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十六章 突破的契機
  再聚首膳廳大竹峰眾人無一不驚訝,望著桌上那碗熱騰騰,看上去就很美味的面條,眾人第一個想法就是,這里是大竹峰?該不是龍首峰的大廚來了吧。

  眾人的質疑在下口后更加強大,以至于田不易都忍不住開口道:“老六,這早餐你從哪里弄來的?花了不少錢財吧。”

  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看向狼吞虎咽的杜必書,看他那沒吃過面條的樣,眾人便知道,這面條絕對不是他做出來的。

  “錢?”杜必書愣了一下,見是田不易詢問,連忙吸溜完嘴中面條,指著一旁的李青云道:“沒花錢,今天的早餐是七師弟做的。”

  “青云?”眾人詫異,旋即想到李青云孤兒的身份,能做飯是正常,只是做的這么好吃,眾人也是沒想到。新筆趣閣

  李青云見大家都看著他,也不怯場,起身對田不易道:“師父,一日之計在于晨,早上良好的伙食能讓大家有一個美好的開始,大家要是吃得慣,以后早餐便由我和六師兄一起做吧。”

  “好。”不用眾人舉手表決,田不易拍案肯定,越是接觸李青云,他就越是滿意這個弟子,對方年齡雖小,但總能給他意外的驚喜,他慈祥道:“青云,以后就辛苦你了,不會耽誤你修行吧?”

  李青云搖頭道:“只要認真做好每一件事,生活處處是修行。”

  “說的好。”這一次不僅田不易拍手稱贊,就是蘇茹也忍不住贊許,心道:‘孤獨并沒有帶給這孩子困擾,反而成了他最重要的營養,大竹峰有這么一個弟子在,未來大家的氣質面貌一定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田不易和蘇茹的肯定讓宋大仁等人羨慕,他們已經好久沒見過慈祥的田不易,也很久沒聽到過師傅師娘的稱贊了。不過羨慕歸羨慕,眾人到沒有嫉妒,都說想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這個男人的胃,李青云一頓早餐的時間,已經成功俘虜了他們的胃,別說師父師娘稱贊,他們亦然贊不絕口。

  張小凡看著被眾人稱贊的李青云,為他感到高興的同時,內心深處有那么一絲羨慕,他也想這般受到眾人的喜愛,只是想到笨手笨腳的自己,張小凡心氣不自覺低了下去,沉默的吃著碗中的面條。

  張小凡還沒吃兩口,突然感到肩膀一沉,抬頭看去,卻是李青云扶著他的肩膀,他對張小凡笑了笑,接著對眾人說道:“早餐我負責,這午餐和晚餐就教給八師弟吧。”

  眾人視線落到張小凡身上,都有期待之意,有了前車之鑒,他們對于張小凡廚藝也有了一點信心。

  “啊?”張小凡慌了神,連忙擺手道:“青云哥,我不行的。”

  李青云按住張小凡,神色嚴肅道:“小凡,你可以的,我吃過你做的飯,很好吃的,試一下吧,有六師兄和我在,不會出事的。”

  旁邊早就想脫手廚房事務的杜必書拍著胸脯保證,道:“是啊,小師弟不妨事的,有我在,你怕什么。”

  對面吃的有些飽,腆著肚子的田靈兒也道:“小師弟,師姐我罩著你,別怕。”

  首座田不易臉上也有笑容,微笑道:“你師兄既然說你可以,那你就試試吧。”

  連師父都給予肯定,張小凡還能說什么,深吸了一口氣,起身鄭重道:“我,我會做好飯菜的。”

  ......

  李青云早餐之事只能算是大竹峰意外之喜,吃過早飯,張小凡被田靈兒拉著去做早課,田靈兒今年十三歲,從十歲開始修煉,按照大竹峰的規定,需要做三年的入門課程,今年正好是她最后一年。

  李青云沒有加入他們,而是找了一處偏僻幽靜的空地,修煉易筋經,旁邊是田不易和宋大仁等人觀望。

  李青云所練易筋經在系統完善前并非武俠里面玄之又玄的東西,而是現實社會中真實存在強身健體的內家拳,和五禽戲,太極拳等一樣,普通大眾,但真想要修有所成,非天賦者,非大毅力者不可為。

  都說上天給你關上了一扇門,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李青云有先天性心臟病活不過十八不假,但他同時擁有超強的記憶和對武學的悟性,最開始他治病一直祈求于各種尖端科技,憑著他殷實的家庭,世界上出名的醫院,醫生他都去看過,可惜依然無人能治愈他的先天性心臟病。

  后來回到國內,轉戰中醫,一個老中醫指點迷津,說他的疾病光靠外部力量是難以醫治的,打鐵還需要自身硬,只有自己的身體足夠強健,才有可能完善心臟缺陷,治愈先天性疾病。

  聽了老中醫的話,李青云一家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根據老中醫所說,在一寺廟學得易筋經。

  最開始修煉易筋經效果并沒有多好,李青云的病情完全沒有好轉,不過他的身體素質的確在飛速上升,而李青云自己也愛上了這種直觀強大的感覺,即便無法治病,他也堅持修煉易筋經。

  直到他學會了易筋經里面的剛柔并濟,快慢之道,他的病情才得到壓制,同時他也度過了十八歲生日,有了治愈的希望,李青云對于修煉易筋經自然更加熱心,奈何在學會快慢之道后,他無論如何都學不會虛實之道,也進下不了脫胎換骨,無法脫胎換骨,前期積攢的力量被病魔一點點消耗,二十三歲成了他的終點。

  現在想來前世所修易筋經要么是殘缺的,要么就根本沒有后續,這才是他無法脫胎換骨的原因。

  而這一世有系統完善易筋經,他已然知道如何突破脫胎換骨,現在缺少的就是突破的契機。

  “快慢之道一個月后展露,那時候太極玄清道我也該熟悉,借助大竹峰的力量一舉突破脫胎換骨,再同時修煉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我便有最堅實的基礎,未來可期啊。”

  念此,李青云穩住心神,繼續演練易筋經的煉體動作,田不易他們還看著,他需要給他們展示易筋經煉體的強度,至于脫胎換骨的事,一月后自見分曉。

  至于為什么非要等待一個月,除了熟悉太極玄清道和大梵般若,更重要的是掩人耳目,表現的天才會被全力培養,表現的太妖孽,很可能帶來殺身之禍。

  這里可是修仙的世界,很多事是不講究規矩的。

  完成了十幾遍極限煉體后,感受到身體略微有些撕裂感,李青云便停止鍛煉。

  田不易見了,直接開口道:“青云,你這套煉體動作能傳給你師兄他們嗎?”田不易的話表明自己對易筋經煉體的認可,要知道這還是沒加入易筋經心法的煉體動作,若是加入心法,易筋經煉體效果還要更好。

  其實在易筋經上李青云選擇了留一手,他知道田不易看的出來,剛才的練習他已經把有沒有心法的易筋經都展示了幾遍,田不易只說煉體動作,不說是功法,就說明他沒有讓李青云交出心法的意思。

  這一點李青云其實是有心理準備的,誅仙這個世界貫穿始末的東西他忘記不了,死板的門戶之見,守舊傳承秩序,可以說張小凡悲苦的一生都是因為這些規則造成的。哪怕他成為鬼厲,也沒能跳出去,只有最后他擁有無上的力量,同時“死”在了世人記憶中,他才真的跳出去。

  李青云不交出心法給師兄們學習,可能有人說太自私,但其實在田不易他們心中,這般做才是最正常的,最正確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