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協伴前往七里峒
  “我只是受人所托。”李青云輕聲開口,遙望焚香谷的混亂,心中倒也平靜。

  焚香谷和異族合作的事是不爭的事實,毀了一座祭壇算什么,要是讓他明確焚香谷到底是何居心,他毀了整個焚香谷都有可能。

  “三百年了,”身后,九尾看著湛藍的天空,青翠的樹木,慢慢地道,“整整三百年的時光啊……”

  李青云扭頭看了她一眼,從側面看去,她的臉柔和的曲線中,仿佛還有一絲莫名的剛強。

  她沉默了許久,然后忽地嘆息一聲,搖了搖頭,轉頭向著李青云,微微一笑。

  “你是我們一家人的恩人呢。”

  那份美麗,如黑暗中盛開的百合!

  李青云淡淡道:“你日后準備如何?”

  九尾天狐笑了笑,反而看向李青云,道:“你想要我如何?”

  李青云轉身凝視眼前的尤物,緩緩開口道:“只要不作惡,都可以。”

  九尾天狐淡然一笑,點了點頭,道:“不愧是正義之士,這我可以保證,無盡歲月的紛亂,我可一點都不想再回到過去。”

  李青云點頭,突然把懷中的玄火鑒拿了出來,道:“這東西是你們用一族的性命換來的,我本該還給你的,但將來它或許有的大用,所以暫時無法還給你。”

  夜色中,玄火鑒上古老的火焰圖騰,微微散發著光彩。

  倒映在九尾天狐的眼中,仿佛就像兩團小小的火焰。

  九尾天狐一怔,忍不住抬眼多看了看他,道:“大用?”

  李青云點頭,忽的想到面前女子乃是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九尾天狐,便直接說道:“你知道獸神嗎?”

  “獸神?”九尾眼中有疑惑。

  “不知道嗎?”李青云嘆息一聲。

  “那是什么人物?”九尾問。

  李青云目光深邃起來,看著遠處的十萬大山,幽幽道:“一個不死不滅,能讓世界毀滅的人。”

  九尾一怔,道:“你想用玄火鑒封印它?”

  李青云點頭,道:“玄火鑒本來就是封印他所存在的。”

  “可以和我說說情況嗎?也許我能幫得上什么忙。”九尾輕聲開口。

  李青云點頭,道:“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南疆這邊存在一個被女巫玲瓏封印的獸神,他是匯集天地間至兇戾氣之存在,所以不死不滅,唯有八兇玄火法陣可以封印。”

  “可是玄火鑒不是在你手上嗎?”九尾疑惑。

  李青云臉上有憂愁,道:“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會擔憂,而且南疆這邊的情況我了解甚少,我正道三大門派的焚香谷似乎又在與異族勾結,一旦出了意外,中原來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我此行來便是調查此事的。”

  九尾陷入沉思,許久道:“如果是和南疆有關系,我倒是知道有一處地方,或許能幫到你?”

  李青云眼睛一亮,道:“哪里?”

  “七里峒。”

  “七里峒?我似乎聽說過這個名字。”李青云皺眉思索。

  九尾道:“那里是南疆苗族最大的聚集地,各種奇人異士輩出,更有能施展還魂異術的大巫師存在,我想他會知道你想了解的一切。”

  “真有還魂異術?”李青云注意到九尾所說的一個名詞。

  九尾點頭,道:“真的存在,此前我也是不信的,但在三百年前,我在這里親眼看到的,就是苗人一族里的大巫師施用還魂異術,將被山精妖魅攝去一魂三魄的一個苗人救了回來。”

  “南疆還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李青云感慨,想他中原大地修真者無數,修煉無數歲月,也不曾聽說誰有起死回生之力,倒是這南疆,似乎連還魂異術都不是特別稀罕的技能。

  “感謝,嗯...還不知道怎么稱呼?”李青云道。

  九尾微微一笑,道:“恩人叫我小白就好。”

  “小白?!”李青云啞然,原來不管是十八歲、二十八歲還是二千八百歲的,只要是個女子,必定會怕老的……

  “怎么了不行嗎?”小白問道。

  李青云搖頭,卻是沒說出自己家里也養了一只小白的事。

  兩人靜默下來,小白目光停留在焚香谷方向,顯然她更擔憂著兒子的安危。

  李青云看見小白目光,道:“我去看看情況吧。”

  小白卻是搖搖頭,目光炯炯的看著前方,道:“不用,我感應到他的存在了。”

  李青云一愣,片刻后,在他們前方樹林沖出來兩個人影,正是六尾靈狐和三尾妖狐。

  當六尾看到站在李青云身邊的絕美女子時,眼淚唰的一下就流了出來,近乎飛奔一般來到小白面前,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顫抖道:“母親。”

  “小六。”小白也是激動不已,蹲下身子一把摟住六尾,泣不成聲。

  母子平安,當然是要好好暢談一會兒,李青云對他們的家長里短沒有興趣,自顧自的走到一旁,倒是三尾怯生生的跪在六尾旁邊,豎著耳朵聽著兩人的對話,看她那小心謹慎的模樣,恐怕已經幻想將來如何和婆婆相處了。

  時間過去許久,兩人交談結束,來到李青云身邊。

  “恩公。”三人齊聲道。

  李青云擺擺手,道:“你們接下來準備如何?”

  六尾和三尾對望一眼,又看了看小白,道:“我們商量好了,我和小三還是準備回中原生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以抵當年犯下的錯誤,至于母親......”

  李青云看向小白。

  小白輕輕一笑,道:“兒孫也有了自己的生活,莪也厭倦了世間打打殺殺,所以準備趁著大好時光,到處走走,要是疲了,累了,就找個輕松的地方歇息。”

  李青云道:“如此甚好,那預祝你們生活愉快,保重。”

  “恩公,保重。”

  “恩公,保重。”

  三狐都是鄭重的和李青云告辭,而后化作白光消失在黑夜。

  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李青云深吸一口氣,目光落在了焚香谷上,魚人的事還沒有結束,南疆的問題還很大,他還需要進一步調查。

  “七里峒嗎?希望那里能找到答案。”

  ......

  第二日,還是那個山頭,李青云眺望遠方,昨晚小白已經告訴他七里峒的方向,他觀察了焚香谷一夜變化,沒有發現異常,今早便準備出發。

  只是他身子剛要行動,忽的遠處一道白光閃耀,片刻后落到了他的身前。

  “恩公,早上好。”小白穿戴整齊俏麗的問候。

  李青云詫異,道:“你,怎么回來了?”

  小白微微一笑道:“我從小六他們那里知道了你的事跡,發現跟著你會有意外好玩的,加上去七里峒的路不是那么好找的,所以我就回來了,恩公,我能跟著你一段時間嗎?”

  李青云沉吟片刻,的確南疆這地方他太陌生了,有一個向導自然是好事,念此,他道:“行,那麻煩你了。”

  小白臉上多了歡喜,在前方帶路,兩人往焚香谷西面飛馳而去。

  ......

  李青云去了七里峒,不知道他放出了九尾白狐引發了多大的震動。

  那一晚上焚香谷玄火壇中火山噴發,天地異變,威力極大,方圓百里之內都有感應,數日之后,南疆陰沉的天空中,那個被熾熱沖天的巖漿燒開的大洞雖然已經不見,但依然有很大的一塊云彩,呈現出赤黃顏色,高掛在焚香谷方向的天邊,很是詭異。

  這等天地巨變,本來就引人注目,如今發生于一向低調神秘的焚香谷內,再加上焚香谷本身在正道修真中的地位,便引來了世人側目。

  一時間天下流言紛紛,都在猜測焚香谷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只不過數日之間,往日里向來平靜的南疆蠻荒之地上,開始聚集起了許多陌生面孔,無數公開或隱匿的勢力人頭,都明里暗里的試探著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這種局面,自然絕非焚香谷所樂見,相反,出于某些未被人知的秘密,焚香谷一脈對此極為惱怒。

  一方面,焚香谷對諸如青云門、天音寺等正道大派派來詢問的弟子和顏悅色,好茶好水招待著,末了一聲天災敷衍過去。另一方面,對于魔教三大派閥暗中的刺探,焚香谷在自己的勢力范圍之內絕不容情,一時間南疆各地以焚香谷為中心的廣袤土地上,不時有刀光劍影閃動。

  只是無論是正道還是魔教中人,都隱隱感覺到焚香谷神秘氣息之下,隱隱透露出一點不尋常,特別是青云門那是一再詢問,一再探究。

  此番焚香谷似乎受了極大刺激,谷中弟子幾乎全部都被動員起來,日夜不分地在南疆各地不停搜索,至于要搜索何人何物,卻又遮遮掩掩,不可告人。

  數日下來,南疆陰沉的天空中熱鬧了許多,時常看見許多耀眼漂亮的光芒從天空閃過,都是焚香谷出色的弟子正在追蹤著什么。

  流言,也隨之紛紛而起。

  什么異獸出世啦,又或者神秘奇寶在火山口中沖天而起,種種謠言,不一而足。

  更離譜的是還有人繪聲繪色地傳聞焚香谷谷中內亂,有反叛弟子殺害了谷主云易嵐。而與之對應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嵐竟然果真數日都沒有出面。到最后這謠言越傳越兇,甚至數日之內驚動了青云門的道玄真人和天音寺的普泓大師,二人聯合派出弟子趕往焚香谷詢問,焚香谷哭笑不得,只得解釋谷主正在閉關,無法出面。

  確鑿的消息傳回,青云門與天音寺這才放下心來,只是這兩大門派的掌門人都是何等人物,如何猜不到這中間必有蹊蹺,加上之前陸雪琪他們帶回去的消息,更加確定焚香谷有大問題,遂暗命傳話弟子不急回山,就地暗中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