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五十章 在場的都是垃圾
  新的酒袋落入李青云手中,他舉起來對著眾多侍衛一敬,忽的看到旁邊咽口水的小白,會心一笑,道:“干杯。”

  小白眼睛一亮,大大咧咧的舉起酒袋,道:“干杯。”

  李青云繼續牛飲,而小白喝了老大一口,放下酒袋,臉上漸漸顯露滿足神色,半晌輕呼一聲。

  “好酒!”

  “哇……”

  周圍的苗疆戰士站不住了,李青云能喝就算了,眼前這看似柔媚的女子,竟然也出人意料的大口喝著烈酒,而且看她喝完的反應,簡直就是資深酒鬼才有的特殊表情。苗族男子個個好酒,登時再次紛紛叫好起來。

  小白白皙的臉上,此刻似乎是因為烈酒入喉關系,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但看她精神突然一振,右手握住酒袋,左手松開,向那群苗人戰士用蔥白手指輕輕打了個響指,發出細細的“啪”的一聲。

  那群苗人戰士又是一陣騷動,個個面上又是驚奇又是好笑,和李青云的邀請不同,小白這個手勢分明就是南疆苗人中,男子間彼此敬酒比酒時經常做的邀請別人比酒的姿勢,這中土模樣的女子竟然做的標準無比,一時面面相覷。

  但更厲害的,讓他們瞪直了眼睛的,居然還在后頭。

  只見小白看了李青云一眼,輕笑一聲,目光此刻真真柔媚如水一般,學著李青云,一昂頭,秀發飄蕩,將酒袋放到口邊,咕嚕咕嚕大口喝了起來。

  眾苗人大驚失色,實難想象一個女子會這般豪爽,這般酒量,這苗疆烈酒,他們這里的姑娘可是都不喝的,而偏偏,剛才小白還做了那個極其經典的手勢!

  苗人性情畢竟剛直,輸給李青云這個大男人也罷了,此刻面對一個看似柔弱的女子挑戰,哪可能有絲毫退縮。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一聲吶喊,將手中長柄尖槍扔在地上,解開腰間掛著的酒袋,抬頭就喝。

  苗人風俗,一般每個男子身邊都有酒袋,這一開了頭,登時如炸開鍋一般,眾苗人紛紛扔槍喝酒,場面實在壯觀。

  而這時,李青云的第二袋酒水居然又喝完了,他抖了抖手中的酒袋,看向苗疆戰士,他們目中敬佩至極,卻是警惕的把手中酒袋護了起來。

  李青云訝然,以為這場鬧劇就好結束,不料后方人群突然傳來騷動,李青云看去,卻見幾個高大的漢子抬著兩缸半人多高的大酒壇闖了進來。

  轟!

  兩個大酒壇落地,發出沉悶的聲音,那酒壇旁邊的人看見李青云手中無酒,立馬解開酒壇,濃烈無比的酒香擴散,周圍街道的居民都被吸引過來,而酒壇那人用一個比腦袋還大的酒碗盛了酒,給李青云送了過來。

  面對來人的好意,李青云輕輕擺手,那人一愣,以為李青云看不上他的烈酒,嘰里呱啦的說了起來。

  李青云微笑搖頭,隨即目光一凝,對著其中一個酒壇一招,半人高的酒壇飛了過來,而后落到李青云手上。

  “哇...”

  驚呼聲此起彼伏,但很快平靜,或者說在李青云托起酒壇的時候,周圍一片區域都靜止下來。

  無數苗疆戰士鼓大眼睛,似乎在質疑李青云接下來的動作。

  不過這種質疑一秒都沒堅持,只見李青云霍的把酒壇一傾,任由酒壇中清澈的烈酒順流而下。

  那酒水宛如銀河灑落,飄香四溢,竟不比剛才那些戰士的酒差,李青云張開大口,任由江河入口,不落一滴,不灑一口,其酒量之大,真可謂海量。

  周圍人群轟然炸裂,何曾見過如此海量之人。

  不過在驚駭后,他們喝酒的欲望更加強烈,大口飲酒已經是侮辱,唯有暢飲,牛飲,一飲而盡才是對李青云的尊重。

  霎時間,整個祭壇下都是瘋狂飲酒的酒蒙子。

  此刻這個場面太過壯觀厲害,頓時吸引周圍更多其他苗人,瞬間消息散發出去,只聽著苗人尖利聲音此起彼伏,呼啦啦圍攏過來一大片人,比起剛才圍觀人群至少多了十倍以上。

  商販丟下了攤子,獵人扔掉了獵物,屋子里的人全部跑將出來,將這里圍的是水泄不通,里三層外三層,當真是人山人海。

  人群中不時傳來呼喊尖叫,想來多半是人們興奮之余叫好的聲音,而只要是好酒之人,都可以在那酒壇處取酒,然后暢飲。

  這一來二去,只見場地中央,熱鬧非凡,而隨著暢飲,縱然是經常喝酒的苗人戰士,此刻已經慢慢開始有人倒下。

  每當有一人倒下,人群中登時發出“嘩”的聲音,一片嘩然,但興奮之色,卻更是充滿人們面孔。

  又過一會,越來越多的苗人男子面露痛苦之色,面紅耳赤,站立不穩,不免搖搖晃晃,雖然還要勉力支撐,但天旋地轉之下,只得頹然倒地。

  啪,啪,啪!

  眾苗人戰士酒量相差不遠的,倒了一大片下來,而連苗人戰士都倒下,其他苗人更是不堪,早就倒成一片,一會兒功夫,場上苗人這邊便只剩下三人站立,勉強支撐,其中包括那個苗人戰士小頭目。

  而反觀李青云和小白這里,眾人則看直了眼睛,李青云那一壇烈酒已經去了半缸,他臉上爬滿紅暈,卻沒有絲毫暈倒的跡象。

  而旁邊的小白雙眼似閉非閉,臉上紅暈漸漸變濃,幾乎像是從她白皙肌膚中透出來一般,風情萬種之至。更有那眼波如水,盈盈的像是要流露出來一般,讓人望上一眼便要心醉。

  只是她美貌如此,酒量卻也是恐怖,直到此刻,竟然還看不出她有站立不穩的跡象,依然在大口大口地喝著烈酒。

  在場苗人包括一些婦女,個個都是對喝酒認識很深的人,一眼便看出這女子無絲毫作假,當真便是以本身酒量單挑這一群苗人男子,驚佩之余,更懾于小白絕世媚容,紛紛為之大聲呼喊叫好。

  而對于李青云,那是不管男女,不管老少,眼中除了崇拜就只有崇拜了,能喝下一缸烈酒,這還是人嗎?這就是酒神啊!

  砰!

  砰!

  兩聲悶響,苗人戰士那里又摔倒了兩個,此時此刻,只余那個苗人戰士小頭目在勉力支撐,但看他腳步漸漸踉蹌,顯然也到了極限。

  而小白這里,面色越來越紅,忽地身子一歪,圍觀人群頓時發出一陣驚呼,小白卻是慢慢放下酒袋,長出了一口氣,雙眼中如要滴出水來一般,酒增媚意,人艷如花,右手依舊提著酒袋,左手卻向人群一揮,嬌笑道:“阿克西!”

  人群頓時一片嘩然,阿克西在苗語中正是好酒的意思,這女子酒量奇大,容貌更美,又這么恰如其分大呼一聲“好酒……”

  剎那間人群爆發出無比熱烈的掌聲。

  小白把頭一甩,似也有了幾分醉意,身子腳步也多了幾分踉蹌,慢慢走到李青云身邊,倚靠住他的身子,對著他呵呵一笑。

  李青云停下喝酒的動作,看著她。

  小白閉著眼睛,頭輕輕擺動片刻,忽地又是一笑,大聲笑道:“三百年啊!三百年!”

  仰頭,抬手,喝酒!

  那喝酒的風姿,竟也是絕世的清艷柔媚!

  轟!

  最后一個苗人,那個頭目終于也頹然倒地,盡管極不甘心,但面孔紅的像是猴子屁股的他,已然是有心無力,片刻后不省人事,倒地呼呼大睡。旁邊有人跑去拿起他的酒袋查看,還有小半袋烈酒,不由得為之變色,大聲向周圍人群宣布,人群嘩然,顯然這已經是不可思議的紀錄了。

  但是,人們沒有忘記,仍然有一個不可思議的女子,還在喝酒。

  至于李青云,眾人是選擇性遺忘,他的強大已經超出了眾人的理解。

  小白的臉,此刻如紅玉一般,甚至連她白皙的脖子乃至露出一點點的胸口肌膚,竟也有了淡淡紅色。

  看她模樣,此刻似乎也是站不穩當,但她靠著李青云的身子,依舊在大口喝著。

  李青云眉頭微皺,卻是放下了手中酒壇,靜等小白,這苗人烈酒屬實有些猛烈,別看他若無其事,其實腦袋也有些暈乎乎的,眼下小白看來是醉了,他自然不能繼續喝下去。

  這苗寨人生地不熟,他可不敢把自己的安全交給別人。

  人群之中,此刻漸漸安靜下來,人們臉上表情,已經從興奮慢慢變成了敬佩。

  終于,小白喝下了最后一口烈酒,將酒袋拿開,雙眼似乎都睜不開了,然后她紅著臉笑了笑,表情慵懶,隨手一揮,將偌大酒袋丟了出去。

  立刻有人跑過來撿起酒袋檢查,隨即發現,這酒袋竟然空空如也!

  那人呆若木雞,片刻后大聲向周圍緊盯著他的人群宣布,人群沉默久久,突地發出了震天價的尖叫呼喊聲音。

  在一片喧嘩聲中,李青云卻是有些異樣,小白柔若無骨的身體軟軟的靠在他的身上,面孔白里透紅,明眸半開半合間,眼波柔媚如水,緊緊地盯著他。

  李青云深吸一口氣,扭頭看向前方,同時低聲道:“你、你沒事吧?”

  小白伸手抓住他的衣衫,身子一頓,似乎酒意上頭,雪白的牙齒輕輕咬了下唇,呼吸也漸漸沉重,但眼中柔媚,嘴邊笑意,卻是絲毫不變。

  “恩公……”小白的聲音,仿佛也像是要滴出水來一般的柔媚,在李青云耳邊,輕輕道著。

  “喜歡這樣的女子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