便知,他恐怕不是初入,而是上清中的佼佼者。

  李青云沒有繼續細問,而是從田不易這里了解了一下大竹峰其他的修煉情況,他實力眼界都有限,田不易就是清晰說明,他可能也理解不了,如此還不如不知道。

  在大竹峰,不包括剛入門的李青云和張小凡,宋大仁六師兄弟中,宋大仁修為最高,為玉清境第五層,老四何大智第四層,其他弟子都是玉清境三層,值得一說的是田不易有意無意的夸耀了一下田靈兒,因為田靈兒后學先至,十三歲便修習到玉清境第四層,可以馭用法寶。

  作為青云門有名的早慧孩童之一,田靈兒這般“出息”,自然備受關心愛護,蘇茹更是把自己成名法寶送給她做防身法寶。

  李青云聽完大竹峰眾人情況,沉吟片刻,打算觸碰一下田不易的眉頭,好奇道:“師父,大師兄應該很厲害吧,我們青云門分為七脈,大師兄可以排第幾?”

  果然聽到李青云的問題,田不易的眉頭就深深的皺起,別說夾死蒼蠅,就是掛一桶水都可以,看著面前好奇的弟子,他深深嘆息一聲道:“為師也不騙你,你大師兄別說排第幾,只怕是連排名都沒有,不管是龍首峰、朝陽峰、還是風回峰,其他諸脈起碼都有一人達到玉清境六層,像掌門所在的通天峰,那更是有玉清境七層,乃至八層的存在,你說你大師兄能排第幾?”

  李青云也感受到大竹峰嚴峻的形勢,不自覺道:“我們這么慘?”

  田不易正色道:“就是有這么慘,而且更慘的還在后面,你也看到你師娘對你師兄他們的特訓了吧。”

  李青云點頭。

  田不易揪心道:“再過五年就是青云門七脈會武的時間,到時候七脈青年才俊會在通天峰同臺競技,勝者不僅獲得他人的仰慕稱贊,更有資源傾斜,得到各位師長悉心栽培,如此盛會一甲子才有一次,我大竹峰卻次次墊底,你師父我的臉啊...”田不易說不下去了,他本身就是一個極其愛面子的人,偏偏七脈會武這種長面子的事,他是一次沒享受到,這心中的幽怨,比之深閨怨婦還沉重。

  “師父...”李青云這時候也不知道該怎么寬慰這位有些“稚氣”的師長,對比大竹峰和通天峰的情況,大竹峰“破落”成這般模樣,能怪得了誰?大竹峰要資源有黑節竹,要強者有田不易、蘇茹,宋大仁、何大智等人能被田不易親手帶入青云門,想來資質也差不到哪里去,既然方方面面都沒有問題,大竹峰還落后人家這么多,其主要原因恐怕還是出在田不易自己身上。???.

  雖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但有名師指導和沒有名師指導,那也是截然不同的結果。用最簡單的例子來說,如果沒有田不易為李青云講解太極玄清道,讓他獨自一個人摸索,只怕究其一生也研究不出什么來。

  所以修行過程中師父還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時候他隨便一句話,就可以讓你少走很多彎路,而修真世界的彎路,往往一道就是一百年。

  田不易搖了搖頭,振作精神道:“好了,不說那些糟心的事,我再說說修煉,我青云門的太極玄清道修習過程從易到難,這修成玉清境第一層大多數人只需要一年時間,第二層一般人修煉需要五年,而這第三層資質稍微差一點便可能終身停滯于此,好一些的修習個五六十年才突破也不稀奇。”

  李青云驚訝于修煉之難,田不易繼續道:“而到了第四層便有了萬法根本,可以開始同時修習其他奇妙法術以及修煉屬于自己的法寶,什么是法寶,這個以后再說,你要是急著知道,可以去問你大師兄。”

  李青云點頭。

  田不易道:“到了玉清境四層后面的修煉其實就不需要他人引導,全看各自的造化,他人的指導反而有礙自身修煉,因此玉清境前四層其實修煉可以慢一點,讓根基更扎實一點,只有對基礎足夠了解,在未來才不會被他人輕易影響,這一點尤為重要,你可要牢牢記住。”

  田不易意有所指,語氣充滿嚴肅,李青云不自覺挺直了腰背,堅定道:“我會牢牢記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