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七勇士和巫女的傳說
  大巫師繼續道:“當時巫族族人之中,沒有一個人同意巫女娘娘的做法,誰都知道,她這一去,只怕就再也回不來了。但巫女娘娘心志堅定,終于還是去了,只是隨行的,還有七位巫族之中最勇敢的戰士。他們一行八人,就這般進入了兇惡之極的十萬大山。”

  “他們一路之上,披荊斬棘,不知斬殺了多少怪物,終于在第六日來到了獸妖居住的古洞之前。巫女娘娘此時此刻,卻做出了出人意料的決定,她讓其他七人,都在洞外等候,只她一人進入古洞之中。

  七位勇士自然不肯,但巫女娘娘意志堅定之極,而且直言他們進去也于事無補,反而還會拖累于她,最后,七位勇士也只得答應下來。”

  “巫女娘娘進入古洞之后,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七位勇士在古洞之外等候了整整兩天兩夜,終于有兩人忍耐不住,要沖進古洞尋找巫女娘娘,但其他五人卻認為應當繼續等候,聽從巫女娘娘的命令。

  七位勇士之間,就這樣自己爭吵起來,最后,那兩位勇士還是進了古洞,而他們,也從此再沒有任何消息。”

  “就這樣,一直到了第五天,就在剩下的五位勇士也漸漸失去信心的時候,巫女娘娘竟然奇跡般的從古洞之中踉踉蹌蹌地走了出來,那個時候的娘娘,整個人已經完全失血了一般,臉色白的嚇人。但五位勇士大喜之下,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巫女娘娘將五位勇士召到身邊,給了每一個人一件閃閃發光,充盈著詭異巫力的器物,并對他們說這五件圣器,就是她除去獸妖之后,用他的身體煉化而成。但獸妖乃是得天地間至兇戾氣所化的蓋世妖物,身體雖滅,魂魄不散。”

  “五位勇士大驚失色,巫女娘娘又道,只要這五件圣器不回到這個古洞之中,獸妖就永遠不能復生!說完之后,她身體連連顫抖,忽地七竅都流出血來。五位勇士大驚,巫女娘娘用盡最后力氣,叮囑他們,要巫族上下,永遠守護這五件圣器,絕不能讓獸妖復生,否則,就是巫族和世間末日。而她自己,就要永生守在這古洞之外,用自己的魂魄鎮住一切妖孽,將他們鎖在古洞之中。勉強說完這些之后,巫女娘娘再也支撐不住,就此站立而逝,而片刻之后,她的身體竟然面向古洞深處,化做了石像!”

  大巫師的聲音,慢慢低沉下去了。

  聽完大巫師的故事,李青云腦中對獸神的存在已經比較清晰了,他目光銳利的看向大巫師,道:“我想那五大勇士應該就是現在的南疆的苗、黎、壯、土、高山五族,就是不知道那五件圣器還在不在?”

  大巫師身子一怔,看向李青云,感嘆道:“不愧是青云門的長老,瞬間就能明白此中關鍵,老夫便也不做隱瞞,其實,在兩百年前,我們已經發覺到事情不對,從暗中得到的消息,壯、土、高山這三族的圣器,竟然在這幾百年間,突然莫名其妙的、非常詭異的陸續丟失,當時只有我們苗族和黎族還有圣器在手。當時來說,五族之中,只有我們苗族祭壇里的巫法還尚有一點威力,所以就從黎族手中搶過了圣器骨玉,保管在我們祭壇之中,以期萬全。”

  李青云點頭,無心去評判苗族搶奪那圣器的初衷,而是道:“那如今那你們保管的圣器可還在?”

  大巫師沒有回答,而是從身后拿出一根黝黑法杖,道:“這便是我苗族的圣器,上面的玉骨是黎族的圣器。”

  李青云看著法杖,道:“如此說來有人是想要復活獸神,但是還未成功。”

  大巫師輕輕點頭。

  李青云沉吟片刻,又問道:“獸神的事我知道了,就是不知大巫師可了解焚香谷?”

  大巫師搖搖頭,道:“我明白你想問什么,只是我已經百年未曾出去,那焚香谷什么情況實在無從得知。”

  李青云沉默下來,許久,他扶起小白,拱手道:“如此多謝大巫師指教,在下就告辭了。”

  大巫師微微點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

  走出祭壇,山風吹來,小白清醒了許多,她低聲道:“恩公,既然圣器是復活獸神的關鍵,那些異族肯定不會放過苗族的,我們為什么不代為保管圣器,我想要是把那圣器送到青云門,那獸神就永遠別想復活。”

  李青云深吸一口氣,道:“這個道理我何嘗不懂,那大巫師又如何不明,但是圣器是他們的至寶,貿然讓他們交出來,他們怎會愿意,而且人都有僥幸心理,其他三件圣器是經過幾百年才消失,他們有戒心,但也不會太大,加上苗族既然有力量去奪取其他部族的圣器,說明他們多自己的力量有信心,如此情況下,我說再多他們也不可能把圣器交給我。”

  小白一怔,明白過來,她看著冷靜的李青云,道:“那接下來你準備怎么辦?”

  李青云看了眼依舊拉著他的小白,目光看向偌大的苗寨,道:“風云已變,危險的腳步早已來臨,我們就在這里暫住幾天,靜觀其變。”

  ......

  三日后,陽光明媚,晴空萬里。也許是那一日的醉酒,兩人的關系突飛猛進,變得極其熟絡。

  這天李青云一如既往陪著小白在大街上閑逛,順便買一些特產,卻不知在被群山環抱的七里峒東面十里之外,一片連綿起伏的高山。其中的一座山頭之上,站立著兩個人,正舉目眺望著遠方那座落在群山之中的肥沃之地。

  “那就是七里峒啊!”

  站在前頭的那個人,低聲這么說了一句,言語之中,有深深的感慨、憤怒與渴望。

  陽光照下,這是一個極其強壯高大的男子,赤裸著上身,下身是用猛獸獸皮縫制的褲子。

  他的一身肌膚因為常年日曬風吹而呈現出強健的古銅顏色。在那肌肉虬起的身上,胸口處赫然有一個熊頭刺青。除此之外,身上到處可以看到巨大而縱橫交錯的傷疤,不難想象,他曾經與多少恐怖的野獸搏斗過。

  “是的,族長。”回答他的,是站在他身后一步的一個男子,“那就是七里峒。”他的穿著與前頭那個人類似,但除了猛獸皮褲之外,他上身還穿了毛皮做的衣服,二人看過去,也比前頭那個壯漢身形小了許多。

  此刻,他嘴角似乎有一絲淡淡微笑,眺望著前方,慢慢地道:“那里,就是已經統領南疆兩百年之久的苗族根本之地。同時,我們黎族鎮族神器‘骨玉’,就在七里峒半山苗族祭壇之中,那座苗人邪神惡狗的雕像下,被整整鎮壓了兩百年!”

  “咯咯……”

  刺耳的聲音,突然從前頭那個壯漢身上響起,身后那人看去,卻是被他稱為黎族族長的那人,握緊了拳頭,骨節因為巨大的力量而迸發出聲音。

  “兩百年了!兩百年了!”強壯的人聲音不大,但仿佛像是在咆哮一般自言自語。

  “是啊!兩百年了。兩百年前,我們被卑鄙的苗人偷襲,他們邪惡的大巫師用惡毒的妖法將我們的戰士詛咒而死,搶去了我們供奉的神圣‘骨玉’,將我們驅趕到南疆最貧瘠的地方,過了兩百年最苦難的生活。”身后的那個人,用冰冷的話語,淡淡地說著不共戴天的仇恨。

  強勁的山風吹在黎族族長那如山一般的身軀之上,如刀一般,只是他卻毫無反應。此刻在他的眼中,只有前方那一片群山圍繞中的熱土。

  “失去了骨玉,就是對熊神最大的侮辱和不敬!”身后那個人,依舊在說著,“所以這兩百年來,熊神發怒而不肯再照顧我們黎族。直到今天,只要我們打敗苗人,奪回骨玉,熊神必然會重新眷顧我們黎族,莪們才能占據這一片南疆最好的土地,讓我們的族人和子孫世世代代都生活于此。”

  他的聲音忽然高亢,道:“族長,我們絕不能讓我們未來的孩子,還像我們一樣,去和最強壯的戰士也無法抵擋的火狼、黑虎這些怪獸搏斗,而僅僅是為了搶奪一些吃的東西。”

  “我們要活下去,我們要最好的土地!”他惡狠狠地說道。

  前方,那個巨人一般的族長沒有回頭,但他憤怒而沉重的喘息已經透露了他的心情。片刻沉默之后,他轉過頭來,道:“其他三族,真的沒有問題嗎?”

  背后那人立刻點頭道:“是的,族長,苗人一向在南疆這里作威作福,其他三族都早看不慣他們了。壯族人多勢眾,卻反而要屈居于苗人之下,他們早就心有不甘;土族自來孤立,一直都是與其他四族保持距離,不肯介入他族糾紛;最后的高山族人少力弱,只能自保,無力擴張。”

  他臉上現出一絲曖昧神情,低聲道:“族長,只要我們一舉擊潰苗族,以我們黎族戰士這兩百年來與南疆最兇惡猛獸搏斗而來的勇悍,再加上偉大熊神的保佑,我們稱霸南疆之日,指日可待。”

  黎族族長眼中,頓時放射出熾熱的眼光,就連看著前方的七里峒,也似乎讓他全身微微顫抖起來,那是激動與渴望,也許還有戰士天生的嗜血本能。

  但他畢竟是一族之長,并非毫不思量的莽夫,在最初的激動過后,他沉默了下來,隨即轉身緊緊盯著身后這個男子,道:“阿合臺,傳說那個邪惡的苗族大巫師已經活了三百歲,而且至今仍然在苗人祭壇的最深處。他的妖法是南疆最恐怖的力量,你真的能對付得了他?”

  被他叫做阿合臺的那個人,臉上浮現出神秘的笑容,道:“族長,我已經在你面前,展示過十萬大山里那位獸神大人傳授給我的神法,再加上他給我的神奇寶貝,大巫師死了就罷,否則就算他活著,我也一定可以打敗他!”

  黎族族長看了他半晌,重重點了點頭。事實上,大巫師的陰影一直是籠罩在南疆各族頭上的烏云,對黎族來說更是揮之不去的夢魘。但這個自小失蹤,名叫阿合臺的族人從十萬大山神秘歸來之后,突然顯示出了不可思議的法力,這力量竟是如此強大,以至于終于讓黎族全族上下,再一次動了原本深埋在心底的仇恨。

  為了活下去,為了活的更好!

  黎族族長狠狠一咬牙,高大強壯的身軀上,那巨大的熊頭刺青看來更是猙獰可怖。

  “兩百年的仇,我們就在今晚報!”他從牙縫中,吐出這幾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