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三章 神劍御雷真訣
  光輪和毒血幡僵持,普智忍不住嗤笑,作為佛教神僧最不怕詭異妖邪,當下冷哼一聲就要發力壓制,卻不想懷抱林驚羽的手腕不知被何異物襲擊,一陣酥麻襲來,接著便是鉆心之痛,兩眼發黑,身前光輪別說發飆,連維持都有些牽強。

  “哈哈哈!!”

  桀笑從空中傳來,那毒血幡變化再起,于幡內浮現一鬼頭,血紅四目,猙獰面容,腥風大起,鬼嚎連綿,凝重血紅閃動,光輪如陽光下的泡沫一觸就破,普智整個人也是斷線風箏倒飛出去。

  手中林驚羽落地宛如滾地葫蘆,期間幾聲悶響,怕是肋骨已盡數斷裂,普智和尚也好不到哪里去,沖撞到身后草廟壁上,哇的一大口鮮血噴出,臉色霎時蒼白無色。

  只是身體重傷還是其次,心中的劇痛,還有全身的酥麻才是致命危機。

  普智好歹是天音寺四大神僧,如此巨變也不見他變換臉色,強自鎮定心神,看向倒地昏迷的林驚羽,卻見他在衣襟之中,緩緩爬出一只彩色蜈蚣,個大如掌,尾巴分叉七條,各有顏色,絢爛至極,危險至極。

  “七尾蜈蚣!”普智呢喃,更像呻吟。

  他臉上蒼白消失,反而越發黝黑,那不是病情轉好,而是毒入心肺,看著半空中那團黑氣,普智很是平靜道:“你將這天下奇毒之物放在這孩子身上,又故意隱藏實力,看準機會一擊傷我,你是沖我來的?”

  黑氣中人“嘿嘿”冷笑,道:“不錯,我便是沖著你普智而來,如非偷襲,憑你一身佛門道行,也是不好對付。如此,你還是快些交出噬血珠,我便給你七尾蜈蚣的解藥,如何?”

  普智慘然一笑,道:“枉我名中帶智,竟想不到你這般妖人,豈會不貪圖噬血珠。”他臉色一肅,斷然道:“噬血珠危害蒼生,想要以我之命換取,卻是妄想。”

  見普智堅毅,黑氣中人心中一怔,道:“好個神僧,大慈大悲救濟天下,只是你死在這荒郊野外,可有人知曉你的恩德?”

  “出家人慈悲為懷,為的是自己心中的道義,他人眼光與我何用。”此刻的普智雙手合十,眼睛微瞇,渾身散發著普度眾生的光輝,也不知是不是功法有所突破,臉上的黑氣竟然有所回潮。

  黑氣中人心道不好,冷哼中毒血幡迎風招搖,巨大鬼物再現,直沖普智而去。

  普智一聲大喝,全身衣袍無風自鼓,果斷捏斷手中珍寶碧玉佛珠,十幾顆晶瑩剔透的念珠也不下墜,反而滴溜溜在空中轉了不停,唯有那深紫色圓珠徑直落下。

  普智翻手接住紫色圓珠,雙手結水瓶印,全身佛光爆發,口中一字一念道:“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光明咒。”黑氣中人如臨大敵,毒血幡與佛光對轟,一時間僵持下來。

  “好個禿驢,重傷之下亦有如此神通。”

  黑氣中人手中翻滾,那毒血幡立馬血氣膨脹,勢要撕開佛光吞噬普智,不想他發威,普智更是果決,環繞周身的念珠顆顆碎裂,化作“卍”字轟擊在鬼物臉上。

  “哇~~呀!”那鬼物凄厲慘叫,渾身紅芒衰退,不待黑氣中人反應,碧玉念珠接連轟擊,九顆之下,鬼物轟然一聲跌落在地,掙扎幾下便僵直不動,接而緩緩化作血水,腥臭無比。

  “老禿驢!”黑氣掩蓋妖人面貌看不清此刻表情,但從他聲嘶力竭的吼叫中可以聽出,他已是極怒。

  鬼物滅亡,與此同時,普智和尚忍不住又是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此番與之前不同,鮮血腥臭發黑,毒已然侵入全身命脈。

  “啊...嗚...”一聲壓抑的尖叫打破兩人對峙。

  普智和黑氣中人都是一驚,循聲看去,前方無人,只有一處亂石廢墟在風中屹立。

  “哼,膽小鼠輩,滾出來。”黑氣中人大手一揮,那七尾蜈蚣忽的震尾,借勢飛起,急如閃電沖向亂石。

  “小凡,小心。”

  人影閃動,亂石中跑出兩個人影,卻是李青云和張小凡。

  盯著趴在地上的七尾蜈蚣,李青云如臨大敵,這七尾蜈蚣是天下至毒之物,他記憶異常深刻,因為除了開篇重創普智,逼得普智油盡燈枯,在將來還把正道魁首道玄給陰了,天下至強者對七尾蜈蚣都無可奈何,他自然不敢忽視。???.

  知道此地兇險,他還躲在這里,也不是隨意而為,除了觀摩頂尖修真者的手段,更重要的便是躲避普智災劫。

  俗話說的好,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等普智發瘋屠滅草廟村時,他絕對想不到李青云會躲在他休息的地方,而只要活過當下危機,以草廟村遺孤身份,無論是“被”帶入青云,還是主動進入青云,大概率不再會被拒絕。

  本來事情一切順利,普智和黑氣中人都沒有發現他的行蹤,然而天不遂人愿,大好人張小凡提著一籃子食物闖了進來,他見勢不對阻攔了張小凡,卻不想鬼物死亡,陰氣彌漫,影響了張小凡心神,導致他驚叫出聲。

  這邊籠罩在黑氣中人見是兩個孩童,眼睛一轉,立刻命令七尾蜈蚣攻擊。

  七尾蜈蚣再次震尾,欲要起飛,普智一看不對,手中一顆碧玉佛珠急速飛出,后發而至。

  那七尾蜈蚣通靈,知曉佛珠之威,不敢抵擋,尾巴一甩,投入黑暗之中,再無聲息。

  黑氣中人見了也不惱,而是陰森森的說道:“嘿嘿,果然不愧是是天音寺四大神僧,重傷之下,還能破我毒血尸王,但你受到尸王一擊,又中了七尾蜈蚣之毒,還能撐多久?識相的還是乖乖把噬血珠給我吧。”

  幾番強行運功,普智此刻連眼角也開始流出黑血,他慘然一笑,嘶聲道:“老衲就算今日斃命于此,也要除了你這個妖人。”

  話音一落,他身前所有碧玉念珠同時亮起,宛如諸天星辰,黑氣中人不敢大意,嚴陣以待,卻不想剛剛阻止七尾蜈蚣的那枚念珠飛行一段距離后悄然折返,轟然一聲,黑氣猝不及防被打了個正著。

  青芒閃爍,黑氣盡散,露出里面一個高瘦之人,全身黑袍緊裹,看不清歲數,只有一雙眼睛,兇光閃閃,在他身后還綁著一把長劍。

  普智低聲道:“閣下如此道行,怎地卻不敢見人么?”

  黑衣人眼中兇光畢露,厲聲道:“禿驢,今日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他反手“刷”地一聲拔出背后長劍,只見此劍清如秋水,亮不刺目,有淡淡清光賦予其上。

  “好劍。”普智忍不住叫了一聲。

  ‘能不是好劍嗎,這位可是青云蒼松道人,手中佩劍哪怕不是傳世神劍,那也非常人可有。’

  李青云目露神光,悄然注視,因為接下來是他曾一度神往,羞恥模擬的場面。

  利劍出鞘,蒼松道人手握劍訣,腳踏七星,連走七步,長劍霍然刺天,口中念念有詞,李青云也忍不住心中跟隨。

  “九天玄剎,化為神雷。

  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聲落而狂風起,天際烏云劇烈翻滾,雷聲震震,無數閃電縈繞,宛如雷鳴煉獄,天地間一片肅殺。

  “神劍御雷真訣!”

  “你竟是青云門下!”

  普智驚駭,臉上蒼白如灰,只是隨著驚訝絕望過后,莫名浮現一絲狂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