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小白的魅力
  俗話說得好,望山跑死馬。

  這個地方號稱七里峒,自然是范圍相當之大,而且號稱是南疆邊陲最大的苗人聚居之地,他們不想招搖飛行前往,便沿著祭壇一路前進,硬是走了半個時辰才算到達。

  那座祭壇的高大山腳之下,這里已經是苗寨的腹地,周圍苗人多了許多,而看向他們的苗人也多了起來。

  顯然兩人的行徑已經引起苗人的注意。

  李青云和小白前進的腳步也停了下來,倒不是周圍的警惕目光,而是苗人駐守在山腳的士兵將他們攔住了。

  祭壇對苗族極其重要,因此守衛山腳的苗人士兵著實不少,一眼看去,至少也有十來個精壯男子,或遠或近地站在通往山腰的道路上警戒著,其上還有多少守衛尚不得知,當今天應該不是什么節日,卻依然有這么多守衛,說明這是祭壇的日常守護。

  由此可見,祭壇的重要性,巫師的地位之高。

  此情此景自然讓李青云心中憂慮。

  此時攔住他們二人的是站在最前面的兩個苗人男子,他們身上穿著苗人普通服裝,不同的是胸口另加了一面堅韌木籐所做的木甲,手中持著長柄尖槍,看來這就是苗人戰士和普通苗人的區別了。

  那兩個苗人上上下下打量了李青云和小白幾眼,其后多半目光倒在小白那漂亮面孔上多流連了片刻,然后大聲道:“嘰哩嘰哩胡嚕嚕,呱啦呱啦嚕嚕胡……”

  李青云轉頭向小白看去,小白一聳肩膀,道:“你別問我,被關了這么久,這些土話我哪里還記得住?”

  李青云默然,轉過頭來,以精神力加持在聲音中,道:“我們有要緊事情,想拜見你們的大巫師,煩請通報一聲。”

  “咦?”

  詫異寫在了那兩個侍衛臉上,他們沒聽懂李青云說的話,但意外的‘聽懂了’他的意思。

  “嘰里呱啦,嘰里呱啦......”侍衛一陣比劃說明。

  李青云怔住,對方好像聽懂了他的話,但是他聽不懂啊,對方說話都是純語言,就算心眼感知也只知道對方情緒有些激動,其他一概不知。

  ‘麻煩,這怎么比和不會語言的生靈溝通還難。’

  李青云想著,再次開口道:“抱歉,我不懂你們的語言,還請通報一下大巫師,我是青云門的長老。”

  “嘰里呱?”侍衛瞪大眼睛,李青云算是‘聽懂了’對方這句話了,略微模仿道:“是的,嘰里呱。”

  兩侍衛看李青云的眼神驚詫起來,隨即兩人低頭交流片刻,一個守衛繼續看著,另一個卻是急匆匆的往臺階上跑去。

  李青云露出笑容,看向小白,道:“看來這里的苗人真的很通情達理。”

  他這話還是加了精神力,所以那侍衛聽懂了,不自覺揚起胸膛,嘰里呱啦的說了一陣,可惜看李青云和小白都是一副不懂的樣子,臉上多了沮喪和無趣。

  小白看著李青云無視語言障礙溝通,低聲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青云擺手,道:“一點小技巧,以前都是和動物交流來著,沒想到對人也有用,你要是想學,以后我教你,以你的修為能力應該不成問題。”

  小白瞪眼,隨即咯咯直笑。

  看她花枝招展的模樣,李青云無奈搖搖頭,這老狐貍關押的太久了,笑點極低,他都不知道自己說的話哪里好笑了。

  只不過李青云似乎低估了小白的魅力,隨著她百靈鳥般清脆的笑聲在四周回蕩,那侍衛呆了,周圍游走的人群也呆了。

  一個個無不駐足留望,被眼前的尤物奪神攝魄。

  小白完全不在意周圍的目光,巧笑嫣然,顧盼流波。

  周圍有著許多苗女,看著場中小白那端麗姿容,一時都暗自紛紛羨慕,但當她們看到更多的苗人男子看著小白兩眼發光的時候,登時全場聳動,片刻間嘰哩呱啦聲音此起彼伏,大概是埋怨自己男人不該多眼,自己年輕是如何如何,如今年老男人就如何如何,一副苦大仇深,恨不得掐死自家男人,順便把小白的容貌、身姿換在自己身上。

  “紅顏多禍水,你再笑,這里準得有人受傷。”李青云瞪眼,示意小白注意形象。

  但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很好玩,小白居然笑的越發燦爛,在眾人圍觀之下竟似乎更是高興,笑容越發嫵媚,其間居然還向幾個一直盯著她看的苗人男子笑了笑,登時將那幾個男子迷的暈暈乎乎。

  這情景落到周圍苗人婦女眼中,登時如炸開了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鼓噪之聲越來越響,對小白口伐時,手腳也動了起來,對著自家男人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其苗疆女的兇悍,一目了然。

  眼看人群就要不受控制,眾多苗人婦女氣急就要沖上前去,將那個風騷的小妖精好好教訓一頓,一聲大喝,從守衛山道上那些戰士的身后傳來。

  這聲音渾厚雄壯之極,竟然將這許多人的喧嘩聲都壓了下去,而且聲音中充滿了威嚴。周圍苗人似乎也都識得這個聲音,一下子都安靜下來,向山上看去,顯然這個人在苗人中極具威望。

  山上走下一群苗人,李青云和小白望去,只見七、八個強壯的苗人戰士簇擁著一個看去大概有五十出頭的老者走了下來,之前的離去的侍衛就站在老者身邊。

  剛才的那一聲大喝,就是這老者發出來的。

  周圍的苗人戰士紛紛行禮,原本激動的人群也頓時安靜下來,眾人紛紛低頭,對這個老者表示敬意。

  待這群人走到近處,那老者走出人群,來到李青云和小白身前,向他們看去,李青云二人也同時在打量著他。

  這老者身材相當高大,雖然因為歲數變大,發角鬢邊都有白發出現,但精神極是健旺,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此刻皺起眉頭,對著他二人仔細打量。

  隨后,那老者用半生不熟的中土語言道:“你,是青云門的長老?”他眼中多有疑惑,因為李青云看上去太年輕了,不過他也沒有妄自不敬,他曾去中原學習過,知曉中原人和南疆人不同,中原修士多有駐顏之術,看上去年輕,實際上歲數非常大。

  而知南疆,除了一些掌握特殊異術的人,看面貌就能判斷對方的年齡大小。

  李青云終于聽到聽得懂的話,拱手道:“在下青云門榮耀長老,李青云,想要拜見大巫師。”因為是求人,他的語氣很是客氣。

  老者微微皺眉,他雖然不知道榮耀長老是什么職位,但青云門的長老他不得不客氣應對,因為同為中原三大門派的焚香谷的厲害,他們是知道的。

  “你們找大巫師有什么事?”老者道。

  李青云和小白對望一眼,李青云道:“我想詢問關于焚香谷,還有神獸的的事。”

  “什么?你想詢問什么?”忽的,那老者大聲道。

  李青云嚇了一跳,周圍的侍衛也是一驚,還以為出了什么事,紛紛亮出武器,對準李青云和小白。

  李青云眉頭一皺,精神一凝,凌厲的目光掃視周圍,那些健碩的侍衛居然忍不住避開他的視線,不敢與之對視,連手中的武器都下降了一個幅度,不敢這么指著李青云。

  小白看見周圍侍衛的變化,看了眼李青云,驚嘆于恩公的精神之強,而那老者似乎也反應過來,揮揮手,示意眾侍衛放下武器,看向李青云,深吸口氣,沉聲都:“我明白了,你還請在此等候片刻,我這就去通報大巫師。”

  說罷,用土著語和周圍的侍衛說了幾句話,后又對李青云行了一個中原禮,便匆匆往祭壇上走去。

  周圍的苗人看見老者對李青云的恭敬,面色都變了變,那些苗人婦女不在聒噪,男人也不敢在亂看,就是那些侍衛眼中也多了一抹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