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冰釋
  神州浩土,廣瀚無邊。世間除去號稱萬物之靈的人之外,更有無數生靈與人類一同在這天地之間。諸如家禽有雞鴨豬狗,猛獸如豺狼虎豹,俱是人所常見熟知。

  而自遠古以來,世間便頗多流傳種種奇聞傳說,在神州四方蠻荒偏僻之地,窮山惡水之間,有一些上古靈獸、洪荒道種,殘存人世。千百年來,無數跋山涉水擒龍捉妖的熱血少年傳說一直被人們津津樂道,口口相傳。

  而在這些繁多的傳說之中,狐妖一族,或許并非最兇猛最強大的怪物,但毫無疑問,是世人眼中最神奇、神秘及至于是唯一帶著些人情世故的傳說。

  當諸如“黑水玄蛇”這等亙古巨獸成為無數少年心中證明自己修行實力的目標時,狐妖在人們口中,卻似乎往往帶有一絲曖昧。雖然一直也有流傳著狐妖傷人的傳說,但與其他怪物傳說不同的是,狐妖一族常常會留下諸如與人相戀的動人故事,這在種種妖怪禍害人間的傳說中,是非常突出而另類的怪事。

  當然,這些不過都是在凡夫俗子、世間百姓之中所流傳的,在真正的修真煉道之人眼中,狐妖一族是一群極聰慧甚至狡猾的生物。它們的力量遠遠不如黑水玄蛇這等不可思議的上古奇獸,但這些妖物卻懂得人情,甚至傳說中修行到了一定地步,狐妖一族竟有變化成人的異能,這也就是那些凄美人妖戀情流傳出來的原因。

  而在狐妖一族之中,有一支最聰慧最神秘的支系,傳說他們隨著修行道行的增加,身后的尾巴會不斷增長,百年道行會有三條尾巴,稱為妖狐;千年道行便有六條,便為靈狐;而到了出現有九只尾巴的地步,便已是世間妖物的無上境界,無人知道這究竟要修行多少年才能達到,但傳說之中,道行到了九尾的狐妖已經是絕世妖物,法力通神,是為“九尾天狐”!

  黑石洞內李青云遇到的是六尾靈狐和三尾妖狐,現在又在焚香谷遇到九尾天狐,他也算是把她們一族的變化都看在了眼里。

  而眼前的九尾天狐毋庸置疑,肯定就是六尾的母親,也就是李青云的要解救的“人”。

  只不過對方似乎因為情緒過于激動,根本不給李青云解釋的機會。

  只見道道藍色幽光,從堅硬而寒冷的堅冰中折射向周圍,將這個祭壇三層照射得明暗不定,從黑暗的最深處,在淡藍的帶著些妖異的微光照耀中,一個巨大的身影躍然而出。

  從李青云站著的地方看去,這白狐竟比他高了一倍,足有兩人來高。即使是在這幽光之下,那一身純白的皮毛依然如此美麗,平滑的絨毛如中原最好的絲綢般柔順。

  這是一只讓人一眼就覺得美麗的動物,只是它身軀如此巨大,不自覺的,竟也感覺有些恐怖。而事實上,這只白狐,此刻正處于極度激動的情緒當中。

  原本寂靜的祭壇空間里此刻已經充斥著白狐的悲鳴和厲嘯,鑲在白皙肌膚上一雙黑色深邃的眼眸,此刻也充滿了瘋狂。

  藍色的光芒越發明亮,不知何時已然刮起了風。

  李青云平靜的注視著,對方情緒失控,這時候說什么她也聽不進去。

  霍地,白狐喉間一聲嘶鳴,霍然前腳離地,竟是直起身來,幾乎與它動作相一致的,周圍堅冰突然藍光大盛,轟鳴聲中,兩塊巨大的足有三人多高的冰塊憑空移動,狠狠向李青云砸來。

  李青云沒有什么多余的動作,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兩塊巨大的堅冰擦肩而過,轟然對撞,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化作碎冰散落于李青云身后地面。

  細碎的冰渣飛濺到李青云周圍,還不等靠近,就被雷元罡氣點解,化為水滴落下。

  不過這不算完,九尾似是知道李青云的厲害,陡然之間整座祭壇三層上散發著藍色幽光的堅冰同時都亮了起來,瞬間這空間中詭異妖力大盛,無數或大或小的冰塊緩緩都浮上了半空之中,看去繽紛閃耀,竟是無比美麗和壯觀。

  李青云目光炯炯,這九尾天狐果然名不虛傳,妖力高強之極,是除了水麒麟、黑水玄蛇等上古異獸外,最強的妖族了。

  李青云悄然祭出天罰劍,想要給對方“物理”冷靜一下,只是不知怎么,當他的目光透過無數閃耀著美麗妖艷藍色光芒的冰塊,凝望到那個白色的身影,還有它略帶瘋狂和深深傷心的眼神時,心中一軟,兀自收起天罰劍。

  他這邊才收起天罰劍,那邊的九尾天狐卻是一聲厲嘯,瞬間無數漂浮在半空的冰塊如被神秘號令一般,全部以疾如閃電的速度呼嘯沖來。

  李青云面色不變,任憑那些冰塊襲來。一時之間,只見滿天藍光閃爍,堅冰如雨,冰塊對撞轟鳴之聲不絕于耳。

  只是讓白狐驚懼的是,無論多少冰塊落下,要么被對方的雷盾阻攔,要么就是輕松避讓,她的招數對他而言,宛如小孩過家家。

  白狐的尖嘯之聲更厲,不過聽起來在憤怒之中卻似有些中氣不足。

  正激斗之中,忽只見雷光一閃,李青云的身影竟不知怎的穿過了層層冰塊,沖近了白狐本身。

  白狐悚然一驚,渾身美麗的白毛無風自動,前爪一揮,看去正要用某種奇異法術,不料就在此刻,忽地一道暗紅光芒從它身后騰起,幾乎就在同時,白狐狐軀一震,如被重擊一般,眼神一亂,片刻間妖力盡數消散,身子竟是委頓地倒了下去。

  而在下一刻,雷影驟至,一只修長的大手從光芒中伸出,迅速無比地向著白狐脖子抓去。

  白狐低鳴一聲,眼中滿是痛楚無奈,但看它神情,卻是隨之合上雙眼,仿佛認命一般,閉目待死。

  觸手處,是帶著冰冷卻依然柔順的皮毛,李青云的手落在了白狐的喉間,白狐巨大的身軀就在他的身前,但不知怎么,此刻卻只像是他手中脆弱的小鳥。

  李青云默默地看著面前的白狐,慢慢縮回了手。

  白狐緩緩睜開眼睛,落入它眼簾的,是站在它面前那個男子的身影。

  一人一狐,就這般彼此凝望著!

  “轟隆!”

  伴隨著一陣轟鳴,在李青云身后那漫天飛舞的冰塊,失去了妖力維持,紛紛落下,彼此碰撞,冰晶四濺,更有白色的冰冷霧氣四處飄散,從背后沖了過來,將他與白狐的身影完全掩蓋。

  許久,冰塵漸漸落下,李青云與白狐的身影再度出現。

  白狐的凝視李青云許久,忽的開口道:“你為什么不殺我?”

  她的話此刻聽起來,顯然已經平靜了下來。

  李青云沒有急著回答,而是看向白狐身后,果然一條如常人手臂一般粗大的暗紅色鐵鏈,鎖在了白狐腰間,此刻望去只見鐵鏈之中紅光隱隱泛起,隔著老遠,都能感覺到那一股詭異法力。

  剛才白狐正激斗之中突然失力,顯然是這條禁制發揮了效果。

  “你是六尾的母親?”李青云突然問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九尾震驚,哪怕身體無力,也強行站了起來,六尾是她孩子的事可是連上官策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告訴我的。”李青云輕聲開口。

  九尾一愣,冰雪聰明的她很快發現不對,她目中有激動,道:“小六,小六他沒死?”

  “他死了,但也沒死。”李青云道。

  “啊?”白狐疑惑,憂慮再度浮現眼中。

  接下來李青云言簡意賅的說了一下黑石洞發生的事,隨即告訴九尾她兒子六尾目前的情況。

  當得知六尾近乎‘死而復生’時,九尾喜極而泣,而在知道六尾來救她,眼淚不爭氣嘩啦啦往下流,嘴上罵道笨蛋、蠢貨之類的話,只是眼中的幸福、欣慰是怎么都掩飾不住。

  “好了,情況你大致了解,六尾他們還在外面,情況緊急,我要怎么救你出去?斬斷你身上的鎖鏈嗎?”