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四章 傳承大梵般若
  那人沒有回應普智,一聲炸雷響起,天際之上一道炫目閃電脫離雷池,竟打入人間,落在了蒼松道人的劍上。

  片刻間蒼松道人黑袍高高鼓起,雙目圓瞪,似在極力控制什么。

  這時,草廟村亮如白晝,照的眾人心神搖曳。

  “這便是道家真法的大能大力嗎?”

  普智眼中不見害怕,反而綻放奇異狂熱。

  這邊李青云也不差,當他看到雷霆被利劍引動,落于凡塵時,心中對修真的向往前所未有的強。

  “這才是男兒該有的力量,執掌雷霆,劍耀九州,青云門,我一定要加入。”

  不待李青云繼續觀想,普智一聲佛號,身邊剩余念珠盡數碎裂,在身前幻化出一個巨大的“卍”字,同樣金光閃閃,不可逼視。

  下一刻,在李青云瞠目中,電光和“卍”字撞到了一起。

  那一瞬間,李青云只感覺時間都靜止,風停了,雷歇了,世界在他眼中只有一望無際的白。

  巨大的能量波動傳蕩,他恍如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隨浪飄搖,他想要睜開眼睛,卻感覺身體不受控制,一陣陣眩暈襲來,讓李青云不自覺想起從醫院跳下去那一刻。

  “我就這般死了嗎?”

  ......

  不知過去多久,恍惚中他聽到一陣呢喃,“妙哉,我雖命不久矣,但若傳授一人佛家神功,再令他投入青云門下,修習道家術法,豈非一舉兩得,即可救他三人性命,又能替我完成的心愿。”

  “佛道二家自古隔閡,老死不相往來。青云門決想不到,一個年幼少年,又自小生活在青云山下,會身懷佛家大法。只要有人身兼兩家之學,必可突破萬年來長生不死的迷局。嘿嘿,若如此,我死有何憾?”

  普智和尚不斷自言自語,像是在自圓其說,也像在給自己找理由,他語氣不再慈善,而是莫名癲狂,李青云不敢做聲,也不敢裝睡,身體忸怩似要蘇醒。

  “咦,好強悍的體魄,重創昏迷也僅需片刻就能蘇醒,這小孩的資質,恐怕比想象的還要強大...”

  “大,大師?”

  李青云悠悠“醒來”,看到枯瘦如柴的普智,眼中有恐懼,卻強做鎮定。

  ‘心性、資質皆是絕頂,若讓他修煉佛門神功,融合道法指日可待,而且此子資質與佛有緣,道法修煉卻是普通,沒有佛教慧眼,看不出所以,就是以道玄功力也定然猜不到此子驚天資質,加入青云門便不會受到關注,隱秘性極好,他,仿佛就是佛祖特意安排下來,助我成事之人。’

  普智腦中閃過無數念頭,臉上浮現一抹慈善微笑,道:“小施主,你醒了。”

  李青云搖晃了一下腦袋,似乎想更清醒一些,“大師你好,我這是怎么...小凡,驚羽。”目光落下,他看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張小凡和林驚羽,急忙上前兩指并攏放于鼻尖,細細感受呼吸,又匍匐在兩人胸口確定心跳,待感受兩人均勻呼吸,有力心跳,他才長松了口氣。

  “大師,謝謝你,你又救了我們一次。”

  普智搖頭,嘆息一聲,雙手合十彎腰道:“卻不是我救了你們,而是我害了你們,那妖人是追尋我而來,連累你們受傷,該道歉的是我,阿彌陀佛。”

  李青云不敢接受普智大禮,錯開身子,擺手道:“救了就是救了,換做別人,也許我們三人已經命喪黃泉了,那些大人可不會在乎我們這樣人的生死。”

  普智一愣,從李青云平靜的話語中聽到了世俗的凄涼,想到如今魔教肆虐,生靈涂炭,他心中再沒有猶豫,開口道:“小施主,你與佛有緣,老衲有一套修行法門,不知你可愿意學習?”

  李青云等的就是這句話,但他也不急著答應,而是疑惑道:“修行法門?是剛剛大師打敗壞人的手段嗎?”

  普智會心一笑,“極是。”

  “不過你學了之后,要答應我幾件事,好么?”

  李青云沉吟,肅穆道:“大師,我雖然自小無父無母,但更懂得人間冷暖,人生在世,當頂天立地,守信守己,你要是讓我做違心之事我卻不能答應。”

  普智不再微笑,望著堅毅的李青云,想不到一孤兒居然有這般智慧心性,這卻比那飽讀詩書者更讓人敬佩,當下也肅穆道:“絕無違心之事,我以天音寺名義保證。”

  李青云再無猶豫,抱拳道:“大師請講。”

  普智道:“學了我的法門,你決不可對旁人說起此事,就算至親,就算至親之人也不能說,你辦得到嗎?”

  他話語有停頓,似是想到了李青云的身世,但轉念一想,對方也不可能一輩子孤家寡人吧。

  李青云用力點頭,道:“這我能做到。”他沒有進行什么誓言,只是用男人的語氣鄭重答應。

  普智瞧著眼前年幼少年,感受到他的鄭重和堅決,恍惚之際更滿意少年心智。

  ‘有這般心智,想來將來知曉此事,也會繼續走下去吧。’

  對李青云越發滿意,普智繼續道:“另外,你每日一定要修習這法門一次,但不可在人面前修煉,只可在夜深人靜時方可進行。最后,非到生死關頭,切切不可施展此術,否則必有大禍。”

  “你做的到么?”

  李青云微微皺眉,在普智疑惑中開口道:“可以是可以,可是我若只能在生死之際施展法門,那平時遇到危險怎么辦?難道就沒有日常可用的法門?”

  普智一愣倒是沒想到李青云會問出這個問題,他深深吸了口氣,平靜道:“其他法門你以后會學會的,只是我的法門必須如此,你做的到么?”

  李青云聞言考慮了一下再次點頭,“我做得到。”

  普智露出笑容,也不多話,便開始傳授他一套口訣。

  口訣不長,但也不短,只有千字左右,但內容枯澀艱深,短時間內只可背誦,難以理解。

  李青云天生開智,又經過二次成長,記憶超群,一刻鐘不到就把口訣背熟,普智見此,又進行了一些細致指導,發現李青云不愧是與佛有緣之人,對于佛法天然親近,接納迅速不說,還能舉一反三,若是時間允許,他之法門完全可以盡數傳授。

  奈何,普智知曉自己命不久矣,又恐賊人回轉,只能講解一部分,更多的內容還需李青云自己摸索。

  看著聰明沉穩的李青云,普智大感欣慰,道:“老衲一生修行,從未收徒,此番倒是與你有了師徒之緣,說來你也應該知道我的名號。”他頓了一下,道:“我法名普智,是天音寺僧人,孩子,你知曉天音寺嗎?”???.

  李青云點頭頗為驚訝道:“我知道,天音寺,焚香谷還有青云門是正道三大門派,大,師父,你是天音寺的僧人?”

  普智大笑,道:“滑頭,不拜師就喊上師父了,唉,一切緣法至此,還談什么拜師禮,你知道天音寺,嗯~也好...”普智沉吟,接著從懷中摸索出一顆深紫色珠子,遞給李青云道:“這枚珠子你好好收好,它是極其妖邪之物,不可讓外人看見。待到日后安定,你找個深谷懸崖,將他扔了便是,切記不可久留,更不可擅自動用。”

  “還有剛才我告訴你的名號,也決不可對外人說起,就是遇到天音寺的僧人也不可說,知道么。”

  李青云堅定道:“是,師父。”

  普智微微一笑,笑中卻有悲苦和決然,不等李青云詢問更多修真之事,他眼前一黑,再度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